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胡婷婷:因為你值得

Share



它來的時候,往往都挑在一個最無辜的瞬間。然後,趁你看別的方向,突然像有一個指尖戳入胸口。

我臉一陣熱,擋不住的淚像被戳破洩了洪的水,伴隨著的是從肚臍下奪出竄上的陣陣吶喊。兩隻手摀住了整張臉,淚水填滿了指縫,叫聲讓手掌燙熱的震動。地毯上是檯燈下的黑影,像是一團烏雲不停的抽動。我伸手抓住床角,把身體拖上了床。嘴緊貼著床墊,雙手趴在兩旁,像是被傷痛附了身,無法控制的向床墊把一切釋放。停不下來,只想被遺忘。

或許這些日子身邊都有朋友和家人,就算一個人旅行,也都有一些安排好的行程或聚會。但今天是我這些日子以來,難得完全沒有行程、沒有任何約會的一天,也難得處於一個完全只屬於自己的空間中。或許是知道今天不用面對世界,所以一直保持的堅強被它的突襲衝碎。或許是我累了,把情緒管理的很乾淨有時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很多人以為我到處走走是為了換換環境,換換心情,其實真正的原因,是為了不讓家鄉那些我太在乎的家人和朋友擔心。

我翻身躺平在床上,卻停不住身體的動盪。我頭左右擺動,身體微微蜷起,兩隻手像是想抓住什麼,但緊握的,只是空氣。傷痛,像海浪,它永遠是一波一波的來。該來討的債,我和所有人一樣,逃不掉。

「我那天把整件事情想過,才意識到,妳在經歷一件很劇烈的事。」一個好朋友前陣子跟我講的一句話忽然浮現在腦海裡。我坐了起來,回想,我當天非常冷靜平和的回答,告訴她或許這一切都是好事,我一切很好,不要擔心。她看了我一眼,沒多說什麼。

「這大概是妳這輩子到目前為止經歷過最大的挫折吧?」我合作多年非常親近的工作人員前陣子對我說。我當時回答他,「挫折是好事。有挫折才有長。我很感激。成」他當時看看我,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我坐在床上,瞪大了眼睛,雙手抓著兩旁的床單,好幾秒鐘,動也不動。忽然,一口氣從裡面升起,低沉的「啊」一聲,像是有人打中腹部。那定時炸彈以為早就引爆,現在才知道,它不過是序曲。真正等待引爆的精采尾幕,被埋在我身體裡。

滴答。滴答。滴。

白色

原來,他們,是對的。

到這一刻我才明白……

之前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震驚之下,我內心的意識還無法真正理解所發生的事,本能的為了求生,就用堅強面對一切。偶爾感到的難過和脆弱也不過是身體無法再壓抑住的情緒逃脫,而非出自於內心意識的認知。一直到現在坐在這裡,之前的震驚終於跟隨時間退去,引爆了這一刻,我像忽然被炸醒一樣意識到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原來,發生了一個這麼劇烈的改變,原來,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挫折。我的理智,還是非常清楚的告訴我這是件多麼值得感激的事,但我的情感面瓦解粉碎,在一片灰燼中一直不停重複的問著,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一件事。我動也不動的在床上同一個姿勢坐了好久,連呼吸都不敢出聲音。人真正意識理解到一些事情的當下,身體還無從反應。

某部分的我渴望把自己埋盡,但這狹小的空間又讓我恐懼。內心的拉扯讓我無法呼吸,我焦慮的站了起來,雙手撐著牆不間斷的數著一到一百,強逼自己換氣。忽然一陣頭昏,我在牆邊蹲了下來,胸口愈來愈悶。

外面的世界太侵略,裡面的太壓迫。失了序的自己,被困在一片殘骸裡,找不到出口。手撐著地,忽然想起我的教授曾說,如果感覺受困,就試圖做一些改變,從最小的地方開始,再從其中摸索頭緒。緩緩的,我起身進了浴室,打開了淋浴的熱水。慢慢的,我脫去身上的衣服,站進了浴缸。雙手撐著瓷磚牆壁,把頭伸到了水下,閉上了眼睛。飛灰塵埃像沙,洗不盡……

換上衣服,我決定試著走出這個空間,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摸索出路。

布里斯本的太陽永遠好大,我在這一區裡沒有目的沒有方向的走著,耳際只剩嗡嗡的聲響。經過一間咖啡廳,我有些失了魂的走進去,看到牆角的空桌,走了過去坐下,打開 iPad,呆呆的盯著螢幕。身邊有客人經過,我微微抬起頭,落地窗透著灑進來的陽光,我忽然覺得肩膀沉重,兩手伸直緩緩在桌上趴了下來。抱著它,我在這個像似防空洞的角落裡躲了一整天,身邊人來人往,直到晚上打烊。

走之前,我收起我的東西,看到 iPad 上,一整天只寫了兩行字,「至少,我曾經毫無保留,完完全全相信的愛過……」

本文出自《原來是天使》天下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天下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