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李安演講遭問「直男憑什麼拍同志片」 高EQ回應:這個世界無法分類

Share

國際名導李安將與威爾史密斯來台宣傳新片《雙子殺手》,早年他憑《斷背山》一片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日前他到對岸復旦大學演講,被台下聽眾當面質疑:「為什麼直男可以拍同性戀電影?」對此,李安表示:「這個世界很複雜」。

李安認為,硬要區分男女、陰陽,把它們硬生生隔開,這種分類很粗糙,因為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很多元素在裡頭。「我們男人裡面都有女人在,女人裡面也有男人在,社會中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成分,這不是可以簡化,甚至故事化的。」

李安回憶最初拍片時,他選擇的題材就是探討父子和同志的《喜宴》,但會看他電影的受眾有80%是女性,他確實也被同行質疑,認為直男怎麼有資格懂同性戀?第一次拍的時候不太適應,覺得陰陽怪氣的,怎麼調試、怎麼拍怎麼弄,後來拍到一半的時候我太太帶小孩來探班,我的同事都說,哎呀這個人怎麼還有太太。那個時候風氣沒有那麼開放,台灣也是。」


「公司的人求我,拜託你不要拍這個好不好。我心裡也挺害怕的,但拍完也沒事,還挺賣座的。」

他繼續延伸到《斷背山》這部電影,認為該片講得不單單是同性戀,還有美國西部的牛仔文化。李安提到他在拍攝該片時,特別跑去與原著作家聊天,他表示該名作家雖然寫的故事是關於男性牛仔,但他的性別卻是「女性」,且還是「直女」,但在和女作家聊天的過程裡,李安卻悵然地落下眼淚。

難道身為女性跟直女,就無法進入、感受男同志的內心世界嗎?

「她是一個女作家,而且是個很直的女作家,她寫的這個短篇小說,然後我來拍這個電影,本身也是很奇妙的。我們做藝術的,感應到奇妙的東西,不願意把它搞清楚的,在恍兮惚兮之間把它做出來最好。」

李安說,這種「世界很大、很複雜」的感受,他無法立刻講出個所以然,「我也不曉得我拍同性戀為什麼就比異性戀賣座,我真的不知道,我想是跟我的個性有關係吧?」

「但我還是想補充一句:人是不能用男女、陰陽,百分之五十和百分之五十這麼粗糙地去分類。我們每個人的內中都有很多元素在裡面的,道家講裡面陰的人,外面是陽的,裡外相反。我們男人裡面都有一個女人在,女性裡面有男人在。」

「我越做越久,覺得這個世界不是這個樣子,他很複雜。電影也不該只是這個樣子。其實整個電影應該更多元化,我們可以有很多的想頭,有很多細節的東西去體會、切磋,可以去互相相濡以沫、了解的。對我來講,不那麼簡化成男女、直彎、怪異不怪異的話,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會是更理想的。」

Advertisement
希希 Naim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