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觀點淘星聞

完食《想見你》,給陳韻如:在成為黃雨萱的路上,妳還好嗎

▲柯佳嬿和許光漢在《想見你》演技爆棚。(圖/中視提供)

還記得我在2019年十月看完《想見你》的當下,結局最觸動我的,就是陳韻如這個人的故事。

當然追劇過程中,大家都是一樣的,會著急於黃雨萱跟李子維能不能修成正果?

但是後來發現,這對戀人很可能是會把自己的戀愛幸福、建築在人的痛苦上的時候,我就不那麼確定,要不要祝福「靠穿越奪舍他人而成就偉大愛情」的這對戀人了。

幾乎是整部《想見你》中,陳韻如就跟觀眾一樣,看著心愛的許光漢…呃不是,看著李子維,跟不是自己的黃雨萱談戀愛。

只能吃瓜看戲事小,卻是用自己的身體、得到大家的喜歡,甚至讓大家更討厭原本的自己事大!

君不見本來那些不甚喜歡陳韻如的人,竟然都因為黃雨萱的出現、就大剌剌地當著陳韻如的面,說以前那個「真正的陳韻如有多討厭」。

這種無心的惡意,是建構在「誇獎另一個人的善意」身上,不就是另外一種「我們與惡的距離」?

還記得當初要拍《想見你》,導演黃天仁找柯佳嬿演女主角但又不那麼確定柯佳嬿是不是真的演得來的時候,他先去問坤達意見。

坤達說:「柯佳嬿以前是陳韻如,現在是黃雨萱。」

得知這一段話時,筆者內心很有感觸。

我們知道,這個世上,黃雨萱是很討人喜歡的這種型。

就像李子維說的:「如果有一天我會喜歡上一個女生,那她應該是那種個性很開朗、很獨立、很有自己想法的女生,她應該很勇敢,不怕面對任何問題,會想要挑戰。」

這的確是當代女性也在努力追求的個性的樣子。

然後現在,百分之99的愛情劇的女主角也都要是有這樣的個性,觀眾就會好喜歡。

戲劇的力量很強大,影響力小則改變一個人的價值觀,大則影響到整個社會文化的倫理共識。

戲劇可以是感化人心、社會的東西,像是《我們與惡的距離》;它也可以淪為政宣工具(大家心照不宣吧)。

所以「看了一堆電視劇」的電視劇主要TA,筆者發現:女孩們,她們可以預期會被戲劇教她們的事影響,在想法上也會很容易產生這種「如果我要得到像是偶像劇裡的愛情的話,我就要跟那些女主角學習。」

當《想見你》的陳韻如,變成黃雨萱的時候,發現到可以享受到所有她所夢想的友情、親情和愛情。

所以當黃雨萱走了,她當然就會想要繼續學黃雨萱。這是人之常情,但卻不一定真的夠人性。

許光漢曾說,如果陳韻如勇敢作自己,那她應該最後會變成是一個「不多話,猜不透,有點高冷,很神祕、令人好奇,應該會是很酷、很有魅力的女生。」

這不也挺好的嗎?── 只是這樣的女生,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欣賞。

筆者不禁回想起中學的時候,自己身邊也有個黃雨萱。

我是陳韻如。我跟黃雨萱是好朋友,黃雨萱是校園風雲人物,當她的好朋友一方面很驕傲,一方面當然也會自卑。

但既然兩人一天到晚在一起,就很容易可以去向她學習。有時候會覺得:啊,好歹也學到有87分像吧?

但是,還真的會被識破!

然後會看到同學傳紙條的內容,狀似是在嘲笑陳韻如憑什麼。

當時努力不以為意,只因為我只在乎我在乎的人怎麼看我。現在看來,那些人可能只是蔡雯柔心態。

回想起來,這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每個陳韻如,都一定走過這一條自我懷疑的路。

生活中、校園中、甚至戲劇裡面,每個人都無所不用其極的在說「黃雨萱好棒棒!」而且看起來是沒有人在關心陳韻如的。

但其實不是!世上還有莫俊傑!

就算陳韻如後來能不能喜歡莫俊傑其實也都不重要。當陳韻如,就是陳韻如,沒什麼好自卑的。

長大以後,妳就知道,當陳韻如有多麼特別!

看完《想見你》,縈繞在我心頭的,竟然不是許光漢,而是黃雨萱願意為了陳韻如放棄愛情,而是想關心陳韻如,她後來怎麼了?

很想好好的問候一下所有過去式或現在式的陳韻如:「在努力成為黃雨萱的路上,陳韻如妳還好嗎?」

想要成為黃雨萱,這件事情本身是沒有錯的,但千萬不要太勉強自己,因為本來的妳一定也不差。

只是欣賞黃雨萱的人,就像是全世界都喜歡看《復仇者聯盟》那樣多,那是一種商業片導向,無關對錯。

但妳,陳韻如,可能是一部很棒的藝術片,欣賞妳的人或許沒辦法很多,但是,一定有。

就像《寄生上流》一樣,搞不好還可以得獎,而那是《復仇者聯盟》永遠達不到的成就。

而且,妳一樣是《想見你》的主角啊!莫急,莫慌,莫害怕,屬於妳的舞台,一定會來的。妳可以的。

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台灣交通大學建築所畢。 影評修行者,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專欄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基地在雀雀看電影網,新的斜槓項目是電影Youtuber。   邀稿、合作:cheercut@gmail.com歡迎光臨雀雀看電影的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