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鮮事淘星聞

捲入小豬風波、被封「爛片女王」 郭采潔無奈哭了:眼淚是我的長嘆

郭采潔▲郭采潔近年重拾歌手身分,找到創作的熱情。(圖╱郭采潔微博)

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當疫情打亂全球正常運作,許多工作面臨暫停,明星連軸轉的行程也獲得了喘息。有人選擇成為直播主,把流量掌握在手上,有人進軍宅經濟副業,照樣荷包滿滿。

工作表上浮現空白格,讓人感官變得敏銳,有時間能細細回顧人生,和每一刻的感受。當世界正在重組時,郭采潔決定拾回歌手身分,重回音樂的懷抱,將內心湧出的負能量譜成了歌曲《 NaKuNa 》(日文意思:不要哭),告訴自己不要哭!

▲郭采潔談到作品表現不如預期,忍不住掉下眼淚。(圖/翻攝bilibili網站)

然而,情緒易感的她,最近還是哭了。

自《小時代》裡那個自視甚高,對生活有百分百掌控欲的富家女「顧里」之後,幾乎每個作品都難擺脫陰影,就連出演亦舒小說改編的電影《喜寶》,豆瓣評分僅3.4分,甚至被封「爛片女王」,她有深深的感慨。

接受《涼子星記錄》訪問,郭采潔被要求評價自己的戲劇表現,眼淚當場止不住,坦承每次為影視作品後製配音時,內心都挺難受的,「有一次看哭了,導演以為我很感動, 其實我當下覺得,唉,怎麼又是這樣!」她認為不是要求高,而是每次全情投入的付出與成果不成正比,「我為自己的時間、情感、投入覺得惋惜,那個眼淚,其實是我一個長嘆。」


12歲母親過世,看到父親的辛勞,讓郭采潔一夜長大。就讀台北大學時參加校內歌唱比賽,以一首艾薇兒的《Why》獲得冠軍,出身單親家庭的她,想分擔家計重擔,把握難得機會當上了歌手,在音樂圈面臨轉型數位的過渡期,她成功跨界到演員身分,收獲更多粉絲關注。

《小時代》一夕暴紅,郭采潔一句台詞「沒有物質的愛情就像一盤散沙,不用風吹,走兩步就散了」成熱門金句,演技受到肯定,晉升流量明星,微博粉絲從90萬暴增到3,000多萬人,戲劇邀約蜂擁而至,她把感受和喜好放一邊,成為不斷軋戲、奮鬥的演員,拚命到幾乎覺得「整個五官都壞掉了」。

處在一個全面數據化時代,電影票房、微博流量、唱片數字,成為界定人價值的依據。星運如漲停板般狂飆,沒有讓郭采潔感覺飄飄然,相反的,帶來更多自我否定,她懷念起90年代,如作家木心形容的「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的美好,感受一件事情的方式,都跟現在不一樣。

如今網路普及,她在微博與粉絲互動,關係特別奇妙,有點像戀愛的感覺,雙方都在找一種舒適的狀態,面臨網友惡意潛伏攻擊,也會毫不客氣反擊。10年前被謠傳與羅志祥有親密行為的舊聞,去年又因「豬揚變色」再被提起,讓郭采潔難得動怒,在微博寫下:「無中生有,造謠杜撰,邪惡誹謗,十年笑話,準備開告。」澄清跟羅私下毫無交集,根本不認識。

她形容,這是一個「很黑洞」的事件,當初剛出道不久,面對這樣荒謬的事沒有及時處理,未採取法律行動,甚至沒有出面澄清,如今積非成是,引發了她內心爆棚的負面情緒,「我最感到抱歉的是自己,在10年前那個時間點上,沒有站出來保護自己」。

寫歌成了一個宣洩情緒的出口,是她曾經棄守卻又流連的樂土。昔日出道被塑造成俏皮女孩,對音樂沒有太多主導權,僅僅扮演一個歌手角色,唱些能打動人心的情歌,2年前錄製綜藝節目《一起樂隊吧》,開始有對詞曲、視覺影像的主導權,讓她找回那股熱情,疫情期間推出多首風格多變的作品,甚至與合作的音樂人伊德爾傳出戀情,一起牽手出門、回家。

在《天賜的聲音》節目裡,郭采潔坦言,2015年和唱片公司結束合約時,曾想放棄當歌手的夢想,「那時候我認為,世界上優秀的音樂人太多了,不差我一個」,張韶涵暖心地告訴她:「你千萬要記得,你也是那個優秀的個體,我們一起發光吧!

演員之外的郭采潔,不是那個盛氣凌人的顧里,沒有高傲的凡爾賽語言,而是一個很文青又有點搞怪的水瓶座女孩,她愛藝術、愛音樂、也熱愛閱讀,從文字裡汲取力量,讓自己變得飽滿勇敢,也在社群分享喜歡的書籍。

歷經惡意批評,熱情被不斷消磨,她學會與負能量相處,仍然願意張開雙臂擁抱愛和善意,「我不希望最終我變成一個冷的人,或是一個溫的人,我覺得那樣作為一個人很可惜,我希望我永遠是一個熾熱的人」。

 

郭采潔社群分享書單

《小屋》 ,作者:威廉‧保羅‧楊

《湯姆叔叔的小屋》,作者:哈里特‧斯托

《Kathi Hofer: Grandma Prisbrey’s Bottle Village》,作者:Kathi Hofer

《The Giving Tree》,作者:Silverstein Shel

《更悲觀更要》,作者:李進文

《幽夢影》,作者:張潮

《是誰在深夜說話》,作者:畢飛宇

《中華文化─從北大到台大》,作者:余秋雨

《送給孩子的字》 ,作者:張大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