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 馬志翔感恩魏德聖給機會

馬志翔打過少棒,當了超過10年演員,當編劇也當導演,拿過兩次金鐘獎的編劇和導演獎,這是他第一次走上電影長片的投手丘,投出這部他口中「真正的棒球電影」。《Kano》講的是1931年台灣的棒球歷史,一個不分族群的混血球隊,朝著前進甲子園的目標奮鬥的故事,劇情融入台灣的時代歷史、民族、土地和農業,也同樣由一個混合了日本、韓國、原住民和漢人的國際拍片團隊完成。

陰雨綿綿的冷天氣,馬志翔從中影風塵僕僕趕到,《Kano》此時還在進行最後的特效統整,「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再給我半年時間。」2月27日上檔的《Kano》,是台灣今年初最受期待的國片之一。首次執導長片,就面對如此龐大的製作,馬志翔的壓力和興奮值可想而知,「不可能有100%完美的作品,但作品出手之後,導演就沒有解釋權了,在上場之前,我想盡可能地做到最好。」




從2011年9月拿到劇本,經歷數度修改、田野調查、開會討論、處理拍片細節、開拍、殺青、剪接進後期,緊接著電影上檔宣傳,到現在,整整兩年半的時間,馬志翔的人生都在《Kano》趕場的情境裡。「一開始真的沒有壓力,我非常興奮,像被關在籠子裡的獵犬,急著出去找尋獵物,不過衝得太快,沒多久就累了。」從小螢幕的拍攝環境跳進現場動輒300人以上的工作陣仗,龐大的製作規模,讓馬志翔在開始時幾乎喘不過氣。《Kano》有許多場景在嘉義完成,半夜睡不著,馬志翔乾脆走出門去散個步,什麼都不想,靜靜看著嘉南平原的清晨風景,讓焦慮的心情平靜下來。知道自己的不足與極限,然後學習適當保留力氣,讓輪子繼續轉動下去。「拍攝到了後期階段,我把拍戲想像成在玩,這樣才能保持興奮感,想著『待會我就要拍一場很好看的戲,我就要完成它了。』」

拍電影是場既長也消磨的戰役,馬志翔心裡有一長串感謝名單,頭一位,當然是首次掛名監製,並且大膽起用馬志翔當導演的魏德聖,「魏導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他是很棒的監製,他的豪邁,以及對待事物的單純都讓人佩服,我從他身上學到很多監製和導演的功課。」日本實力派演員永瀨正敏鑽研角色、尊重工作到龜毛的態度,也讓馬志翔感嘆,如此的敬業和執著,在這個環境中幾乎不曾見過。而台灣演員給他帶來的感動則是另外一種,「我請來資深演員游安順演出農民角色,他受的演員訓練和我一樣,不管天氣有多熱,打光、走鏡位,都是親身上陣。我從他們兩位身上,同時看到日本演員的專業和敬業,以及台灣電影人的韌性。」




笑說拍完《Kano》增加了超過一甲子功力,馬志翔說自己很幸運,一路以來總遇見貴人。演戲時遇到恩師王小棣,讓他對表演產生興趣,進而想當導演,也終於願意轉過頭,好好檢視自己的身分:「當演員之前,我很排斥自己的原民血統,從小到大遇過一些不愉快的往事,習慣用衝動的方法去武裝,或否定自己的身分。演戲讓我有機緣大量閱讀有關原住民的創作、跑部落等等,也發現很多原住民的社會問題、教育問題、家庭問題。這些問題沒有人說,那我來說好了。我是演戲的,知道怎麼演戲,也略懂拍戲這回事,那就自己拍吧。」

看更多馬志翔


延伸閱讀:

《Kano》教練永瀨正敏自曝收藏川久保玲以及Martin Margiela等經典單品 大方公開私人衣櫃

《KANO》「鐵血教練」永瀨正敏掌鏡黑白照 導演馬志翔、男主角曹佑寧等人帥氣入鏡

知名影評人膝關節推薦!2014春季4大必看電影

3月5大必看電影事件簿:《自由之心》、《性愛成癮的女人》、《噬血戀人》…等

《Nymphomaniac性愛成癮的女人》席亞李畢夫與烏瑪舒曼挑戰尺度極限

Tags : 專題報導
GQ
GQ官方網站:http://www.gq.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