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稱得上壞蛋嗎?

遠離愛情騙子,遠離那些愛情裡的甜蜜假象。



多年前因工作關係,認識了一位創意廣告公司的朋友。與他有許多共同興趣,因此言談投機,他也不時關心我,進而產生好感而交往。開始他就表明單身,一人住在台北。我們常一起看電影、分享觀後感,也一起討論音樂。

而我們之間有兩個共同點較特別的是,都喜歡飆車,常常開著各自的車在路上飆了起來。遇上紅燈,不管誰的車在後,後面的車總會慢慢往前滑行直到輕碰到前面的車為止。路人眼中一定覺得奇怪,都碰觸到了,怎都不下車觀看?其實我們是在玩兒,也是一種親密表現。

另一樣就是模型。他喜歡做模型,有一次陪他去模型店買模型,他做的都是飛機、軍艦等,我對這些沒興趣,於是就環顧店內,瀏覽了一下店內其他商品,看到一個櫥窗裡擺著一棟精緻漂亮的模型房屋,我興趣來了,問老闆有沒有賣房屋模型,結果買了一盒回來,開始做起模型屋。

兩人交往中,他對我的佔有慾愈來愈強,醋勁也愈加厲害。我與山葉音樂班的同事聚會,他一定要跟著去,並不是不讓他去,因為都是女老師,他一個男生去其實會讓大家不自在,講話都受拘束。開同學會也要跟著去,又或者我出去開工作上的會議,他也想要跟,但實在不適合,他就會要求我到了要打電話報備,會議中途也要找機會打電話,結束也需打電話給他。我只要在工作的狀態下,會比較專注,所以常常忘記打電話給他,他就會對我大發雷霆,這樣下來,我開始受不了,覺得負擔好大。

而有一天,我忽然接到一通電話,語氣挑釁:「辛曉琪啊,我是xxx 的前妻,我們一直沒有斷喔,妳跟他的事我一清二楚 ……。」問他,他當然推託,說他們有小孩,連絡是很正常的事,而她只是孩子的媽。(不是單身嗎?怎冒出了前妻與小孩,還用這種惡劣手段來威脅我。)

跟他交往的過程中,因他工作與生活習慣,還有就是經常在半夜找我「理論」,我就經常跟著他熬夜,有時甚至一夜沒睡而隔天還有工作,身心俱疲。一天早上我胃疼得厲害,就去看我的家庭醫師,他要我驗尿,我拿著量杯到洗手間,結果尿出來的顏色讓我當場嚇壞,以為自己就快要死掉,尿液的顏色是深普洱茶的深棕色,而醫生也說我皮膚泛黃,連眼白也黃,要我趕緊到大醫院看診住院,檢查化驗結果,我得了猛爆型肝炎,住院接受治療,當時我的肝指數超高很多,蠻危險的。而他不但不到醫院看我,來時就跟我吵架,說我都不能陪他,講一些還是他的前妻好等等的話來刺激我。

3.當時我家的馬桶是墨綠色,尿液的顏色根本無法察覺,所以之後我家的馬桶就換成淺色或白色,這樣才可察覺尿液或排泄物的變化。所以給大家建議,家中馬桶一定要淺色喔!

他從頭開始就刻意隱瞞、欺騙,與前妻不清不楚仍保有夫妻關係,後來對我脾氣暴躁,說了很多刻薄的話,限制我很多事情,露出了真面目,這些都讓我受到傷害,只有與他分手再避免自己受傷才是王道。

那時我家門外有一棵樹,樹旁有一盞路燈,剛分手時,他會在那盞路燈下等我出現,我很害怕,出門時都膽戰心驚的注意他不在我才出門。也常在一些公開演唱的場合,我站在台上就會看到他站在台下觀眾群裡的某個角落。還好,這種驚悚的畫面與夢靨沒有維持多久,他意識到我的決心,真的不想再跟他在一起,他也就識相的收手了。

本文出自辛曉琪《時間帶不走的天真》時報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