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的香港哥們兒

看著香港新聞,發簡訊問港仔哥們兒心情。他立刻回傳「我十八歲那年也對警察丟過玻璃瓶….現在….命太長,還在儲糧。」

這兄弟大我八歲,潮州人、1949年後好幾年才到香港,有美術天分,進電視台做美術指導。那時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他幫”鬼佬”打工,整天罵”鬼佬”不通情理,心情上很期待能夠有個祖國。

我們在媒體圈相識,記得有年元旦我到香港找他喝了通宵,那年他讓妻小移民加拿大,在香港就是單身漢,最討厭”鬼佬”,妻小卻都在”鬼佬”那,聽了有點心酸。接下來那裡繁榮他就往那裡去,到各處當高階打工仔,來過台灣、去過上海、現在又回到香港。他還告訴我,第一次搭飛機降落在台灣時忍不住激動落淚,感覺終於回到心靈上的祖國了。

香港重商,喜歡富強的依靠,希望生活安穩,但兩岸都無法給他們安全感,97之前許多人移民、拿外國護照當保命符。說來也奇怪,大陸雖是強國,有人還是沒安全感,主旋律大片「建國大業」裡的主要演員都是當代大咖,其中就有二十多人拿的是外國護照。

這就是現代華人的矛盾,歷史讓我們都有不安全感,一方面想要自由民主又安穩的窩,但一方面還是怕匱乏、還是想賺錢,香港街頭的示威抗議凸顯了這點,有人爭取民主自由,也有人抗議擋了路也擋了財路。

像我哥們兒,十八歲參與1967抗英暴動,對警察丟過玻璃瓶,現在老到不想上街頭,但心頭不痛快,只是將種種不快化為工作;以前為了供孩子外國讀書,現在孩子有工作又有國外護照,不愁了,可是自己餘命越來越長,六十多了,還忙儲糧。

最近跟老友們聚會,有些人去香港遇到示威,回台灣還進不了家門,因為他們住帝寶,讓巢運圍住了。朋友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力量從無殼蝸牛一步一步變帝寶,他問,難道買房不對?無法理解為何要對帝寶住戶抗議。我說,倒也不是針對你們,只是帝寶招牌大,更能凸顯居住正義的訴求。

想想自己,以前中美斷交時,我也義憤填膺地對美國來使K過雞蛋,但今年女兒從美國的高中畢業,不也乖乖坐在家長席上,跟老外一起揮舞著美國國旗….。每個人在歷史洪流中都有角色,只是角色會轉變。

對了,我這潮州怒漢大哥還有個中國夢,他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能設法拿掉「人共和」三字,如此一來兩邊國名一模一樣,不就非常省事而且省錢、省力的完事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

Tags : 星座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