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的中年迷惘

最近今周刊即將改版,謝春蘭總編輯特別提醒我別再脫稿,不然對不起讀者,但我常看不懂現在發生的事情,怎麼下筆?好比現在某些學者、學生認為台灣正在世代交替、社會非常有活力,未來充滿希望;但跟另一些朋友聊天,卻普遍憂心。

憂心的多半為人父母,我們經歷過動員戡亂時期,都是苦過來的,小時候雖然沒到鑿壁取光的地步,但我真用過蠟燭、點盞螢光小燈讀書。過去社會的主流價值是奮鬥、養家、闖出一番事業;可是現在擁有事業就成「既得利益者」,與大陸做生意便是「賣台」,如果社會期望台灣企業切斷大陸業務、少賺點錢,依照台灣七成貿易與大陸有關的狀況評估,撐不下去的公司總能關門吧?不!員工失業又會引發抗爭,因此不能好、不能關、更不能倒!這是那門子遊戲規則?難怪從越南回來的台商朋友也說他讀不懂台灣,他說台灣新聞看不到國際脈動,反倒將阿嬤內褲失竊做成重點新聞,太奇怪了!

我這輩,也看不懂大腸花論壇。以前聽到國家領袖蔣公封建的要立正站好,現在當然不必,可是陳為廷在街頭坐下來,對著群眾說,「我x你娘老xx江宜樺馬英九金溥聰」,引發一陣歡呼….雞排妹出現,說她身為藝人的無奈是不知道自己參加的劇組有中方資金,群眾鼓譟下,她要大家齊聲罵「x」,當眾脫下自己的胸罩,這算不算物化女性?彭華幹看了一定”x ”透了!而且討厭總要有個原因,討厭中國就變「雞排英雄」,這齣戲我加倍看不懂。

這樣的社會氣氛讓我迷惘,就像核四議題是個爛攤子,誰當家誰要扛。我也反核!只是我這代當兵時透過嚴格不人性的訓練,讓我們永遠牢記要隨手關燈關電關水,喊著反核四的孩子們能做到嗎?能夠忍受限電的生活嗎?從學運還安排手機充電站可以窺知一二。只是我這輩不能拿自己的標準要求下一代孩子,以前爸媽講話我們還聽,但這代父母說完他們就上LINE跟同學一起怨父母,越想越悶,在這種情況之下還不能脫稿,直接絕筆好了!

各位讀者別緊張,只是開個玩笑,因我這咖也沒那膽量絕食,而且不論絕什麼都沒人在乎,誰叫我們是政治太不正確的「既得利益者」。只能希望社會多點愛、少點恨,來一起做個深呼吸,吸….呼…你聽到我呼吸的聲音了嗎?好了!堅強起來,出去帶給旁人快樂吧!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