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方便明說的真相

Share

人與人交往,游刃在赤誠與謊言之間,才是不方便明說的真相。

測謊機之不準繩,不在話下,在日常生活上,更不必了。

每個年代都強調求真與誠實,然而一直以來,我們何曾活得真正透明?人與人之間若然只隔著一扇琉璃瓦,無趣事小,有害事大。人與人交往,游刃在赤誠與謊言之間,才是不方便明說的真相。

有種謊言的顏色為白色,這個白色與黑色相對,以區別用意之善惡,假如把這白理解為坦白的白,坦白的謊言,也未嘗無理。大家明白得很是在打誑語,沒關係,有話直說,反而破壞了關係。不是有很多人以「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為口頭禪嗎?他們只不過當做說完了一段話的歇後語氣,你太認真的反問不明白,反而令他們更不明白,剛說完的話真有這麼難懂,是你在跟他抬槓吧。

「我明白」、「我懂得」、「我知道你的感受」大概是最常用的坦白謊言。普普通通一次苦水交流,有人說了一大堆「負」感受之後,你赤誠以對,直說我不明白,那麼,他可能有兩個反應。一,你跟他不是同一國同一圈的,你沒有好好聽他的傾訴,沒有設身處地代入他的世界。每個人總認為自己的苦水苦得有理,你不懂得,潛台詞很可能就是:小題大做、大驚小怪、還不知足啊,身在福中不知福,等等。二,你不明白他的感受,好像證明了他所受的真是獨一無二,受前人所未受的苦,變相鼓勵他小題大做,大驚小怪。

不那麼普通的苦水諮詢會,例如,聽一個有情緒病的人訴苦,他窮盡畢生表達能力說心底真話,你得在適當情況,努力不著痕跡地說假話。不明白的也只好明白、我明白下去,不然,他更會自覺孤獨得沒個知心人,病況稀奇古怪得無可救藥。

另有種灰色謊言,最熱門首推「我愛你」,特別是在提問大會中被問到時,如果還不打算一刀切,得設立自我諮詢委員會研究研究,也只能說「我愛你」,說了,連自己也分不清楚是謊言還是真話。戀愛大過天,在愛與不愛之間,空間更大過天空宇宙,更何況愛繁衍出來的品種太多,純種雜種野種終究還是愛。

當然,測謊機應用在測試愛的品種,還是奏效的,不過,檢驗結果要倒過來看。測謊機以量度汗腺分泌心跳脈搏為準,操得一口流利謊言的高手,因為良心萎縮,所以生理不隨虛偽而有反應。可是,所謂純種愛,不離所謂火花,面對有火花的人,不必講良心,只講心跳,高手能瞞過機器,卻無法操控心跳,正如面對可觀肉身時無法禁制也不能模擬生理反應。

常常號稱不了解自己想什麼需要什麼的人,隨身攜帶一部測謊機也是好的。我愛上了這個人了嗎?我還愛這個人嗎?機器記錄了心跳血壓,口說無憑,一切腎上腺素說了算。至於變種愛,測謊器就別鬧了,否則,有些教會最關心的家庭價值,將受到災難性的破壞。

本文出自《是非疲勞》遠流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