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觀點淘星聞

陳文茜優雅抗癌之路/誰沒有貪嗔痴?在過程中「練習平靜」才是最高智慧

▲陳文茜在臉書分享抗病史。(圖/取自陳文茜臉書)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去年3月進行肺腺癌手術治療,病情逐漸好轉。現今過了一年,她在臉書分享自己康復的過程,鼓勵大家適時轉念,「美好的生活從未離開,他只是換成新的方式呈現在我的日子裡。」

陳文茜說,去年她血壓升高到189,心跳每分鐘110下,走路十分鐘就喘到很痛苦,但她仍然忍痛堅守崗位。不久她去醫院檢查,發現自己得了肺腺癌,遂決定開刀,「我的開刀過程很順利,但康復之路很艱難。」

由於免疫系統已經同步攻擊到了肺、膀胱、腸壁,陳文茜那時一天至少要服用六種不同藥物,種類包含:血尿症、類固醇、帶狀皰疹、胃潰瘍、止痛消炎藥…。

她笑說,簡直萬箭齊發。

「好幾次深夜三點胃絞痛,翻轉,腸異常蠕動。我雖吃了安眠藥,仍然痛得醒過來,趕緊坐起,全身因過度的疼痛而流滿冷汗。」深知叫救護車來不及,陳文茜還有過自己躺在地上、用盡全力灌腸的情況,疼痛才慢慢減輕。

「我向來不是對命運投降的人。」

陳文茜決定轉念,乾脆將吃藥當做清酒盛宴看待。

她跑去買了幾個日本漆器,放不同的清酒杯,清酒壼,杯子?頭是不同的藥物,壼裡頭則是裝著胃乳,「我差不多每隔一個小時就得吃不同疾病的藥,再喝Yogurt 保護胃,盡量讓自己的疾病人生,不是一團混亂,而是美美的儀式。」

即便某次發現自己吃藥順序錯誤,陳文茜依舊樂觀看待,她心想:「人這樣,要怎麼活下去?」時時刻刻被恐懼支配,最後不只身體病,心裡也生病,這並非她喜聞樂見。

之後她病況好轉,開始每週游泳至少兩次、跳古典華爾滋跳到全身流汗,對外宣稱自己是「少女」。陳文茜表示:「本來一生不運動的我,在各種不同朋友們的鼓勵及幫助下,病中把日子活得居然淋灕盡致。」

病中的陳文茜選擇「細讀生活」,發現她雖然失去了昔日的健康,但不代表她已經失去一切,「事實上美好的生活並没有離開,它換成新的方式呈現在我的日子裡。」

當她工作太累,她也學會呼救,請同事協助分擔。不過她依然驕傲表示:「一年了,除了開刀那兩週,我沒有請假一次,但偷喝了很多可樂,才能有力氣主持完節目。」而她也持續熱衷讀書,並不時與一些年輕友人共賞他們的字畫、油畫。

如今回想病況,陳文茜發現當時的自己更有意志力,一直想盡各種方式,用歡樂沖淡苦痛。每每總是很接近死亡,最後都笑瞇瞇回家。最後,陳文茜笑道:「想對自己拍拍手」。

陳文茜目前已經61歲,歷經愛犬跟自己生病,她早已讀懂人生苦短,要做讓自己感到快樂充實的日子,以求心靈的祥和。

她經常在臉書分享自己喜愛的名言佳句,筆者觀察到:這陣子她所分享的名家語錄,都是在講述著「平靜」的美好。

3月2日,陳文茜就節選了人文思想家華萊士的觀點:我們可以浪費時間,但不可以浪費生活。我們可以把時間浪費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但不可以困在自己討厭的生活方式裡。」對照她抗癌的心路歷程,理念不謀而合。

她也引用作家赫塞的話,表示人們都會被欲望、激情和夢想所驅使,但最終才發現,「能夠躲開追逐和奔波、獲得靜心養性的生活,該是多麼美好。」

雖然活了大半輩子,諸多名家在晚年時都提倡「平靜生活」的美好,認為追名逐利沒有必要。但筆者的想法是,那些名家年輕時依舊也是有為夢想而努力、激情、不安過呀!

因此,哪怕平靜很美,也許還是需要過盡千帆的閱歷,才會慢慢讀透吧。

畢竟肉身凡胎,難免貪嗔痴。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在追逐夢想的同時(有的人是名利),能夠開始練習「找回平靜」,做自己喜歡、快樂的事情,並且在遭遇問題時學習接納躁動、練習安靜、練習轉念。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追夢、追名、追利都沒有對錯,而是在過程中懂得修品格、轉心念,才是最重要的。畢竟這樣,才不會一碰到挫折就迷失方向,最終被慾望、貪婪等七原罪吞噬。

來我專頁陪我聊娛樂圈大小事:奶媽Naima

我的IG奶媽Naima

奶媽Naima
是娛樂記者,也是筆者。寫明星的風花雪月,給你打雞湯。 2020/08/07 已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