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廢棄療養院 孤墳野鬼在等你…】

Share

農曆七月你敢去廢墟找鬼嗎? 私底下打死我都不幹這差事! 但為了節目,竟然有膽在鬼影幢幢的恐怖廢墟裡帶頭領隊,也就是在那一次我們撞見了….鬼!

Advertisement

為了錄製『怪談邪會』外景特地找了一棟位於宜蘭半山腰的廢棄療養院。廢棄就罷了,主建築旁竟佈滿修士、修女的荒墳,恐懼就像小螞蟻已經爬滿我心底,不過心念一轉,這不就是替觀眾捕捉到幽魅鬼影的絕佳時機嗎?

▼在滿是墳墓的療養院錄製鬼屋探險外景,是煎熬無誤。



待太陽下山四周一片漆黑,製作團隊領著史上尖叫最淒厲的男主持人-CIRCUS Eason一步步踏進這幽靈專用的領域。我一向不愛攝影機打燈照亮環境,僅准Eason使用電池快要往生的手電筒照明,忽明忽滅的探險環境才真的是緊掐著心臟啊! 好在一樓的環境除了Eason疑似被鬼摸腳之外,沒啥令人畏懼的發現(我到底是有多變態啊!),就在踏上隨時要崩塌的階梯步上二樓時,悲劇來了…

眼前是一條暗黑不見盡頭的長廊,兩側是一間間門已敗壞的空房。

『我現在用手電筒一路這樣照,然後是一個…啊! 啊! 啊!』

Eason嚇得跳起來,把頭上的眼球頭罩摘下來用力往前一扔,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幾乎把整座山頭的鬼都喚來了吧…

『你們有看到嗎?有東西掉下來…好可怕喔… 我不要再錄了…』

他幾乎快要瘋掉了地哭喊著,但老實說我沒看到什麼東西掉下,倒是被他淒厲的叫聲嚇得我肌肉緊縮!花了些時間撫平失控的情緒後,沒料到爆炸性的衝擊竟再度到來!

『我們現在來看看療養院的寢室裡面長怎樣…啊! 啊! 啊!』

要命了竟然有一張輪椅從房間內滑到眾人眼前,氣氛為之凝結,沒人敢講話!

好啦,這招是我安排的! 身為一個製作人在不確定是否能拍到鬼的當下,勢必得做出一些小動作讓這則外景有看頭。在一樓探險而無所獲之際,我偷偷差遣同事將遠從台北搬來的輪椅安置在二樓,用這刻意的驚嚇製造爆點,但是接下來這段就不是我安排的了…

▼Eason 被突如其來的輪椅嚇得攤坐在地。



外景最終考驗是要挑戰拍攝微鬼片,Eason對鏡頭介紹完要拍攝的畫面後轉身準備進行拍攝!

『什麼東西啊? 你們剛剛有看到…晃過去? 我說真的…』Eason困惑地看著我提出疑問。這種微慌張、微淡然的態度似乎不太像見鬼,但直覺告訴我這次他真的看到了!

『你到底看到什麼啊?』

『我剛剛看到一個影子飄過去,差不多一公尺高,就在我眼前的窗戶…』

賓果! 雖然我很開心Eason見鬼,對節目也有了交代,但說真的這棟廢棄醫院空蕩又詭譎的氛圍真讓人想要趕緊逃離現場,尤其在這個當下,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危機繼續襲來!

▼Eason在拍攝微鬼片前亂說話,邀鬼吃【腳尾飯】,該不會就是這個舉動把鬼找來吧?



回去反覆檢查Eason撞鬼的片段,調亮、轉慢都做了卻始終不見鬼的蹤影! 倒是在拍攝完半年以後,我一位陰陽眼朋友和友人們也去到那裡探險,不過他在療養院門口就止步了。那天一群野狗對著他們開去探險的廂型車狂吠,他緩緩搖下車窗隨手化了一張符紙,就讓開車的朋友打到回府。一直到車子開到鬧區,他才在半夜四點打電話給我:

『你知道我剛剛在宜蘭廢棄療養院看到什麼嗎?』

『弟弟,確定要在半夜四點和我說這件事…』

完全不理會柔性勸阻,這位可愛的弟弟硬是描述以下畫面,讓我再也睡不著…

『車停在療養院門口猶豫要不要進去的時候,看見門口有一個長頭髮穿著破爛病人服裝的女鬼眼睛怒視著我們,…我想祂是在發出警告別進去探險吧,所以我念了經、燒了符迴向給祂就快閃…』

▼外景拍攝當天在療養院門口發現的冥紙灰燼。



各位,廢墟療養院真的有鬼,而且是個女鬼來著!沒事千萬別像我一樣闖進去探險,在你看不見的世界裡祂們是真實存在的,那天我們到底和多少阿飄擦肩而過、或是怒視著我們探險的過程,沒有人清楚地知道…




>>看更多【紅衣小女孩的七月探險】

Advertisement
張峰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