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觀點淘星聞

無雷影評/鳴影品:《無聲》受害者的地獄迴盪 「誰是壞人」

▲《無聲》探討的議題頗沉重,圖為主要演員劉冠廷(左起)、陳姸霏、劉子銓。(圖/CATCHPLAY)

導演柯貞年像用一種驚悚片的手法在敘述電影裡啟聰學校發生的犯罪事件。17歲男主角劉子銓暗夜摸黑想查探走廊另一端的教室裡究竟發生什麼,月光被密密麻麻滿樹枝葉穿刺得如一面碩大暗網,撒罩住他。驟然作響的蟬鳴聲唧唧急促,沒有鬼影,開場已經是一陣陰冷。

▲《無聲》充斥著詭異氛圍。(圖/CATCHPLAY)

《無聲》講的不光只是校園性侵案,還有一股集體霸凌的弱勢沉默螺旋,一片教育體制暗嵌官僚利益的盤根錯節,以及一群聾人學生所代表著無數被社會忽略的微弱聲音,微弱到他們再聲嘶力竭也只有喉嚨震顫的聲音,甚至最後劉子銓好不容易逼急了丹田激出僅有的一句「我們不是壞人」;這又是故事背後延伸出的另一聲巨響,在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的地獄迴盪。

曾執導《天黑請閉眼》的柯貞年以此片提名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不只大膽直入這沉重且複雜的多層議題中剖析有力,尤其要調教劉子銓、陳姸霏、潘親御以及韓星金玄彬這批年輕演員們,讓他們從「聽人」變成僅以手語和眼神表情取代口語表演的「聾人」,甚至連周邊學生群都全部引導在近似的溝通互動頻率裡,皆是難度。

▲柯貞年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圖/資料照)

電影固然不見得比真實社會案件駭人;但這部片顯然並非只想呈現單一改編事件,劇情鋪疊愈到後段,你愈發現牽扯其中的一大群主要角色們,誰是單純的受害者?誰真的是全然的加害者?哪些站在受害之姿時卻又不得已主動或被動同時也都參與了加害?甚至在無法透徹理解的時候,哪些旁觀者其實也都是共犯之一。

鏡頭拉闊籠罩渺小的他們,又逼近凝視他們噤聲的淚,拉了又扯。這是一部你可能在觀影結束後暫時發不出聲音,但沉重呼吸裡會冒出許多思緒的電影。

影評人、資深電影媒體工作者、台北電影節評審,採訪過坎城、威尼斯、釜山、大阪、羅馬等國際影展。曾參與劇本開發、娛樂整合行銷;影劇評論發表於臉書粉專「鳴影品」。著有《如果沒有見過地獄你會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永遠》現代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