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觀點淘星聞

雪莉之死/當天使不再清純,就是壞女孩嗎?

韓星雪莉14日晚間自殺了,年僅25歲,震撼韓國娛樂圈。

25歲,照理說是大學剛畢業不久,正值對人生最有雄心壯志的時候,但雪莉卻已來到最痛苦與絕望的一刻。

韓媒報導,雪莉是在家裡上吊自殺的。

自殺行為研究裡,「上吊」和「燒炭」這兩項,被視為前置作業最多、痛苦最強烈的選擇,除了要準備很多道具,死亡的過程中,他們還得忍受強制性地、無法呼吸地掙扎。

雪莉咬牙做了,足見她死意堅決。

爬梳雪莉人生,發現她這些痛苦並非突如其來,而是長期累積下來的結果。造成雪莉痛苦的根源,不單只有憂鬱症,還有外界對她一路走來的批判,上至演藝圈,下到群眾。

雪莉是童星出道,2005年在韓劇《薯童謠》中飾演「善花公主」的童年時期。她五官清秀、演技自然,天生吃明星這行飯,獲得不少觀眾的注意,便被韓國知名經紀公司SM娛樂簽下,以女團f(x)出道。

女團f(x)成員分別來自中國、美國與韓國,團體風格屬於「個性派」,和當時走甜美路線的《少女時代》《Wonder Girls》不同,反倒給觀眾們新鮮感,在當時三團屬於分庭抗禮的局面。

當時,雪莉與水晶(krystal)並列年紀最小成員,而雪莉在團內代表的性格屬性,走的也是符合她年齡的「清純小公主」路線。那時見她開開心心在舞臺上表演、接受訪問、上節目玩遊戲,看似什麼都好好的。

直至近年從雪莉在時尚雜誌或是電視訪談裡,當被問到f(x)時期,她總是一概回答,那是她產生嚴重自我懷疑的時刻。

我們才知道,她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不開心了。

 「從小到大都是別人要我做什麼,我就乖乖去做什麼。」她接受《W》訪問時提到:「很多事情別人都會幫我安排好好的,因為覺得我年紀比較小,可能不懂吧,但是我在做的同時,常常會覺得,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嗎?」

物極必反,由於一出道就被定義為「絕對的清純」,小時候不懂、傻傻照辦了,但隨著步入青少年時期,少女們開始出現自我辯證,造成雪莉這種「不瞭解自己」的感受越來越強大。

不只雪莉,綜觀好萊塢童星出身如麥莉、琳賽蘿涵、凡妮莎哈金斯等人,原本是清純路線,為何之後紛紛走上反叛道路?

就連歌后泰勒絲,她最初走的也是金髮芭比形象,期間我們也是看著她一路改變,看著她寫出叛逆的「Look What You Make Me Do」(是你們逼我的),用創作宣布自己「真的受夠了」

正常少女的成長過程是循序漸進,藉由不斷試錯來認識自己。可明星不一樣,明星有點像是商品,需要先建立風格,才會有市場性。

很多經紀公司會趁著少女們懵懵懂懂的時期,幫她們迅速建立起一個形象,哪怕這個形象根本就跟實際上的她們差很多。

但多數我看到的都是,少女們在還不夠了解自己時,就已經被定義。於是後來,當她們真正懂了、想試圖做回「舒服的自己」時,就會被群眾打擊,因為大家都「習慣」了原本的她們。

雪莉便是一例,和大14歲的饒舌歌手崔子交往,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光,但卻是外界認為她開始「走鐘」的起點。

他們在IG大方曬愛、分享露骨的親密照,崔子還寫下了《吃做睡》,講述跟雪莉交往時多麽快樂,每天就是吃飯、做愛跟睡覺。

與原先清純形象差異太大,網友們便開始攻擊雪莉「變了」、「蕩婦」、「不檢點」,即便她留過好幾次言說:「我覺得跟他(崔子)在一起很自在」,卻沒什麼網友想理會,他們只在意雪莉「變壞了」,天使跌落神壇,形象不符期待。

他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她究竟是有傷害到誰?她的「變壞」是有犯法嗎?

 


和崔子交往後不久,雪莉便宣布退團,外界對她的罵聲更加慘烈,說她是毀滅團體的「戰犯」,但她不想管了,她說,她想開始做自己。

撕下清純天使的標籤,雪莉開始走上她的反叛旅程,她會跟朋友開心跑趴、拍攝性感、充滿性暗示(但卻沒有過度裸露)的生活照。後來,她還決定不穿胸罩趴趴走,在節目上鼓吹女性「解放乳頭」

 「我一直沒有逃避別人的異樣眼光,因為我希望大家能夠放寬心態,不要再對這件事(不穿胸罩)有偏見。我很想打破對這件事的固有思維,也想跟別人說:這根本沒什麼!」

在民風保守又壓抑、女星自殺率極高的南韓娛樂圈裡,雪莉叛逆而張揚的態度,讓她成為圈內獨特的存在。

雪莉仍然相對幸運,外型甜美,加上勇敢做自己的態度,不少時尚品牌很欣賞她。許多美妝、時尚品牌活動以及雜誌依舊能常見她的身影。

她的經紀公司SM娛樂也沒有冷凍跟解約她,反而處處包容,甚至讓她的新歌「Goblin」大膽描繪出人格障礙的故事,她可以明目張膽去衝撞韓國演藝圈的性別框架,高唱女性身體、性意識的自主。

檯面上她努力為女性真正的自由奮戰,但檯面下的她,早已經被從女團時期開始的憂鬱症弄得殘破不堪。

雪莉談過自己的憂鬱症,起源正是網友們對她大量的批評,除了男性的「視線強姦」和性騷擾留言,她也會收到很多拒絕她做自己的女性,說她丟了女人的臉,雪莉不解:「我有傷害過任何人嗎?我跟朋友們出去做的事情,喝酒狂歡,你們可以昧著良心說,你們都沒有做過嗎?」 


看過一集節目,主持人問雪莉:目前最大的願望是什麼?雪莉嬌憨地笑了,溫和回答:「我希望觀眾能夠疼愛我一些些,一些些就好。」

現在看到這一段,我真的非常心疼,心疼地想哭。雪莉儘管表面上說不在意,拼了命的反擊,可是她言談中仍然掩飾不掉「期待『真正的自己』能夠被認同」的渴望。不認同也沒關係呀,理解就好。

她就是個孩子,還沒辦法那麼堅強。

到底是誰害了雪莉?是保守的韓國演藝圈、是強大的輿論批判,還是無法翻轉的性別壓抑?我們就先別再追究了。

從雪莉之死,我們不難發現女性在社會價值觀的框架下,還有很大待衝破的空間;也期許自己能夠多些同理心,學習接納那些和我們觀念不同的人,懂得去欣賞那些勇敢做自己的人。

來我的專頁,陪我聊娛樂圈的大小事:Naima希希

我的IG:Naima希希

圖/雪莉IG

Tags : 雪莉
奶媽Naima
是娛樂記者,也是筆者。寫明星的風花雪月,給你打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