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徐譽庭編劇的話一】留戀著「哥哥的保護」,幻想著「期待的情節」



【妹妹】這個劇本,來自很多我真實人生的拼湊。

我的家庭有點複雜,總而言之,我有兩個姊姊、一個哥哥,全是同母異父。所以我跟上面的哥哥差了八歲、大姊差了十八歲,並且不住在一起。他們住在基隆,我住高雄,幾乎是臺灣最遠的距離。

很小的時候的某一天,我已不記得大姊為什麼南下,她接了我去基隆玩,我心裡又期待又害怕,畢竟是第一次離開媽媽的身邊,但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從未謀面的二姊、哥哥。

我們搭了十個小時的慢車來到基隆,冒著雨爬了一輩子都爬不完的山中階梯,很深的夜裡,到了「他們家」,經歷了我生命中最公主的一晚:大姊急忙幫我換下濕透的衣服、二姊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對妹妹的喜愛,竟翻出了自己剛剪下的及腰長髮給我看、我哥找出了所有能吃的東西……他們帶著疼溺的笑容圍繞著我的畫面,我至今忘不了。

然後我就發燒了。很燒。也許是被二姊的頭髮嚇的,也許是淋了雨。他們驚慌失措的忙著幫我退燒,然後我就仗著那些嬌寵,得寸進尺的含淚說道:我要哥哥陪我。當時年紀也很小的我哥,徹夜握著我的手,未睡。

現在想起來,那夜我生的是名符其實的「公主病」。

雖然是「我的家」裡的獨生女,但我從未當過公主。通常人家的家庭要不是是嚴父慈母,就是父慈母嚴,而我的運氣真好,爸媽都是脾氣很大的山東人,所以我是在嚴母嚴父的管教下,寂寞的長大的。

回到高雄後,我一直巴望著有一天哥哥能來同住。至少是一個暑假或一個寒假,讓我再享受一下公主的生活,但始終未能如願。再見到我哥時,他已經到了談戀愛的年紀,笑笑叫我了我一聲「丫頭,來啦」就急忙出去會女友。我死要跟,結果失望的餵了一晚的蚊子,我哥自始至終都盯著他的女友,未曾看我一眼。

可我還是留戀著「哥哥的保護」,總是幻想著「期待的情節」。小學時候我練芭蕾,常常前晚參加比賽,次日就頂著媽媽精心梳起的包頭去上學,班上男同學就愛整我的包頭,鬧到生氣時,我就會說:「我哥是流氓,等他來高雄就會來打你!」



看不見影片請點這裡




「妹妹」2014.8.8起 讀他們的故事 看我們的心動

台視 周五晚22:00│八大綜合台 周六晚22:00

臉書粉絲團

天菜情人製造機- 名編劇徐譽庭如何看愛情?!


徐誉庭
喜歡說故事的編劇。劇場編導。戲劇編劇。曾任屏風表演班劇團經理、台北故事劇場編劇、導演及劇團經理。電視連續劇編劇作品有:光陰的故事、飯糰之家、我可能不會愛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