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胡婷婷:為你而活,為你瘋狂,為妳不一樣

Share

這個世界上,有些地方就是這樣,走進去後再走出來時,你會和之前有些不一樣。歌劇院就是其中一種這樣的地方。對歌劇的興趣通常要培養,完全沒有音樂背景的我會愛上歌劇,是因為之前在紐約當交換學生時一堂必修的歌劇學分。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成了我們的課堂,每週至少要看三場,幾個月後,我完全情不自禁的愛上。這幾年,愈來愈懶,搬回臺灣,藝文活動選擇變少,但也成了種藉口,對於維持自己的熱情和找尋新的靈感,漸漸失去了動力,愈過愈安逸。不知從何時開始,漸漸失去曾經的自己……

Advertisement

最近在倫敦,我像是餓了太久,瘋狂的去看各種獲得好評的作品。讀到皇家歌劇院這一季中的「浮士德」特別好,不容錯過,我二話不說,第二天歌劇院售票口還沒開門就去排隊,買了當天晚上的票。這是我第一次到倫敦的皇家歌劇院看表演,走進劇院,驗了票,找到位子的入口。進去之後,要走一小段階梯,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那金色透著靛藍窗口的大圓頂,好像畫中天堂的入口。走上階梯,像是從水中緩緩的冒出頭,窺探石洞中的神聖寶地。我站在階梯口,看著這金色和紅絲絨的四周,有半刻,分不清是我在旋轉還是四周。我的位子剛好靠近中央,這近乎滿坐的殿堂,乍看之下,只有我身邊是只剩單個坐位,再看一眼,這兩千多個位子上似乎我的年紀最小。身旁兩邊的老夫婦都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我抿了下嘴忍住不笑,挺直了背坐在位子上,驕傲於我的不一樣。

忽然一陣掌聲,我抬頭一看,是指揮家走入樂池之中。他向觀眾鞠了個躬,轉過身,雙手在樂團前舉起,所有人都摒住呼吸,燈光漸暗,他手一揮,音樂響起,那好大的一片幕升起,瞬間所有的空氣凝聚。黑暗的舞臺上是一束斜耀的光,像是來自天堂,灑落剛好在主角身旁。救贖永遠是那麼的近,但往往要繞好一大圈才會看清。每一個動作,每一個音符,每一份呼吸都似乎融為一體。有那麼幾刻,我忘了我的存在。

看著女高音手高高的舉起唱出自己的心意,而跟隨著音符的那雙手在最後是緩緩空著的落下,我忽然臉一陣熱,努力壓抑著我的感動,不想讓模糊的視線干擾任何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氣,腦中閃過一個字,beauty(美)。真正的美會讓人感動,真正的美超越個人。透過真正的美,我們會感受領悟到人性各面的真相。而也因為這份感受,這份了解,我們得以找到某些超越自我的連結,進入那一個更高更遠更美的地方。我曾經為了追求這份感動而活,為了到達那神聖的地方而瘋狂。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讓它離我遠去?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其實不停在失去?擦掉滲出的淚,發燙的掌心冒出的是熱情重燃的火焰。

走出劇院,一看錶,我嚇了一跳,三個半小時的戲怎麼會這麼快、不知不覺的就過去。或許在真正的美之前,時間和我一樣,都不存在。這麼晚,街上依舊充滿各個劇院散出的人潮。走在他們之間,我似乎有那幾刻,和他們成為一個更大的個體,一起感受著人類的境況,人性的真相。走出人群,我在想,這世界上有些經歷也是這樣,走進去後再走出來時,你就會和之前有些不一樣。愛情也是其中一項,走出這段經歷,我竟找回了失去的自己。我再次為追求真正的美而活,但這次多了更多的感受,更多些的了解,但願,也會因此而活得更高更遠更美,更瘋狂,更不一樣……

走到地鐵站前,我忽然轉向。走進一個人較少的餐廳,坐在吧檯前,拿出錢包準備收起今晚的票根,卻意外翻到了一些日子前在紐約看話劇的票。那天我是被自己困在神聖的國度之外,再怎麼努力都拉不近距離。看著手中的兩張票,我決定把他們一起收藏。救贖永遠是那麼的近,但往往我們就是得去繞那該繞的一圈……

我一手撐著頭,一手記下停不下來的思緒。蓬鬆捲翹的頭髮散落在肩膀的兩旁,跟著身體隨空氣中的爵士樂擺盪,輕柔的吻著臉龐。我伸手靠近吧檯上的燭光,感受著它的溫暖,重新點燃的熱情讓我生活中的每一刻都充滿浪漫。我閉上眼睛,沉醉於只屬於我的時光,我想,我已經情不自禁瘋狂的愛上了我全新的生活……

本文出自《原來是天使》天下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天下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