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對話淘星聞

專訪/謝盈萱:放下「他」卻又想念他 期待再相遇

▲謝盈萱心中有一個人,一直放不下。(圖/De Beers提供)

「你知道那個有多難嗎?因為說實在話,我們在拍片的時候,你會去想到觀者的情緒,那時候導演來找我演這個漂亮又有魅力的大姊,而且交很多男朋友,我記得當時還反問導演:『嗯…你確定?』」原來,即使金馬獎影后如謝盈萱,對於演出電影《孤味》中的這位舞者大姊,曾經充滿不確定性。

她說:「當然最好的方式是,你真的找到一個就是漂亮,然後一回頭就是所有人都為她折服的那種女孩子,給觀眾起碼的分數絕對比較好,可是我知道我不是這一路的嘛,不要鬧了,什麼回眸,哈哈,不要鬧了,我必須要找到適合我這個人,去發展出來的角色方向,所以我在捏這個角色的過程,其實找了一下子。」

至於有多成功,大家可以從謝盈萱憑《孤味》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就可以看得出來,這也是她第一次嘗試比較收斂的演法,結果還是很亮,雖然這個角色很容易讓人不喜歡,但謝盈萱卻演出自己特有的味道,反而叫人相當喜歡這個角色的瀟灑和任性。

▲謝盈萱(右)在片中飾演的大姊,有一種讓男生停下腳步的魅力。(圖/《孤味》劇照)

事實上,現實生活中的謝盈萱,並不如片中的大姊那般瀟灑,她甚至形容自己有點「俗辣」,譬如交男朋友,「我是一個很容易認定了一個滿安穩的人的時候,就會跟著安穩了,很魔羯,然後我的工作可能就不會衝得那麼起勁,但是這幾年來我也在想說,我現在再談戀愛的話,是不是不一樣了?會不會比較為自己想?」

原來,大學時期的謝盈萱,比較以男友為出發點,對方在意的事情就盡量不去做,但現在她不這麼想了,會覺得需要經過討論,對方在意的事情原因是什麼,不會再一概接受,因此她覺得,自己現在談戀愛,會比以前健康一點。

▲年輕時候的謝盈萱,比較以男友為出發點。(圖/謝盈萱臉書)

而且如今的她,比較期待的情感關係是,彼此能住在台北市的不同地方,也不需要去分擔同一個房子、房租,因為個人空間對現在的謝盈萱來說滿重要的。不過她也很豁達地說:「但我覺得年輕時候,能為對方付出一切也很好,畢竟只有那時候辦得到。」

至於結婚,現在的謝盈萱也覺得未必是必要的,「婚姻對有一些人來說是需要的,我不覺得不好,但對我來講,我沒有覺得一定要,重點是我跟對方的相處,如果我們可以相處到非常平衡的狀態,那張婚紙,我們有需要一起去簽署嗎?我覺得相處比婚紙重要,那是我個人的感覺。」

▲如今的謝盈萱,認為相處比婚紙重要。(圖/謝盈萱臉書)

雖然家人也會擔心,畢竟謝盈萱可是家中的「小公主」,親戚甚至比她還緊張,更要她乾脆別管結婚不結婚,先生一個小孩再說,就怕她高齡生不出來,這讓謝盈萱笑了出來,她覺得為了生小孩而生,這種心態不太好,未來倘若真的生不出來,「領養小孩也OK啊」她說。

由於《孤味》有一個很重要的主題「放下」,感覺這時候的謝盈萱,除了表演工作之外,其他好像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但大家有所不知,其實她心裡有那麼一個人,到現在還一直放不下,那是她大學時期認識、非常親近的一個「男閨密」。

「我們之間真的就只是友情」她說,「我們曾經非常非常要好,會聊天聊到凌晨3點鐘,雖然我知道人生一直在分分合合,也知道大學朋友未必會跟你一輩子,但,我們卻不是因為畢業之後,進入不同領域而分開,而是因為有一次一起在劇場工作,彼此對工作的認知差別太大了,甚至吵得非常厲害,那一次之後他就離開了,去做別的事了,我滿難過的。」

▲劇場起家的謝盈萱,曾經有個很要好的男閨密。(圖/謝盈萱臉書)

謝盈萱說:「我跟他的那種吵架,是到了我們對於工作的整個過程,都是完全不同的,不知道為什麼?聊天的時候可以一起聊,但是一起合作就不行,那次其實我有花了點時間去放下,到現在我們都沒有聯絡,而且再次成為朋友的時間,我覺得也已經過了,可是,其實我在心裡常常會想起他,我覺得人生很奇妙,也許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再碰到,只希望我們二個都一直很好,然後有一天,可以再用不同的形式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