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簡嫚書 | 女人的美,不是連鎖店1號餐。

為什麼是自然系叔叔呢?

先說「叔叔」所謂何來,因為她對人的想法很寬容,說話時無時無刻都願意為「可能有人不同」保留著一個但書的概念。且她在說完一個個很嚴肅的理念後,習慣會用親切大叔的口吻再補上一個很輕鬆的註解,例如:「不容易啊〜」、「哈哈很灑脫吧!」擁有不強迫購買的體貼個性。

還有詢問她如何解決難過與憤怒的方法?她竟強力推薦起「寫日記」這種很古老的方法…(總之例子很多)

而自然系,簡單說起來,就是她很年輕,依舊保有純粹。這很可貴。

她對世界、人、事情的看法,仍抱持著很高尚的角度。




與簡嫚書對談的這個下午,不禁使人想起曾經被編入國民小學國語第11冊的課文:一束鮮花。

內容是一個很邋遢的人,原先對自己堆滿雜物又髒又亂的生活方式絲毫不以為意,有一天,一位久違的朋友來訪,並送上一束漂亮的白色鮮花…之後邋遢人,為了這束潔淨的鮮花開始清洗出一支乾淨的花瓶以匹配,後來連桌子、地板、甚至屋外都刷洗地煥然一新。

簡嫚書好像是那一束鮮花,她很意外地提醒了我們這些長得很大了的人,去想起那些已被自己遺忘的高尚理想,去想起那些曾經年輕時很堅信的初衷。

“ 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總有例外的存在。妳可以選擇把「例外」,當成是負面的例子,拒絕接受;或者,妳也可以把這些「例外」,當成是一面鏡子。 ”

訪談過許多很有成就、很有智慧的人,她(他)們常會結論自身活到這階段最大的感觸,然後烙下一句「莫忘初衷」。儘管我們感覺很被啟發,但「初衷」卻是一個很抽象遙遠的字眼,畢竟我們真的就是已經忘了。

靠近簡嫚書,很意外地真正想起「初衷」,已被世俗魔化的大人們,一邊感嘆眼前這久違的青春,一邊暗自感謝她充滿感染力的美好…


她是一個很會把抽象描述出來的人

自述。想聽簡嫚書自述簡嫚書,對她而言絕不是件簡單的任務,因為天秤座的年輕女孩,有個讓人很頭大的毛病就是她很懶得講自己。她總覺得自已是什麼、在想些什麼,自己知道就好了。已經說得很少的簡嫚書居然還想再說得少一點,把「少說話」當作一個人生課題在操作。

「我有一點神祕,加上一點孤僻。私下我喜歡聽別人說話,比較不會主動去說自己什麼,因為聽人家聊天我感覺很開心,要去說自己有時會覺得說了人家不一定懂,也或許不一定想聽,所以我都是站在一個聽的狀態的人。」這是簡嫚書對自己內在狀況的描述。看到這裡千萬別以為簡嫚書是那種態度傲慢的傢伙,相反的,她很謙虛禮貌,風趣且安靜。對於大眾很常將她與「清新」這形容詞畫上等號,她說真實的自己還算清新,「但,每個人多少會有比較陰暗的那一面。過度的正面積極陽光,其實也怪怪的吧。我認為這應該是呈現平衡的狀態,一個人有多陽光,背後應該就有多陰暗。」

簡嫚書習慣跳出個人去說事情,所以說來說去,就連認識她很久了的人還是感覺不太認識她。問她:有解嗎?關於幫助大家如何對她多點認識?她很努力地多講了一些:「這真的蠻難的耶,因為我也不是很認識我自己。所以我是誰呢?我可能比較像是大海吧,就是表面上看起來很安靜,但底下可能是波濤洶湧著,並且百納海川、吸收日月精華,平時也不見得是想要表現什麼,但偶爾會起驚滔駭浪,然後不小心波及到其他人

這樣說,大家應該會比較清楚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了吧!」「最近我被男性雜誌票選為百大性感美女,而且名次蠻好的。套用一個網友粉絲的話,他說這項結果重新定義了一般人對性感女神的認知,這句話講得太好了!其實我認為每個女生只要把自己獨特的一面表現出來,看起來就蠻性感的。只是她不一定那麼的大眾,或者能夠切合大多數人的喜好。就好像有些店可能小小的,開在巷子裡,她的菜也很好吃,但不一定是連鎖店。」

所以,簡嫚書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巷子裡的小小店嗎?她的回答真的很妙:「說到這個,其實每個人都可能會遇到這樣的尷尬,就好像『企業會面臨要不要上市上櫃的問題』,要如何才能在一面維持住自己的品質的前提之下,一面又能取得多數人的認同,這個就是企業主最困難的地方了。維持自我固然很重要,但是當發現大家沒有看到妳的時候,妳就會開始有一點掙扎…。」能夠把大眾化性感美女的議題,以企業的觀點去思考,簡嫚書真的不容易啊。


明明大家好像都想追求幸福,但是…



不管任何時候看著簡嫚書,或者是她嘴巴吐出來的話,總有股雲淡風輕的味道。硬是要問問如此脫俗氣定神閒的她,近來有沒有為什麼事情感到難過?

「有的。最近戰爭動亂、飛機失事、地震、爆炸、無差別殺人等等的,感覺到整個地球的動盪,這真的讓我很難過。這攸關於『理念』。這件事它們都是很大的事情,但是再大的事都是從小的事、小的錯誤、小的私慾、小的環節開始累積造成的。每個人從出生以來,應該都是想要得到幸福吧,應該沒有人是想要追求痛苦的生活吧(也許有啦,可以請他們出來分享一下),那既然明明大家好像想要追求幸福,但是好像又都沒有這樣做。」簡嫚書說這些的時候,終於面容稍有改色了。

她也試著去想像每個人可以怎麼做好每個小小的環節的方法,「當妳在看一個人的時候,妳可以把他想像成是妳的家人來看待,其實就可以做到了吧,我想這是一個很直接、很簡單的方式。如果把別人當成家人,就會產生負責任的心態,就會去在意自己這樣做會不會影響別人?會擔憂這樣做會不會給別人帶來不幸?」 追問她:這是否牽涉了「愛」呢?「是啊。」她說。「每個人都在探討到底真愛是什麼?都想得到愛。可能很清楚自己想要到的是哪些,相對的,那是否也清楚自己又可以給別人什麼?對我來講,愛,應該是自己明白自己可以犧牲奉獻什麼,例如時間、力氣,不是去想著如何得到愛。」

簡嫚書最近在看一本叫做《絕處逢生》的書,內容是很多真實得到癌症的人口述怎樣面對得到癌症這件事。「這書顛覆我過去對罹癌這件事的觀念。以前,我會想像一般人在知道罹癌的時候,會用一種完了完了我要死了的想法去面對;但這本書卻說,應該要有點開心?!因為會生病可能是一直以來活得很壓抑,這時妳得到一個機會,可以真正去審視去面對,去思考為什麼過去活得不快樂,然後改變生活型態。只是單方面進行切除治療,但若心理沒有找尋出路,便無法迎接真正的快樂。」

她很感於「痛苦、不幸發生了,不是一個ending,而是一個轉折的概念。」

有時候,我確實讓人感覺很冷漠



其實簡嫚書是個愛得很寬的人,但因為她很就事論事,難免偶而會讓人家誤會為很冷漠、沒有感情。「對我個人來說,事情發生就是想辦法解決,在那邊哭哭喊喊的是沒有幫助的。在解決困難時,帶著感情當然沒有不對,但是事情很可能沒有進展,甚至會做出一些錯誤的決定。痛苦誕生時,自己一直分享痛苦給別人,或者別人一直分享痛苦給妳,可是還是有正經事要做啊,因為重點是要怎麼處理這件事。處理完畢之後,大家可以來檢討這件事的處理過程。這個時候,我認為才是取暖的合理時間。」

擅長於聽別人說話、幫忙想怎麼處理困難的她,總有遭遇不解的時候,她的管道和方式是什麼?「我難過時,確實很清楚知道可以找誰談談。但有時候幫助到自己的不見得是個人,而是遇到一本書,或路邊看到的一句話,或電視廣告裡面的一句台詞。應該是說,我就是會找到一個答案或一個鼓勵自己的東西。所以常常會覺得,天會幫我,祂會適時地給我那句話、那個省思、那個閃念。而當那個答案突然降臨的時候,就很像剛學會騎腳踏車的那個瞬間,原本妳還踩得不太好,但突然就順了。一個緊抓的好念頭,幫助我把困難一跨就跨過去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簡嫚書很樂觀是好事,但她說的話會不會都太過於「出世」?對於幫助大家對她多點認識這方面,還是有那麼一些飄渺。

「沒關係,我就忠於自己地去表現自己。現代人很習慣依賴語言,好像一定要聽到一個答案才是答案,可是大家忘記人類關於表達的發展,語言是最後才發展出來的。除了語言,人有很多細微的動作和表情。其實我覺得一個人真正要表達的事情,往往是在她的話和話之間那個沒有講出來的。」她哈哈笑故作氣急敗壞地這樣說道,也許是逼她逼夠了,居然再度加場補充道:「人的事,又不是寫數學1+1等於2,哪能夠這麼直接地就用講的講出答案。再說,想想看,每個人在講話的時候,難道都沒有保留嗎?難道都沒有想要被別人猜到嗎?就是一種想要找到一個知音的感覺嘛。所以人講話其實都會參雜一些不那麼真實,講著一些場面話。好啦好啦,我承認我就是很深不可測,不大眾化嘛!」

「唉⋯算了啦,反正我又沒有要上市上櫃!」這是她今天對於依舊很難摘下神祕面紗的結論。

簡嫚書:只要簡單

簡嫚書選東西會選可以用很久的,不買正流行的。「要追逐流行是需要很辛苦的」她說,因為不夠努力就會顯得永遠比別人慢一步,所以喜歡挑選風格經典的款式。淡香水味、墨鏡、腮紅唇蜜,都是用了多年不變的選擇,風格一致很簡單。很復古的皮夾,是最近朋友送的禮物,這是專門回收廣告帆布做為材質的瑞士品牌,有點破爛且臭臭的,獨一無二的自然刮痕,讓簡嫚書非常喜愛。外觀很美的環保筷,盒子和筷子則是分開買的,「但說實在這個盒子是中看不中用,完全只是滿足我的虛華而已。」她說。

>想知道簡嫚書~今年熱愛「超合身上衣」的秘密?!快看BRAND9月號封面人物幕後花絮吧!

>大笑開懷、認真眼神,自然系美女簡嫚書,超誠實不做作專訪只在BRAND9月號獨家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