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最大的本事,就是陪了你一輩子

▲讓我們在新的一年,一起用力地、更用力地相信愛情。(圖/Shutterstock)

 飛海南島三亞的航班很奇怪,在我坐下的一瞬間以為自己買錯了機票,前方目的地是宇宙養老院。機上差不多一半是老人。我旁邊是一對六、七十歲的夫妻。

我因為頭疼一直閉著眼按著腦袋,旁邊的爺爺輕輕拍拍我的手臂:「小姑娘,你是第一次坐飛機,不習慣嗎?」

我睜開眼,是兩張關切的臉。我搖搖頭,還沒來得及說不是,他又接著說:「我們也是第一次坐飛機,我老伴也害怕呢。」他抓著身邊奶奶的手,拍了拍又皺皺眉。「對了,小姑娘,飛機上有降落傘嗎?」我一楞,仔細想了想每次都會放的安全須知:「每個人都有救生衣在座位前方底下的,降落傘應該也有一些吧。」

「嗯,那就好,我怕出什麼事,有就好,我老伴就沒事。」他臉上稍微舒展了些。
我噗哧笑出來:「您可別嚇唬奶奶。哪兒會出什麼事呀?」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低頭使勁晃了晃奶奶的安全帶,看綁緊了沒。
我以為他們只是一對第一次坐飛機的普通老人,卻完全沒想到,接下來的一路,我這隻單身狗,幾乎是被這對老人餵了一路狗糧。

飛機起飛的時候,奶奶說耳朵疼,爺爺著急地給她捂住,發現沒用,不停地給她揉。時不時地把保溫杯拿出來給奶奶倒杯熱水喝。來飛機餐的時候,一點一點把飯裡面的洋蔥挑出來,瞇著眼自言自語:「我這個老伴呀,幾十年前就不吃洋蔥,也不知道什麼毛病。」然後一臉寵溺地把盒子遞給她。

遇到氣流飛機不停地顛簸,第一時間把奶奶摟在自己懷裡:「別怕別怕,我在呢,要死也有我陪著。」

奶奶要去上廁所,爺爺走在前面,一步一步攙著她過去,哪怕自己也站不大穩。吃完飯,掏出包裡保鮮袋包著的柚子,剝好皮,掰成小塊,一塊一塊遞給奶奶。

飛機轟的一聲落地後,爺爺問奶奶,下次還想坐嗎?奶奶說:「你陪我,我才坐。」爺爺一臉驕傲地回頭跟我說:「你看,她就是這樣,去哪兒都要我陪。」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我的眼眶就這麼一路潮濕了幾回。

無論哪個年代,其實都不缺誘惑,也少不了瑣碎和爭吵,可幾十年的光陰,他們就這麼愛著,一秒又一秒。到頭髮花白,牙齒鬆動,他依舊把她寵成個丫頭。
我突然想起另外幾對讓我印象深刻的老夫妻。
在冰島的時候,住在一對夫妻家裡。他們沒有太多溫情的對話,可是卻是另一種讓我燃起希望的互相扶持和陪伴。

我印象特別深的是,我離開的時候,房東先生摘了兩株草給我,說這是冰島獨有的植物,叫Link,和我的名字Lingkai一樣。我驚喜地拍了各種角度的照片。房東太太在一旁笑咪咪地看我忙完後,慢條斯理地說:「你年輕時追我,也是摘了兩株草,說草的名字叫Join,和我的名字Joye一樣,這麼多年了,你騙女生的把戲還一樣!」說罷他倆相視大笑,穿著短袖在攝氏零度的空氣裡相擁而吻。

去年冬天的時候,他們給我寄來郵件,說大雪封了山,他們出不去,也沒有足夠的食物了,分享幾張冬天冰島的照片給我。
我以為我即將看到的會是冰島了無生氣的樣子,以及憂愁的他們,可事實上我卻看到了兩個不能更開心的大孩童。
他們居然挖了雪,在家門口泡起了溫泉!他在她的鏡頭前像勝利的戰士一般揮起鏟子,她在他的鏡頭前美麗地舉起酒杯。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無意間闖入的遠離城市幾百公里外的他們家,每日只有彼此相對的他們,卻仍能如此相愛。
難捱的日子,他們苦中作樂,看到的只有彼此好的那一面,始終笑著相伴。生活的每一種樣子都讓人期待。

啊,還有一對。
我蹲在冰島米湖路邊哭的時候,一對夫妻走過來,頭髮花白的男人對我說「Life is good」(生命是美好的),笑著遞給我特地去旁邊商店買的玩偶。
我回過神的時候,他們已經走了。我趕緊追上去感謝,他搖搖頭說沒事。他擁抱我,拍拍我的背說「Love is strong」(愛情是堅強的),在我耳邊重複,「Love is strong」。
然後他深深地擁抱他的妻子,彼此充滿笑意與愛意。在我面前,抱了足足有一分鐘,互相在耳邊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
然後攙扶著走進寒風裡,四季如春。

我怔怔地看著他們的背影好久。原來好的伴侶,像水,融於水;像光,點亮了光。
還有許多我來不及記錄下的瞬間(比如在飛機上),是那些老人向我們證明了愛情。
這個世界每天都上演著背叛、分手、翻臉、仇恨。可看到這些,又有什麼理由叫嚷著再也不相信愛情了呢?

讓我們在新的一年,一起用力地、更用力地相信愛情。

 

本文出自《你以為的懷才不遇只是懷才不足而已》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