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對話淘星聞

陳珊妮/公主要的快樂,與眾不同

陳珊妮/公主要的快樂,與眾不同▲被粉絲暱稱為「公主」的陳珊妮,更是創造自己音樂國度的「女王」。(圖/大樂音樂)

1990年代出道,她的怪奇前衛被歸類為「非主流」;眼神冷冽、表情嚴肅,在她面前,人會不自覺地把身子坐挺,深怕一開口說話就被KO;粉絲暱稱她為「公主」,但年輕的嘻哈歌手更喜歡直呼其名「陳珊妮」。

出道26年,陳珊妮大致維持著平均每兩年推一張個人專輯的慣性,她的詞曲創作高達數百首,是金曲獎榜單上的常客。2019年,總說自己「意見很多」的她,首度點頭擔任第三十屆金曲獎評審團主席,一上來就抹去了主流與非主流的界線,從入圍名單到頒獎結果,各種發言和討論沒停過,而陳珊妮只想說:「我們必須不斷地定義流行音樂。」

我們必須不斷定義流行音樂

歌手張懸曾說陳珊妮是她看過最努力的人,但公主討厭被說努力,更貼切的形容是公主面對音樂,一點都不懶惰。

陳珊妮知道自己是幸運的,發行第一張專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時,唱片公司不管她的造型,也任她自由創作,完全零經驗的陳珊妮腦中一片空白,卻也不害怕,就是每天厚臉皮地窩在錄音室裡,不停向資深錄音師們問東問西。早期錄音室是師徒制,圈子裡的女性製作人稀少,陳珊妮從零開始累積能力,成了第一位獲得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的女性製作人。

「聽到厲害的作品,我會好奇它如何被製作出來,更會想進一步去了解和學習作品背後的技術。」如此旺盛的求知慾靠嚴格紀律驅動,陳珊妮規定自己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換聽不同曲風,對不同年代的聲音與錄音方式有系統的消化吸收,那股追本溯源的毅力,大概就像她百看不厭的動漫《一拳超人》琦玉所說的:「我啊,是個興趣使然的英雄(趣味でヒーローをやっているものだ)。」

陳珊妮做獨立音樂、也製作主流唱片,讓她得以從更開放的視角看未來,像水一樣把自己放進不同的容器中。媒介是類比音樂,她就學習類比音樂;數位趨勢浮現,她就學習數位音樂,後來連MV腳本、剪輯、後期製作都親自操刀,許多前輩沒能跨越的數位門檻,陳珊妮走過來了。

「當網路社群跟電商平台正在改變一整個世代的行為模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不能被改變的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將會帶著流行音樂走向更有趣的未來。」在2018年第29屆金曲獎舞台上,陳珊妮拋出了這個大哉問。

▲不只創作音樂,陳珊妮也包辦MV腳本、剪輯和後期製作。(影音提供 / 大樂音樂)

臺北文創公司肩負松菸BOT案使命,以培育台灣文創人才為己任,於2013年捐助成立臺北文創基金會。   臺北文創身為新興文創聚落基地,希冀運用現有資源投入最核心的創作人才培育,以協助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發掘文創人才。2014年開啟了第一個企業型基金會投入編劇人才培育的先例,「臺北文創劇作大師計畫」從人才選拔、創作培訓到鼓勵媒合一氣呵成,更希望帶領學員走出自我框架,探索更多元的人生觸角。期待未來產出的劇作能夠展現台灣深厚的生命力,擁有邁向國際市場的視野與實力。   2015年啟動「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百萬徵件計畫,公開徵集創意提案,由臺北文創提供製作費、業師指導與展演空間,協助新生代文創工作者踏出圓夢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