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對話淘星聞

【專訪】大文郭文頤/我願意賭一個可能性,賭一個男人會深愛這個胖胖的我

34歲演員大文(郭文頤)在電影《破處》首挑大樑當女主角,飾演因身材肥胖而喪失自信的「西施」,透過一場意外的環島冒險,漸漸開啟自覺、肯定自己。現實生活中,大文和西施一樣,對棉花糖身材有過不自信,也一度對人生產生絕望,直至遇上「演戲」才找到存在意義。

「西施跟我一樣,是一個『孤獨』的人。我有時候也會思考,我為什麼要在這裡,其實我可以去死也沒關係。」

電影裡,西施不斷遊走在渴愛、追愛、受傷害的迷途裡,她一味往外探求價值,無法自我肯定,經常擁有強烈的孤獨感,「很多時候,我完全可以理解她(西施)為什麼想這麼做,因為我和她很像。」

 大文在家裡排行老大,兩個妹妹與她年齡差距大,使她從小自帶使命感,會懂得照顧妹妹們的情緒,而妹妹對大文也很依賴,手機名稱直接取名做「姊姊大人」,大文笑道:「我在妹妹的心裡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就像媽媽那樣。」

大文難免有悵然,自認很難被了解,無法準確向親密的人說出內心感受。她告訴我,她最喜歡的電影是菊地凜子主演的《久美子的奇異旅程》,因為看到女主角孤身流浪阿拉斯加,最終死在異地,很孤絕浪漫,「以前的我會覺得,自己好像隨時隨地就可以去死了。」文藝青年的內核,被她喜感可愛的外表深深包裹著,很難看出來。

▲大文的內心有個文藝魂。(圖/取自大文臉書)

之所以有如此悲觀的想法,始於她學生時期成績不佳,唸書完全不行,「我有努力過,但數學不會就是不會,加長時間補課也無濟於事,我那時發現:很多時候努力根本沒用,付出無法得到收穫。

那時候,大文被困在世俗定義的框架裡,被洗腦認為「成功與成績必須劃上等號」,然卻力有未逮,使她產生迷惘。此外,大文身材胖胖的,時常被異性外貌審判,更加重了她的不自信,「男生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判斷這個女生他想不想追,而我永遠都是不被看見的那一個,我都能感受到『被忽視』的氛圍。」曾經,她鼓起勇氣告白,卻被學長直接秒回:「可以不要這樣嗎?」

外表與課業的雙重壓迫,讓大文喘不過氣來。課業,她補課還是考不好;外表,她一度嘗試各種方法減肥,結果自己變得更不快樂。

最後拯救大文的,是表演。

國三加入戲劇社,大文發現演戲很有趣,之後參加全國比賽拿到「全國個人獎」,她才突然領悟,每個人擅長的東西不同,主流價值不能代表一切,重點是要有自覺、懂得開發自己的興趣,才有機會找到專長。後來,大文在內心許下願望,矢志朝演員之路邁進。

好不容易找到天命,大文的星夢卻不被家人看好,與母親奮戰了4年,才如願跑去唸戲劇系,期間還一度輕生。

「我原本想去日本唸吉本興業的表演學校,不過因為要先唸語言學校,還有生活費,都是一筆龐大的費用,所以我的願望被駁回。可是我當時很幼稚,被家人拒絕就很生氣、很屁的青少年啦,每天在被窩裡頭抽泣。」

▲大文的內心有個文藝魂。(圖/取自大文臉書)

有天晚上,大文將房門關起、窗戶打開,試圖跳樓自殺,「後來看了地上很久,想想如果我跳下去,大家會看到我身上一坨肥肉,其實胖的人很自卑,我想死得美一點,但太胖不好看,算了。」想不到,平常一向被嫌棄的肉肉身材,竟無意間救了大文一命。

父母反對大文念戲劇系,她陸續唸了兩所大學,起初是真理宗教系,讀了一年實在不喜歡,最後重考進實踐家庭兒童學系,仍難忘表演,與父母持續溝通下,才如願進到台藝大戲劇系。

回想這段往事,大文說:「我發現任何一個過去都對未來有幫助,像讀宗教系的時候,我們每天三點起床去廟裡,聽木魚聲、跟和尚們一起唸早課,這都是很棒的經驗,對演戲都是養分。」

就讀戲劇系之後,大文更加確定自己深愛表演,「真的是開始演戲之後才有這種感受,原來我跟他人有交流,我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可以傳遞更多理念與資訊給大家,藝術改變我的一生,讓我擁有使命與力量。」

大文記得大學四年級時,她與同學們演出伍迪艾倫的作品《中央公園西路:三個獨幕劇》,在裡頭飾演一個直擊丈夫出軌的心理醫生,「我私下是一個脾氣滿隨和的人,不會輕易生氣。可是我演的那個角色,她很尖銳,具有強大的攻擊性,我竟然發現,我同樣能在舞台上發揮這樣的力道。」

演戲,不僅讓大文有活著感覺,更讓她能體驗與自己不同的人生。

▲大文的內心有個文藝魂。(圖/取自大文臉書)

對於演戲的深愛,大文不光是找到生存理由,更放下了對外貌的執念,「演藝圈很重外表,胖子確實容易被當成丑角,可是我不會在意耶!」她輕輕地微笑:「如果能把一個丑角變得更有趣、更不一樣,對我來說都是很棒的挑戰。」

「我反而最不能接受的,是批評、嘲笑我這種類型的人,那我就會生氣,我認為我站出來就是代表『棉花糖女孩(男孩)』,我覺得我有一點責任,不能讓步。」

她現在不會想要減肥,「我就是在賭一個可能性,我相信有人會喜歡真正的我,我願意等下去。」她透過表演找回肯定自己的力量,也明白唯獨深愛自己的一切,就不需要往外探求愛,感情就是隨緣。

大文至今單身,她心目中的理想伴侶是很好的朋友跟戰友,「我們能相互砥礪成長,也能互相照顧自己,就可以圓滿對方。」

她拿日本知名影后、影帝夫妻安藤櫻和柄本佑舉例,「他們都是超強的演員,演員很容易光環相斥,但他們卻很舒服,完全能扶持對方。柄本佑演大尺度電影,安藤櫻不在乎,她相信自己很強,不可撼動。」

訪談告一段落,大文對我說,她很少接受女性網站訪問,也很珍惜與每一個媒體交談的當下。筆者突然想起她在臉書曾打過一段自勉的話,出自文豪莎士比亞:「命中注定是現在,便不能在將來,如不在將來,必在現在,如不在現在,將來總要來。」

是呀,就讓我們與大文學習,與其討厭過去、懼怕未來,不如活在現在,在有限的人生裡,活出無限的價值。

來我專頁陪我聊娛樂圈大小事:奶媽Naima

我的IG奶媽Naima

奶媽Naima
是娛樂記者,也是筆者。寫明星的風花雪月,給你打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