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林熙蕾:喜歡一個人,其實不需要改變誰……



像貓般神祕,蜷曲在自己的世界。

秋的光影攀上桔梗親吻她的臉,儘管婚後淡出,林熙蕾仍是妳我永遠的情人,「我沒說我要復出,也沒說我不演了。」

話語裡的曖昧,是她沒那麼戀棧,這個浪漫過客,一轉眼又回到她的窩裡。

最佳女主角

典型香港英雄電影,她從那裡誕生,林熙蕾,一個像貓一樣安靜的女人,總是扮演戲裡最美的玫瑰,跟著長鏡頭,靠近她,沿著她的步伐,轉過一年又一年。儘管林熙蕾婚後淡出了,卻好像那香氣,飄盪在空氣裡,強大、青春、誘人,久久都還在。她或許不在影片帶子裡時時刻刻,但她用雙眼、用柔光,完整了導演們想訴說的動人故事,這樣的女人,就是香港電影的最佳女主角。

合作過的男演員全都是一線大明星,包括劉德華、郭富城、古天樂、任達華等等,作為大導演杜琪峰的御用女主角,談起林熙蕾,人們都多少知道,這個女人,總能在電影裡化鐵漢為柔情,如此角色,或許有點依附於男性視野之下,但少了迷人女主角,只剩下打打殺殺的劇情,就像滿漢全席落下了什麼,江山,還是要有美人在。

婚後暫不接戲、和家人定居上海,但在一個陽光明亮的周末,林熙蕾回到台北。鎂光燈前光彩四射,林熙蕾本人十足低調,她最喜歡黑色,這顏色給她隱形於人群中的安全感,拍攝封面當天,林熙蕾難得穿了一件粉色系上衣,她說這對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改變,人生是路,往前走的時候,把過去的自己帶著,然後遇見前進中的自己,「突然懷孕、結婚、生子、遷徙,就這麼短短幾年的時間,我的生活發生了天旋地轉的變化,很不可思議。」林熙蕾緩緩吐露起這2年半住在上海的心情,確實有點孤單,因為在上海的生活,沒有朋友,她得重新適應,但老公的服裝事業在那裡,大女兒也開始上學,上海,早成了她現在的歸處。上海城,十里洋場門大敞,夜幕永不歇,也是張愛玲筆下最唯美磅礡的城市,對於林熙蕾來說,卻遠超過故事的浪漫,重返生活本身的真實,真的想家的時候,林熙蕾就對自己說回台北不過才一小時多的飛行時間,孤單的心情,在顧家的想法裡淡去,「不能和老公、小孩分開,我喜歡全家在一起的感覺。」她說。

二見鍾情

每個人都愛過人,林熙蕾直言過去的自己在戀愛中,其實是個大女人,比較強勢、自我,總習慣掌握很多事情,但和老公Chris楊晨結婚之後,從相識、相知到相惜,她認為,喜歡一個人,其實不需要改變誰,相愛中的男人和女人,自己會去找到一個最舒服的平衡點。

10年前,林熙蕾和楊晨在好友Tina Craig的聚會上認識,但彼時的林熙蕾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留下,直到4年前再度重逢,才勾起她的記憶,「嗯,還是很帥。」真正讓她決定二見鍾情的原因是,當時命運的安排。加州大學畢業後返台入行,很快地林熙蕾就轉往香港電影圈發展,拍戲多年,她遇見了一個生命的低潮點,「那時候包括工作就是什麼都不順,身體狀況也非常差,於是我回到美國休養,然後又再度遇到Chris,因為我們年紀差不多,加上都在美國長大,所以擁有的共同記憶和文化,讓我覺得很神奇,怎麼有一個人可以和我有那麼多共同的回憶?」總說自己個性不溫柔、只有外表女性化,林熙蕾其實最熱愛的是籃球,身為NBA多年球迷,當她遇見了和自己一樣喜歡看體育賽事的Chris,有種說不出的默契。

在愛的互動裡,總說,兩個人如果可以一起聊天,就表示可以一起生活,當時周圍的朋友們也鼓勵林熙蕾試著和Chris交往看看,林熙蕾慢慢被Chris打動,原本兩人打算交往1年後才開始籌備婚禮,但突然她發現自己懷孕,在先生完再辦婚禮或先辦婚禮再生的兩個方向裡,林熙蕾選擇了後者,她回憶:「因為懷孕初期其實肚子也還沒大起來,所以我們想了想,決定先結婚,立刻開始籌備在馬爾地夫的婚禮。」喜歡小孩的林熙蕾在生完大女兒之後,今年春天老二也出生了,她直言當媽媽很快樂。

無形的轉變

愛,是浪跡四方的旅人因緣際會的相遇,然後或許就成了世上最好的緣分,誠如張愛玲的那句名言:「噢,你也在這裡?」男人和女人要不要一生一世的走下去,取決於自己的心,林熙蕾說,Chris最吸引她的地方就在於他的幽默和善良,「愛,就是簡單生活,他真的很好笑,我和他在一起每天都好開心,漸漸地,或許自己也有些不同了吧?」林熙蕾本是寡言內斂的人,幾年前,我和她曾相遇在同一個攝影棚,當時,我去訪她難得回台的好友Tina Craig,她則來探班,那年一身黑衣的她是如此安靜低調、等候在一旁,林熙蕾認真地表示,「時間好像魔法師,改變了很多事,以前採訪時,我其實是別人問什麼,我就答什麼,和現在不太一樣,就像那時和妳相遇的我,還是一個比較自我的人。」林熙蕾的魅力本來就不來自於開朗,她的神祕也讓她更顯獨特,但現在這個笑臉盈盈、健談許多的林熙蕾,多了幾分熱情。

「時間來去,大家的身分都變了,像我成了忙碌的媽媽,我覺得心裡記得、珍惜是最重要的,就好像我和朋友們都認識很多年了,包括我的化妝師、髮型師,我總希望是由她們來幫我梳化,大家生活都忙,可以這樣聚在一起,也是一種幸福。」時間門裡,許多人事物總還在那裡,她如此念舊,就像她的好友們,始終都是同樣的人。剛到香港拍片時,內向的林熙蕾總一個人蜷在角落,「嗨!」同部戲的舒淇在那時候走過去向她搭訕,就成了10多年的好友,「我的好友和我都分散在世界各地,我覺得朋友不需要常常見面,可能偶爾傳簡訊、互相關心,彼此都知道對方心裡有自己就好。」相較於她性格的冷靜,林熙蕾笑說好友們幾乎都具有「三八」的特質,所以現在她的老公也帶有這樣的性格吧,就像磁鐵一樣,冷然的林熙蕾總是吸引到最活潑、熱情的人。

只願純真如昔

講述新舊香港交替時的扒手文化,電影《文雀》裡,充滿祕密的女主角林熙蕾,來回地穿梭在街裡奔跑,驀然回頭時的欲言又止,開始了杜琪峰要深入的香港故事,這部電影耗時4年拍攝,戲裡一如籠中鳥被囚禁的珍妮,也成了林熙蕾演戲10多年來印象最深刻的角色,「《文雀》是杜琪峰說他特別量身為我打造的戲,難得不像他的其他戲是以男人為主,這角色我一直放在心裡。」大學畢業剛回台時,趕上唱片景氣最好之際,公司想要幫林熙蕾出唱片,她誠實回說:「我唱歌很難聽耶!」就這麼走上演員路,從懵懂花瓶到入圍百花獎女主角,都是經歷的淬鍊。婚後生活忙碌,對於各界詢問她是否會回來電影圈?「我沒說我要復出,也沒說我不演了。」林熙蕾直言現在對她最重要的是家庭生活,「大家願意接受我帶老公、小孩走紅地毯嗎?」她笑著這麼說。

林熙蕾本來就純真又浪漫,雖然她大抵不覺得自己性感,「無論要不要復出,希望大家記得的林熙蕾是10多年前剛出道的我,很簡單、很Pure。」從台灣飛向美國再飛到香港,現在落腳上海,林熙蕾的旅人時光,因為隨遇而安與勇敢,讓時間的鏡子在她臉上映現出讓人念念不忘的美麗。

關於林熙蕾與柯夢波丹的Q&A

Q1:妳的座右銘是什麼呢?

A: A Bird sitting on a tree is never afraid of the branch breaking, because her trust is not on the branch but on its own wings. 樹上的鳥兒從不害怕樹幹斷掉,因為牠的信念來自於翅膀而非樹幹。

Q2:妳會料理嗎?擅長的料理?

A:很喜歡做菜,至少我老公覺得很好吃(笑)。喜歡做韓式料理、也喜歡做義大利麵,其實很多料理聽起來很難,但其實做起來很容易,沒有大家想像那麼艱澀。

Q3:妳怎麼看待慾望?

A: 慾望就是妳想要它、追逐它,這就是慾望。其實我以前也會想要很多物質上的東西,像是別人有一個包包,我也很想擁有,但我現在不會了,不再去渴望那些東西,這也是人成長後的一種轉變。

Q4:妳喜歡的穿衣風格?

A:我是一個很喜歡舒服的人,我的服裝風格也是,能夠越舒適越好,穿過很多華服,可是我還是最喜歡簡單的服裝,所以時尚對我來說,就是舒服。

Q5:妳覺得自己最大的魅力是什麼呢?

A: 我想就是永遠都是一個比較簡單、Pure的人,我以前非常安靜,現在和我老公在一起,變得比較開朗,不過我內心仍覺得自己始終都是同一個林熙蕾,無論外界如何改變,我始終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