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該留下什麼

高雄氣爆,大家痛心之後,才知埋了這麼多地下管道;地上建物還有機會隨著美學進步拉皮、變身,蓋蓋拆拆,但埋進地底下的,永遠都在。

有人說氣爆這事是歷史共業。言下之意是否代表台灣當年是復興基地,多項事務放在國防,那假設明年要反攻大陸,都市下水道工程還做不做?反攻不成就趕上了地方選舉、競相發展,一急著發展,技術工程就不到位了。

全民習慣趕車、一路趕,早靜不下來。有塊空地就蓋個蚊子館、有機會就「建設」,弄得山不像山、海不像海、地下也不像地下;等壞了,埋起來或拆掉,大家長期急就章,每天忙救災、忙補洞,光解決眼前問題,無暇顧及未來,也看不到遠方。

喬治克魯尼前一陣子的新作「大尋寶家」是真實故事,說二戰時希特勒收集了歐洲各地、包含畢卡索、莫內、米開朗基羅在內的藝術精品,想蓋自己的元首博物館,也說萬一失敗,要學古羅馬暴君尼祿放一把火全燒了!盟軍的特別小隊冒險找藏寶處,人家質問他們為何戰爭期間還弄這些有的沒的,他們說,人類必須證明某些偉大的過程存在過,但如果米開朗基羅消失了,那是整段文化記憶永遠消失。

這道理也像寒食帖,現在的我們可以看著寒食帖認識蘇東坡,他遭罷黜到偏遠之處,還不忘建設修大堤,而且認真生活留下詩詞字畫與東坡肉,歷史上他死了,但文化中他仍活著。大多數人沒法留下古蹟、骨董,起碼該留下故事,像高雄氣爆中不幸罹難的里長以後會靠他兒子補訴今生點滴;像我們村子兩千戶,媽這輩老太太只剩不到十位,若什麼都不做、不說,就像眷村拆了、十年過去還是光禿禿停車場,車不多,但幾千人的記憶都空了。

紫薇上說今年是破軍之年,有各種衝撞,也可說是給我們整理、重新出發的機會。我們需要慢下來,看遠一點,真留下些好建設、好政策、好回憶,不能再急躁靠著心情、追逐爽感來做事,拼命往地下塞廢物。當出事了,難道要學大陸處理高鐵列車追撞,就地埋了?

看遠一點很重要,當年哥倫布繞著地球找東方,就是靠一路呼攏死刑犯船員們東方就在不遠處,結果到了新大陸還以為抵達印度(India),便喊當地原住民Indian…雖然哥倫布距離算錯了,但看得遠,有遠見還是挺折服人的!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