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不安定的美

東京的天氣愈來愈不安定。本來上個週末,原田小姐和健一君約了大夥兒要去新宿御苑賞花,結果天公不作美,氣象預報一整天都會下雨,只好取消。不過,大家都事先把時間給空下來了,所以還是決定至少去吃個午飯。一行八人在新宿吃完飯以後,發現天氣放晴,開開心心地說,那這樣就可以去御苑賞花啦!結果,才走出餐廳沒走幾步路,原本解散的幾片烏雲忽然又爭相賽跑回來,繼續上工幹活兒往下倒起雨。

記得剛來日本的前一兩年,這時節的天氣不是這樣的。櫻花季節,老天爺總會很給面子,送給大家一整周穩定的晴天。可是這一兩年,三月底四月初的天氣變得非常不安定。去年就在花季盛開高峰,突然來了個春嵐掃興。

「春嵐」這字眼看起來很美吧?首先,跟傑尼斯無關;再者,跟中文裡朦朧美感的霧氣也沒關係。日文中的「嵐」就是暴風雨。明明前一天還是日和的賞花好晴天,翌日就春嵐來襲,簡直像颱風過境。今年也差不多。上午看似萬事美好,下午就突然烏雲密佈。打雷閃電,狂風吹襲。櫻花本來就夠脆弱,哪經得起這樣蹂躪?好不容易晚上放晴,可以去賞夜櫻吧?卻只能撿花瓣了。

今年沒好好賞到花的原田因此有點沮喪。那天午餐以後去唱了KTV。眾人在狂唱之際,她在我耳邊抱怨天氣的不安定。說著說著,不知為何講到最近身邊幾個女性好友都結了婚。她在誠心祝福和羨慕之餘,難掩過了三十歲卻單身的落寞。

「所以最近我的心情跟天氣也差不多。偶爾會沒來由的變得不太安定。」

我拿起飲料跟她乾了杯。原田用手肘推了我一下,說這很悲傷的,哪裡值得乾杯呢?我回答她:「慶祝妳現在非常美。」她噗嗤而笑:「你睡眠不足嗎?」我解釋道:「不安定才能造就美學的極致。像是花期永遠不安定的櫻花。你想想,要是每年都知道櫻花何時開,而且一開就是兩個月,風吹雨打都不謝,那還美嗎?」

老實說,要我講出什麼「這世界上一定會有某個人在等著與你相遇。真愛一定會出現」這種話,我是辦不到的。一款人一種命,每個人都註定有不同的路要走。這條路上風風雨雨的不安定,不是你能決定的,那麼也就只好去積極接受。我們也許並不如自己想像的,適合別人的生活。就像別人也可能過不起我們的日子。誰知道安定說不定會抹滅一個人的存在感呢?總之,順遂有順遂的美,不安也有不安的美。自然而然走下去,就對了。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