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鮮事淘星聞

學會向朋友Say No!璽恩:常覺得自己很委屈,這樣的友情無法長久

璽恩▲璽恩懂得拒絕之後,不再常常覺得受委屈,心情也快樂多了。(圖/璽恩臉書)

文/璽恩

你就好好當你自己

沒有人想要孤獨,但到底是誰把我變成這樣?想愛不敢愛,想要交朋友也無法,在看起來沒什麼問題的外表下,其實渴望著真實的關係與連結。一個人客氣太久其實有很點問題,我就是那個很有問題的人。

小時候,「客氣」或許代表的是禮貌,但現在對我來說是虛假。明明心裡想要吃,為什麼卻說:「不用了,沒關係。」但是又想了一下, 如果對方也是因為客氣問我要不要吃,其實他打從心裡也沒有要跟我分享,而我回答說:「好啊,謝謝。」那不就把他也想吃的東西吃掉了嗎?但如果說:「沒關係,你吃就好。」那簡直就像一齣自導自演假裝為對方著想,但其實不是真的想要分享的戲碼。我無法理解這大人世界的遊戲。

但是長大後的我,終究擺脫不了這種所謂的客氣,它變成一種保護色, 不讓人看穿我真正的想法。努力隱藏在背後的是害怕:害怕別人認識我、看透我而對我感到失望。好像要完美一點大家才會跟我做朋友, 再完美一點就會有人愛我,再完美一點也不會跟人吵架了。

但在追求讓自己「看起來」更好的路上,我不斷摔跤,因為我追逐的只是一個假象,反而讓我掉進「其實我沒有這麼好」、「再努力也只能這樣」的沮喪與無力感中。然而我又渴望繼續追求完美,不讓消極的想法打敗我,這樣的循環不斷地重複著。

想法與行為不斷矛盾打架,一直消耗著我的心,到達一種程度,我的內心終於發出求救!

有一天,我在台上唱完歌,站在舞台旁邊時,心裡突然聽到一句話: 「你就好好地當你自己。」當下的我面無表情頓時眼紅鼻酸,一下台眼淚便不自覺地不停從臉頰兩旁流下來,我覺得是我心的眼淚。這句話暖暖的,帶著理解與安慰,還有鼓勵,或許上帝聽到我內心的吶喊, 把這句話送給了我,沒想到,這只是新旅程的開始。

璽恩
▲有一天,璽恩站在舞台旁邊時,心裡突然聽到一句話: 「你就好好地當你自己。」(圖/時報提供)

不完美, 你還愛我嗎?

我很喜歡跟朋友相處,但其實久了也會累。長久以來,我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直到後來有一段時間我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想跟陌生人接觸,甚至連朋友也不太主動聯繫,這對我的個性來說很不尋常。

因為太容易接收到別人的情緒,觀察到身邊人的需要,看到別人需要幫忙的時候,更不可能沒事地經過。並不是大家要求我這麼做,可能是老大心態,也可能是自己雞婆,常常把別人的事當作自己的事,久了當然會累!而且成為這樣的角色之後,來找我的人通常都是想要找我幫忙的人,因為他知道我願意幫忙,也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給他們意見,一陣子過後,我開始厭惡這樣的關係,有問題的時候才找我, 沒事之後人就不見了。沒錯,我覺得我被利用了!

從小我就想,如果要結婚,嫁給任何職業都可以,就是不要嫁給牧師, 實在太辛苦了!不只牧師本人賣給教會,可能連全家都一起賣了。當然我指的不是真的「賣了」,而是生活中的優先次序變成忙著照顧別人的需要,家人反而往往被排在最後,我真的很討厭這種感覺。我想不是只有神職人員,在公司的主管、學校的老師、計程車司機都有可能把工作和家庭的優先次序搞錯。但是往往事與願違,我的未婚夫在婚禮當天順便按牧,白話一點就是同一天正式成為牧師。我真的是哭笑不得,但嫁都嫁了,當然還是支持他的決定與工作。不過他很貼心地在婚前跟我說:「你就做你喜歡的事情,你不需要當師母。」我真的鬆了很大一口氣,不然應該會無限期延期婚禮吧。

雖然我們有共識,但是身邊的人仍會有「師母」或是「老公是牧師所以你要……」的期待。雖然我看起來很叛逆,但依照我善於洞悉人的期待,不願讓人失望又同理心氾濫的狀態,我變成默默地燃燒著自己的生命為他人而活,做著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別人認為應該成為的那種人。

小美(化名)是我在十年前在圈內認識的朋友,一開始她對我很熱情,說我唱歌很好聽,人也很好相處,當然也因為談得來我們越來越親近, 過了一段時間,她常常會跟我傾訴她的煩惱和困擾,在電話中哭著跟我說她的經歷與心情。同時我也想流淚,因為她打電話來的時間都是半夜一、兩點,看到來電時我無法不接。

周先生(我老公)有時會睜大著眼睛、皺著眉毛,用眼神問我是哪個這麼沒眼界的人半夜打來? 我也只能擠眉弄眼地回他:「她就是心情不好才會這時間找我啊。」 沒想到這種半夜的訴苦電話三不五時就打來,基本上聊天的內容都是大同小異,久了之後我心裡想:「她只是想找人說話吧!不過可以不要半夜嗎?」但是拒絕她的話我講不出來,每次吵到周先生我也很不好意思,他因為我不會適度地拒絕人有些不開心。

有一次他跟我說:「你知道她這樣常常打電話給你,會影響我們夫妻關係耶!」我回他說:「還好吧,你去睡啦!」其實當我這樣回他時,我們的關係確實已經受影響了。我的生活次序變得亂七八糟,我成為了自己最不想成為的人。

小美的工作常常要離開台灣,所以有一陣子比較沒聯絡,幾個月後, 我跟我與小美的共同朋友聊天時,朋友問說:「你跟小美怎麼了嗎?」 「沒呀!什麼怎麼了?她不是在大陸工作嗎?看她什麼時候回來再約啊!」「那是有發生什麼事嗎?她怎麼說你跟她接近是因為你想紅。」 「……蛤?」我的腦子空白了兩分鐘,驚訝到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眼球轉啊轉,試圖想出一個合理的答案,但是我想不到。

從驚訝變成憤怒,但是我表達不出來,想罵也罵不出來,「老娘如果想紅也不會找你,如果我想紅,就不會半夜聽你哭夭了。」當下超想衝出這句話,但我沒種說出口。

回家後,那句話的後座力仍然存在,我委屈地跟周先生說了來龍去脈, 他很冷靜地回我:「我就叫你要劃界線啊!」這句話在當下特別刺耳,我沒有要你說教,只要安慰我就好,但他是對的。

因為怕朋友對我失望而不敢拒絕,不會Say No 。因為我把朋友看得比自己重要,選擇忽略了自己的內心話,其實好多時候我想說:「我很累想睡覺,可以明天說嗎?」、「我不愛吃生的耶,可以去吃熟食嗎?」、「你要不要找別人陪你去呀?這個我沒興趣」、「今天我有點忙,現在不能聊,改天再說囉!」

我一直強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難怪常常覺得自己很委屈,這樣的友情也無法長久。後來我才明白,當自己內心不夠強大時,也沒有辦法照顧身邊有需要的人。就像飛機上的緊急逃生宣導影片,得先戴好自己的呼吸器,再去幫小孩或同行有需要的人戴上。如果我總是在逞英雄,如果我燃燒殆盡,要怎麼愛我愛的人呢?於是我開始卸下所有身分,當我誰都不是,不需要滿足任何人,只是好好地跟自己相處,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心中的傷口就慢慢自癒了。

最近跟幾個朋友聊到這件埋在心裡好久的事,會再次提起,是因為想要跟我喜歡的人好好當朋友,在關係中沒有害怕的朋友,希望踏出信任的那一步。當我分享了我的故事,非常感謝他們給我的回應是:在友情中我不需要逞強,只要沒有包袱地當我自己就可以了。

▲璽恩認為孤獨是自己種的種子,必須重新種下新的種子,才能長出信任的樹。(圖/時報出版)

撒什麼種收什麼果

這也不是什麼多難的道理,但卻是最容易忘記的事情: 想要瘦就是要好好吃、好好運動。想要成為好樂手就是每天勤奮練琴。

「種什麼就收什麼」我很熟悉這個原則,但除了做事之外的事呢?

想要有好的婚姻關係,就要有良好的互動溝通。想要有真實的友誼,就要敞開心說實話的空間。想要有自由的人生,我該怎麼努力?

我跟周先生的相處模式屬於比較獨立的,我不需要他常常在我身邊, 也不需要他接送我,從交往時就是這樣,我們對彼此都有一定程度的信任與安全感。但是有時候我對他太有安全感就變得踩到他的界線, 換句話說就是不夠尊重對方。有好幾次我跟他從不同地方要約碰面, 我總是遲到。因為我心裡想:「不管怎麼樣他都一定會等我!」所以我都無法準時結束前一個約會,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離開。

有一次他問:「你在哪?」 「快了快了,我在付錢要過去了」 周先生聲音一變:「我在家裡處理事情好了,你想去就先自己去吧。」

我就想起來,之前他說:「上一個約會準時結束有這麼難嗎?你沒有跟朋友Say No,就是對我Say No,讓我空等!」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生氣,但是他一定很沮喪老婆每次都說話不算話。然後,我發現我最常對他這樣,對朋友都不會如此殘忍,我在我們的關係種下一個讓他不信任我的種子,看似小事,但是不信任不都通常從小事開始的嗎?

當然是我改!必須重新種下新的種子,才能長出信任的樹。

因為我的驕傲也好,愛面子也好,不肯示弱都好,都讓我即使知道身邊有好朋友,也愛我,但還是會感到孤單,不是朋友不願意了解我, 而是我有沒有選擇信任他們,分享我遇到的難處。有一次跟朋友們在登山的路上,我跟他們分享當時低潮,說完之後我還問他們會不會覺得我很掃興,出來玩還一直講自己的事。他們說:「不會啊,你可以常常跟我們分享,我們很樂意聽。」我的眼眶頓時紅了。

孤獨是自己種的種子,原因可能很多,成長的環境、自我懷疑,或種種原因累積而成。在心受傷時所種的種子,難免帶著或深或淺的傷痕, 長出來的東西多少也帶著某些不完整,除非自己願意改變,願意原諒或放手,當我們跨出這步願意原諒自己或別人的決定時,很多事情就會慢慢改變。

在我錄製的YouTube 節目《可以勇敢》中,Ligi 常常提到這三句話:

「勇敢地去愛,像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勇敢地去盼望,像從來沒有失望過一樣;勇敢地去相信,像從來沒有被欺騙過一樣。」

沒有什麼事是容易的,但是當你有一個信念、有希望、可以看到未來, 過程就變得有趣多了!所有撒的種子,必定會開成美麗的花。

 

本文出自《 你就好好當你自己:不完美也值得被愛的勇氣 》 時報出版

 

璽恩新書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