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當羅賓威廉斯膩了

上周告訴康永,今年最好看的電影有二,一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另一齣就是本專欄曾介紹過由羅賓威廉斯主演的「布魯克林最憤怒的人」,週二一早康永傳來簡訊,「才說到他,他就走了!」唉!

喜劇人物也是人,工作上他們帶給旁人歡樂,喜歡自嘲與笑人,觀眾總以為他們真人跟螢幕上一樣幽默風趣,這種情況下該怎麼面對自己的真實情緒?

在影劇圈待久,發現能做到身心健康表裡一致的真不多,喜劇明星也不例外。早期有位主持人廣受歡迎,觀眾遇到他開心想拍照,他大罵,「XXX!拍什麼拍!」沒辦法,節目每天播出,每天都有收視壓力。還有諧星吃飯時常遇到不認識的人對他說,「來來來!講個笑話吧!」很多時候,真笑不出來。

高雄氣爆之後,媒體追問藝人捐了多少錢,某些藝人不願意公開,媒體批評藝人是得之社會最多的人,行善卻計較金錢高低。看了覺得悶,為何要公布?為何不敢公布?媒體知道真正原因嗎?就像柯文哲曾說「當99%的中國人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就可以來談統一。」他是否曾試圖了解不關門的理由?了解三反五反的背景?是否曾在連廁所都沒有的地方放過野屎?很多事情了解後再批評也不遲。

藝人不願公布捐款金額,是因為恐懼,怕金額高了低了都受人窺伺遭人攻擊,這種瀰漫在空氣中的恐懼,就是白色恐怖。這心情能說嗎?與社會期待不合。任何形象都會帶來壓力,像我們希望爸爸堅強、媽媽和藹、希望總統萬能、藝人陽光正面回饋社會,喜劇明星走在路上也帶著微笑,….但天天像彌勒佛笑口常開,太難了!難道喜劇演員沒有權力悲傷?

愛情不愛了,可以分手,得到紓解而重新開始,但在台灣社會裡卻沒人敢講自己不愛台灣。台灣很多地方很可愛,但理盲、濫情、媒體失序、政治失控、自甘落後種種,都令人失望,社會卻不容許不愛台灣,就像喜劇人物不容悲傷,都是很恐怖的壓力。

人生是場表演,上乘喜劇演員羅賓威廉斯一生給了觀眾許多救贖與快樂,自己卻無法像藝術家率性活著,也許下輩子他可以選擇當漫畫人物,同樣帶給人歡笑卻不必自殺;或者當個到處罵人的瘋狗,不發瘋時還能博得讚美。對了,未來在天堂遇到羅賓威廉斯時可以擁抱他、謝謝他演了三十五年精采電影,千萬別說「老兄,講個笑話來聽聽吧!」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