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在不完美

Shar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離開了書房的書桌,喜歡在餐桌上寫作。或許是想製造在外面餐廳或咖啡廳裡寫作的氛圍,在人群中獨處。靜默,卻不寂寞。

Advertisement

我喜歡木頭餐桌,最好看起來有一些舊。以前年紀再小一點時喜歡全新的東西,稍微老一點或舊一點的都會被我嫌土。但最近這幾年開始愛上有一些歷史的事物,開始欣賞老老舊舊的味道。爸爸來我臺北的家,看到每一個櫃子每一張椅子都開玩笑的問,是不是從公園或廢墟撿回來的。我是一個很重視餐桌的人,它代表分享的時光。我特別選了這一張,因為它夠長,找一群朋友來家裡吃飯能坐得舒適寬敞。它是四長片厚木板拼起來的。爸媽第一次來家裡時,爸爸坐在長桌的一頭,雙手在木桌上滑過,說了一句,「這桌子表面不平。」

用了好幾個月的餐桌,我到那一刻才發現原來它不是平的。或許沒發現,是因為那個缺陷,就是我愛上它的地方。

今天在這餐桌上,不知不覺坐了好久。寫了寫新的東西,改了改舊的文章。忽然抬頭看了下角落的鐘,一個下午的時間不知不覺悄悄逝去。我伸了伸手臂,靠著椅背,看向了窗。其實,我並不是一直都能這樣的。從前,我是一個怎麼樣都靜不下來的人,沒事也非要找事做。在坐下專心看一本書和出門溜達閒晃中,我永遠選擇後者。我勤著動,卻受不了靜。每天都要把自己搞得很累,才覺得人生有意義。但是最近,我很享受靜。它讓我沉澱,讓我踏實,把散著的思緒從紛擾的外界凝聚回內心。或許是我開始更願意認真誠實面對自己,放下了用外界的東西來轉移我的注意力。或許是階段,或許是成長,也或許是一種回歸。

我一直想成為一種人,堅強、陽光、自信、永遠不需要人照顧擔心、永遠可以給人依靠。我是這種人,但我也同時脆弱、黑暗、自卑、渴望被呵護、期望能依賴。我逃向前者,逃避後者。逃久了,那堅強成了一種假像。真正的堅強在於你有多能接受你的脆弱。或許破碎之後,我被迫和脆弱相處,在拼湊之中,學習接受這一部分的我,接受這一部分之前不願接受的自己,而慢慢,就不再害怕靜。

站起身,走向廚房,經過去年在小店裡買的老鏡子。我每天經過它至少數十次,但現在才想起,我好像從沒從它裡面好好看過自己。橢圓框上,古銅的漆有些剝落。我扯了衣袖的一角拭去鏡面上的灰塵,有歷史的鏡子,看到的是否更多?我撥了撥頭髮,看著這有好多面的我。忽然看見,我和所有人一樣,不完美,但我的缺陷卻讓我完整,也許這就是最值得被愛的地方。愛,或許就愛在不完美……

本文出自《原來是天使》天下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天下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