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一人燒肉店

日本雖然也有「中秋明月」這樣對中秋節的稱呼,但只像是月曆上的節氣一樣,並不會特別過節。當然,更沒有台灣的中秋烤肉文化。然而,今年中秋不太一樣。整個東京至少有一個日本人,一個日本女人,跟台灣人一樣也在中秋烤肉。而且重點是,只有她一個人。

認識竹國小姐是一年多前的一次出差行程。她是我們公司合作的廠商之一。那天晚上,在採訪行程結束後,大夥兒在燒肉店吃飯慶功。三十歲而目前仍單身的她,酒喝多了突然吐露真性情。

竹國小姐說,她其實很愛吃燒肉,但一個人,尤其是女生,很難走進桌桌圍爐的燒肉店。就算是有勇氣走進去了,菜單的設計也不是針對一個人份的,很難點餐。因此,有時候下了班臨時想吃燒肉,朋友的時間又不能配合,就只能去超市買肉回家自己站在瓦斯爐邊燒肉吃。

「難道沒有專門為一個人,一個女生服務的『單人燒肉店』嗎?」

在場的一個台灣女生馬上告訴竹國小姐,其實我們台灣百貨美食街都有一人一小份的涮涮鍋、壽喜燒或韓國燒肉喲,她就常常一個人去吃。

這番話令本來就愛台灣的竹國小姐,一方面更加嚮往台灣,一方面也更加感嘆了。我想想確實如此。日本雖然有很多地方適合一個人用餐,但像是燒肉店、火鍋店這種餐廳,總還是兩人以上聚會的場合。況且日本用餐環境常不知不覺地很有性別分類意識,對一個OL自己走進燒肉店,竹國小姐自己也不太習慣。

今年中秋節的前幾天,我跟竹國小姐因為另一場會議而久別重逢。上回一起吃飯的台灣女生也來了。會後講到台灣過中秋,不免就又提到烤肉;一提到烤肉,話題便接回了上次竹國小姐的感嘆。

「對了!」台灣女生突然睜大眼睛對竹國小姐說:「我前陣子吃過一間單人燒肉店喔!店名就是『一個人的燒肉』!我吃的時候就想到,這不是竹國小姐妳曾經想像的一間店嗎?」

今天早上,我收到竹國小姐的簡訊。她告訴我,昨天晚上臨時起意,決定「提前一天中秋烤肉」了。

原來,她去了那間單人燒肉店。店裡的裝潢跟「一蘭拉麵」很像,每個座位都像是K書中心般,用層板一格格的分開,不打擾到彼此,也不會看見別人目光。因為是針對一個人,點肉時不是整盤,而以單片計價,還可組合各種部位。

就這樣,竹國小姐在這個週末,終於一個人走進燒肉店。喜歡台灣文化的她,第一次嘗試了生平第一回的中秋烤肉。縱使日本不過中秋,她卻有了一次難忘的中秋節。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