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都是氣氛

最近打開電視,盡是空難新聞,災難中往往可以觀察出一個社會的多重現象。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每個人都問「我能做什麼?」志工一批批進入災區,有時還太過熱心反而造成救災困擾,但大家相濡以沫的感情是全台共同記憶。這次澎湖空難,大家問的卻是「誰該負責?」新聞質疑正駕駛資格、報紙影射馬總統與航空公司創辦人握手,其他節目模擬如何組合大體,「撿屍塊」這些血淋淋字眼被普遍使用,台灣社會這幾年到底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又為什麼會有這些轉變?我們都得仔細想想!

災難不一定只能帶來苦。像印度社會貧富差距大、十二億人口多半沒錢,應該很苦,他們卻有歡樂的寶萊塢電影文化,專愛描述小人物打破貧富差距的戀情。近年印度片「三個傻瓜」、「我的名字是可汗」、「救救菜英文」等廣受歡迎,上周看了寶萊塢歌舞劇,觀眾多為師奶,台上演一演忽然唱歌跳舞,絢麗的服裝、熱鬧的音樂,整體氣氛讓人開心起來,當帥哥主角脫掉上衣露出肌肉,台下師奶尖叫瘋狂,這是印度苦中醞釀出的歡愉文化,這股氣氛讓觀眾笑咪咪。

我的舞台劇「往事只能回味」即將上國家戲劇院再度演出,媽媽說她想看,曾以為媽媽不敢看,因為這是她最愛的大兒子、我哥的故事,她說,想從中了解我的想法,母親的力量真是太強大了。

周末一早媽媽打扮整齊、雙腳併攏等我們,這天約好要回嘉義給爸爸上香。九點三十六分全家老小準時上高鐵,媽媽初次體會「當台北人」的感受,原來一個半小時就能回老家,她靜靜地看著窗外,不知心裡想什麼。她說當年她可盼望從遠方回嘉義。老家鄰居們在眷村榕樹下等她,最短時間交換所有情報,立刻回到熟悉的情緒中。現在回到改建後的高樓公寓,景色不依舊、人事也全非,怪不得她惆悵!

問媽既然搬到台北,是否把爸爸、奶奶、哥哥的牌位也就近遷到台北,媽說不要,因為嘉義永遠是我們的家。想這老太太來台灣時十五、六歲,跟一路電話不離手的小女兒一樣歲數,這麼小就扛起整個家,多年來勇氣與霸氣絲毫不減,真想為她寫齣戲。

到了台北,眼前一小夥子讓路給老太太走,媽媽認出是診斷風水的詹惟中,笑說,「你看的房子怎麼都有問題!」接著媽說,「福地福人居,家裡氣氛好,住起來就舒服!」 mamamia,真是太有智慧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