×
淘星聞

上那兒找外星人?

上週汪小菲找我一談,說自己娶台灣女孩大S、在台灣投資餐飲,花大錢裝潢而且壓低價格、認真經營,但台灣似乎不喜歡他;這回遇到狗仔隊猛拍、想保護老婆,媒體卻批他「紅衛兵」,讓愛面子的他格外灰心與委屈。講著講著,流下了男兒淚。

我說,小菲,很多事情還是意識型態,世故的說,有些事能說不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說。

北京目前霧靄嚴重,微信上把當地很紅的歌「捲珠簾」改成霧靄濃到「讓路上行人找不著北」。連美國脫口秀主持人都說有棟大樓失火了,三小時之後眾人才察覺,因全給霧靄遮住了,等燒光後,那裡空氣是全北京最乾淨的!這類笑話他們講、美國人講,都沒事,如果台灣主持人在節目裡這樣說,可就犯了忌諱。這忌諱不在內容,而在你的身分,就像國際媒體也說新聞正在殭屍化台灣,但就汪小菲不能批。

同樣的,世界各地有各種理由討厭某些人。日本仇中書藉登上暢銷榜。台灣人討厭各領域的韓國人,不過韓劇裡的明星們顯然是另一國人。世界各國都可以嫁娶台灣或來台灣讀書,但政府只對大陸籍設下最嚴格的制度。台灣民調八成覺得司法不公,自己說說可以,還是不讓汪小菲說。

台灣人不仇日,即使誰執政、教科書就跟著誰的意識型態改,台灣人還是不仇日。就像即將上映的「KANO」,看預告就知道會是極好的片子,因為在日本統治下所以全片日語,這可犯了大陸的忌諱,在大陸上映可能得另外處理。就像當年我們在「連環泡」讓演員說台語,也犯了新聞局的忌諱。

話語權是很基本的權利,我保存眷村文化,就是因為眷村眼看就要消失了,沒人再用五湖四海的腔調講話了,所以我急。現在台灣想找回過去,這過去到底存在「大稻埕」、「海角七號」、還是「大尾鱸鰻」裡?各種說法都有,大家都在找文化。

文化標準多重,像日本以前娛樂很強,現在退縮成他們國內的內需市場。而韓國一直想在國際上爭一口氣,兩千年來終於找到路,靠偶像文化真在各國吃香,自然走得快,不斷推出長相一樣、跳一樣舞蹈的俊男美女組合,只是偶爾想到隔壁還有個小胖子抱著核武想一起玩…。

在台灣生活很好,但政治與媒體是另一種狀態,這也是我們文化的一環。如果想找外星人,在英國得看小報、到美國可以查科學月刊,在台灣只要打開電視,各台新聞以及各大名嘴都樂意公布外星人在那裡。如果到了韓國,別找了,外星人正忙著演電視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