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觀點淘星聞

演媽就拿獎?鍾欣凌藉《我的婆婆》黑化再拚金鐘視后 越被網友討厭越紅

▲許傑輝(左)和鍾欣凌因《我的婆婆》雙雙入圍金鐘獎。(圖 / 公視提供)

「我演女主角能演多久?以後我就要演女主角的媽了!」許多女演員們拍戲的真心話,就是遺憾演不到主角,未來還得擔心演別人的媽,即使年紀相差不大,無奈人生很現實,偶像劇裡年輕就是本錢,偶爾就得演好姊妹的媽,不過,風水輪流轉,誰說演媽媽不好!近年金鐘獎最佳女主角們,得獎名單展開全是一票媽媽!

▲鍾欣凌(右)、吳朋奉2019年奪得金鐘獎迷你劇集男女主角。(圖/NOWnews攝影中心)

鍾欣凌今年以《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的婆婆一角,入圍金鐘最佳女主角獎,同時還和郭彥均以《超級總動員》入圍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雙料入圍是極大肯定。這也是她第三次叩關金鐘視后,前兩次分別以《雨後驕陽》、《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貓的孩子》的媽媽角色,順利獲得女主角獎。

不被外界「瘦才是漂亮」的社會審美觀制約,2019年金鐘獎典禮,鍾欣凌穿著大尺碼華麗禮服,走上頒獎台時,翻出偷藏在胸前的感謝詞小抄,一上台就感動到泫然欲泣,大喊「我是諧星,我會演戲」 的致詞,讓人印象深刻。她還特別感謝造型師,因為造型師對她說「你不用減肥!胖胖地上台就很漂亮!」

鍾欣凌的表現,不但顛覆傳統審美,也顛覆了媽媽的戲劇形象。主持時圓潤可愛、毫無殺傷力的親和形象,一直為觀眾們熟悉,並獲得俏皮的「粉紅豬」綽號,但在入圍的3部戲劇裡,鍾欣凌的媽媽形象相差甚遠,《雨後驕陽》的勢利自私、《貓的孩子》裡的情緒勒索、到《我的婆婆》的處處刁難,這些黑化角色很有爭議,甚至讓她被網友批評「怎麼那麼討厭」!

▲鍾欣凌抱著兒子準備給她的杯子痛哭。(圖 / 公視提供)

越被討厭越會紅?視后的演技就是如此,讓觀眾忽略她私下的真性情,完全入戲到對鍾欣凌有了情緒,她在《雨後》承接年輕時期由小甜甜飾演的角色「阿霞」,有了下一代後,不再溫順好相處,「中年阿霞」為保護家庭爭取利益,個性轉變極大,觀眾無法接受,網友甚至留言「我不想看諧星演戲」,拿外形攻擊她,一度讓她嚇到失眠,還好有朋友在旁開導,風光問鼎金鐘影后後,心情豁然開朗,「我現在心臟比較大顆了」。

迷你劇集《貓的孩子》裡更是黑化升級,鍾欣凌詮釋被家暴的母親,把強勢丈夫出軌、被毆打的壓力,一股腦釋放到兒子身上,頻頻以學業壓力展開情緒勒索,望子成龍的結果,慘遭兒子反擊掐脖子,情節非常虐心,恐怖虎媽一角,讓她再次上台獲得殊榮。

▲鍾欣凌在《貓的孩子》裡飾演被家暴的媽媽,將生活壓力都宣洩在兒子身上。(圖 / 公視提供)

媳婦熬成婆,鍾欣凌在《我的婆婆》裡化老妝,染上白髮鬢邊,撐起一家傳統餅舖「珍賀齋」,卻遭逢小兒子英年早逝,眾人爭奪家產的灑狗血情節,因婆媳關係緊張,她處處刁難「小鷗」黃姵嘉,被網友恨得牙癢癢,最後忍痛離家出走,撒手不管家務事。隨著劇情推展,觀眾才發現看似冷漠自私的她,其實早有安排,暗中支持媳婦開新店,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婆婆,其中演技轉折,令人折服,原來「婆婆真的很可愛」。

鍾欣凌不斷挑戰自我,展現多種面貌,而影視劇裡的媽媽們形象,也不再是以往早期電視劇裡的苦命阿信,必須溫柔婉約、逆來順受,全盤接受命運安排。堅強的媽媽偶爾會脆弱,會染上憂鬱症哭泣,會歡笑亦會情緒勒索,更寫實貼近真實人生的縮影。

《我的婆婆》鍾欣凌黑化刁難媳婦 遭人嫌「怎那麼討厭」
▲鍾欣凌黑化刁難媳婦,慘遭網友嫌棄,隨著劇情推展,才發現她是個好婆婆。(圖 / 公視提供)

我們可以看到《俗女養成記》裡的于子育,從震驚到坦然接受兒子是同志;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的謝盈萱,失去摯愛後,茫然詢問心理醫師「他對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嗎?」《我們與惡的距離》裡,賈靜雯嗆殺人兇手的妹妹:「我兒子有活下去的權利嗎?」

這一刻我們感慨了,永遠無私為孩子付出的媽媽,原來,更需要別人給她一個擁抱。

金鐘獎就是那個溫暖擁抱,這幾年,演媽媽拿獎機率變高,女星們也不再那麼排斥演媽媽了,于子育、鍾欣凌、楊麗音、林美秀這些親切又可愛的「國民媽媽」們,彼此鼓舞打氣,分享對方影視作品,串連成影視圈最溫暖的一股力量。有了獎項肯定,代言、戲劇機會增加,荷包跟著變滿了。

隨著年齡增長,結婚生子的身分轉變,媽媽角色對女演員來說,可以是加分,而不再是減分,她們能陪襯當綠葉,也可以是戲裡最美的紅花。今年最大遺憾是《未來媽媽》裡的郭書瑤,她把女性備孕心路歷程的掙扎與不滿,表現得淋漓盡致,沒能入圍金鐘是一大遺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