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對話淘星聞

【專訪】李心潔/不要期待未來 「期待」本身就是一件空虛的事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上回專訪李心潔已是四年多前,她帶著作品《念念》受訪,穿著白襯衫,臉上掛著淡定且不失優雅的微笑,與記者保持著不鹹不淡的距離,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這一回,李心潔以電影《夕霧花園》入圍金馬影后,再度見到她時,還是白襯衫,渾身卻多了分溫柔與慈祥,沒有包裹著「仙氣」的疏離,而是溫暖的煙火氣。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十七年前,李心潔靠著《見鬼》奪下金馬影后,之後接連幾部作品《救命》《鬼域》《深海尋人》,她成為了中港台最知名的「鬼后」,所有和靈異、驚悚相關的題材全湧向了她。

「鬼后」是她戴在頭上的桂冠,也是她掙脫不了的金箍圈。

「那段時間我活得很用力。」李心潔告訴我,那時她亟欲轉型,苦於身旁沒有合適劇本,清一色都是和「鬼」有關的邀約。每一天,李心潔都在鑽牛角尖、自我懷疑,她想逼著自己超越,反而被這樣的執念框住,「那個時候很執著、很用力,一旦想得到一樣東西,我就會把自己逼到一個盡頭。」

我有很強烈的得失心,可是卻讓我感受不到表演的快樂。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30歲是李心潔的轉捩點,為了照顧丈夫彭順與前妻所生的女兒,她毅然決然回到故鄉馬來西亞,除了有感於家人的重要,但更多地,是她想好好認識自己。

「我希望我的人生不要只有表演事業,我再也不想被得失心牽動,我覺得生命應該要有更多的意義跟價值,我想去找那些東西是什麼。」

拒絕被得失心綑綁,李心潔的第一步,就是放下會讓她感受到「貪慾」的東西,她推掉所有工作和代言,感受何謂「一無所有」,她說:「當我發現那些物質上的東西都不見時,內心世界就會跑出來。」

她開始學習禪修,起初很不習慣,光是禁語、靜坐一整天就感到痛苦,「因為安靜下來後,你腦海就會出現很多雜訊,你會開始想東想西。」

李心潔表示,大多人會怪罪「安靜」讓人想太多,於是不敢安靜,「但不是的,這些冒出來的雜念全是真實的你,你要有很大的勇氣去面對、接受這些雜訊,過程是需要堅持的。」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李心潔說,她太需要平靜了。

翻開李心潔過往報導,除了事業一度陷入低潮,丈夫彭順的外遇更是鬧得滿城風雨,她的挫敗就這麼赤裸裸地攤在大眾眼前。

雜音太多,她明白自己必須得收起對外的天線,否則必然會崩毀,「我身邊很多人有情緒病,我自己那時候也不快樂,我好怕這些東西讓我也生病,我不想要讓自己生病。」

 「當我平靜下來,關注自己的靈性面,我漸漸發現,你能看到自己多少的深度,你就能看到別人多少的深度。」

越是深刻地解剖自己,就能越洞悉他人,包括角色。

逐漸摸索出這個道理後,《夕霧花園》的劇本翩然而至,像是命運給予李心潔的闖關禮物,考驗她是否真的悟道。

她表示,《夕霧花園》是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題材、沒有體驗過的年代,女主角「雲林」的內心厚度難以想像,遠超過她以往接觸過的角色。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電影裡,女主角雲林和妹妹雲紅在二戰期間被日本兵抓去集中營,妹妹不幸選為慰安婦,兩姊妹度過一段煎熬的時期。

之後集中營遭毀,雲林成為唯一逃出生天的倖存者,存活下來的她,由於思念妹妹,加上心中有愧,知道妹妹生前最愛日本園藝,決定幫妹妹蓋一座日本花園,為此,她跑去向阿部寬所飾演的日本園藝師中村求教。

與中村學習園藝的過程裡,雲林除了得克服國仇家恨對中村無端仇視的情緒,還要糾結於發現自己慢慢愛上中村的矛盾心理,最終選擇原諒自己、和自己和解。

「他們的愛情充滿糾結與衝突,有很多細微的東西,這是我看到劇本時,毫不猶豫接下的原因。」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李心潔做很多功課,首先片中的全英語對白,她找了兩個英文老師補習,一個是英國人,一個是馬來西亞人,「因為我要學的是『馬來西亞英式口音英語』!」她笑道。

她看了很多二戰、慰安婦與馬共的紀錄片,「導演(林書宇)給我一個馬來西亞第一位女法官的自傳,她背景跟雲林很像,我有滿多雲林的小自傳都是參考那個女法官。」開拍前一週,她常常去試穿戲服、到片場散步,雲林的模樣漸漸在她心底成型。

電影裡,雲林和中村透過「園藝」面對傷痛,李心潔對此相當有感,她長年深耕畫畫,堅信藝術擁有治療的效果。「中村用園藝的哲學跟智慧,讓雲林懂得整理她混亂的世界,我則是透過畫畫,來撫平我外婆去世的痛。」

▲李心潔接受「姊妹淘」專訪,談起心路歷程。(圖/甲上提供)

李心潔從小和外婆感情好,她形容外婆是「我生命中的光」

無論事業還是情感低谷時,只要想著外婆,李心潔內心就會湧上一股厚實的力量,至今仍是如此。「外婆是很虔誠的佛教徒,我最記得的,是她常常帶我出門去寺廟拜拜,每次都是要我手拿著香,然而她從背後環抱我、握著我的手,和菩薩說話。」

祖孫共用一炷香祈願,是小李心潔每天最期待的事。

1999年,外婆離世,李心潔完全無法接受,陷入一種很大的恐懼,「我有好幾年的時間都無法承受她離開。」也是那時候,李心潔開始畫畫,「我畫到現在,我畫到走出陰影,畫到我明白人生無常、學習與苦難共存。」

▲李心潔靠著畫畫療癒自己。(圖/取自臉書)

 「畫畫帶給我的治療就是安靜下來,現代人很多時候很忙碌,生活節奏快,沒時間安靜。」

「但安靜很重要,唯獨安靜下來,你才會跟你的內心世界連結。而且畫畫的時候,你腦子是在休息的,你是不用腦的,你啟動的是你靈性的部分。」

李心潔分享,她很愛用線條作畫,從中明白自己是個思路很多人的,「但畫畫可以幫助我把繁雜的思路,變成一幅很美麗的作品。」

「平靜讓我活得比以前自在,」李心潔溫柔地說,「我還是會演戲,但我快樂、輕鬆很多,我懂得享受當下我在做的事情,我不會期待未來怎麼樣,因為期待本身是一件很空虛的事情。

李心潔平常會帶著雙胞胎兒子接觸大自然,她透露是外婆的影響,「每次想到童年時,外婆帶著我看大樹、看天空,我到現在都覺得大自然很神奇,我覺得現代人要多帶孩子接觸萬物,那種正面能量是任何人都買不到的。」

場地提供:誠品行旅

來我的專頁陪我聊娛樂圈大小事:奶媽Naima

我的IG:奶媽Naima

奶媽Naima
是娛樂記者,也是筆者。寫明星的風花雪月,給你打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