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化妝室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咖啡館」是台灣便利商店知名的廣告文案。這句話稍微改一下,對某些女生來說,可以變成「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化妝室」。在台灣搭捷運的時候,偶爾會見到早晨趕著上班的女生,如果搶到座位坐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化妝包來開始上妝。這些女生大多很厲害,完全無視於捷運的搖晃和急加速,總能很穩當地拿好手上的工具,不會把自己畫成一個大花臉。

台灣的捷運禮儀廣告,主要宣傳的都是禁止飲食和讓座這一類的。東京的地鐵很早以前就開始宣傳,請勿在車廂內化妝。等級是跟在車廂內勿用手機通話,以及控制耳機聲量勿漏音是一樣的程度。

日本人顯然很在意在電車內化妝這件事。但是,到底是誰在意呢?我問過身邊的日本男生朋友對這件事的看法,反應很兩極。不在意的人,認為許多男生搭地鐵時,大致只會做三件事:玩手機(電動)、看書和睡覺,根本不會太注意身邊的人。這類型男生通常對女生化妝的細微差別很難察覺,在他們的世界裡,只有化妝跟沒化妝這兩種差別。至於反感的男生則認為,會在早上搭車時化妝的女生,一定是生活習慣很差的人。因為起床晚,來不及了,才把應該在家裡做的事情拿到公共場合來做。

於是我發現,其實,真正看不慣女生在電車裡化妝的,大部份是女生自己。而且說出理由來時,通常會把自己拿來對照。例如,我的日本朋友原田小姐就曾經告訴我:「要是我,絕對不會把自己一早素顏的醜樣,讓全電車的人都看到。」說完又補充:「女生們『化妝前化妝後』是一種魔術。在電車裡化妝,簡直像魔術師直接把道具的秘密攤在桌上展示。」魔術一說,所言甚是。我就曾經在一段將近三十分鐘的車程裡,看見坐在對面的女生從素顏到完妝,像被施了一場魔術。最後,我要不是認她的穿著和提袋,真以為對面已經換人坐了。

日本女生從高中就開始化妝,大學時已是達到如火純青的地步。以前在早稻田大學唸書時,在校園裡只要看是沒化妝的女生,九成都是留學生。因為實在太重視化妝了,所以認為在電車內化妝,就像是衣服沒穿好便出門一樣。如此不在乎別人眼裡的自己,恐怕也不懂得在意他人。

我遇過有女生坐在身旁,用粉餅時像把自己的臉當作做麵包似的拚命撲粉。粉末飛散到周圍,害鼻子容易過敏的我打了一個大噴嚏。類似如此影響到旁人的狀況,我會有點在意,但,除此之外,我其實對於會在地鐵車廂裡化妝的女生,並沒有任何意見。因為比起酒臭沖天的醉漢,倒在電車裡或在車廂裡嘔吐,化妝又算什麼呢?我還見過西裝筆挺的日本男人,醉到直接在澀谷站月台小便的呢。整個城市都是他的洗手間了。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