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之前,有個重點先看看對方是否能做到

Share

女人的生活中,是避免不了家長里短的。
哪怕她鮮衣怒馬,享盡人世繁華;哪怕她衣裙款款,高跟鞋踩得錯落有致;她的人生裡,也少不了一些愛恨情仇。
相較而言,阿耶的愛和恨,比例嚴重失衡。當恨大於愛太多的時候,生活的階梯就可能崩塌了。阿耶說,崩潰是遲早的事,說不定過不下去就離了。
在這場對弈中,她最終想明白,有些人不值得。

阿耶是我在一場活動中認識的朋友,後來彼此投緣,便一直聯繫著。中秋假期第一天,她約我出來小坐,本以為是開心的姐妹聚會,沒想到卻見證了她的梨花帶雨。
阿耶與丈夫結婚五年有餘,有個特別可愛的女兒。最開始的時候,阿耶的朋友圈完全是花式秀恩愛:丈夫買了Tiffany的戒指,上面鑲嵌的鑽石在燈光的照耀下光芒萬丈;丈夫把他的父母接了過來同住,說希望給她最好的照顧;丈夫睡前都要給她一個晚安吻,浪漫死了……她結婚之後的人生,似乎已經毫不費力。一切都被安排好,她只需要點個頭,或者簽個字就好了。有人為她安排一切,有人管她的衣食住行,這很好,不是嗎?

一度以為,她嫁得如此之好,簡直是婚姻中被寵愛的典範。所以她的離婚,如同平地驚雷,一下子炸醒了我們一群旁觀的吃瓜群眾。
阿耶說,她開始也以為那是完美的愛情。
後來呢?後來,意識到那不過是一種被美化了的控制。
她的丈夫,大男子主義極其嚴重,尊崇男主外女主內的婚姻模式;不僅如此,對阿耶的日常生活諸多挑剔。
阿耶結婚之後,聽從丈夫建議,辭掉昔日工作,做起了全職主婦。後來女兒出生,全職主婦變成了全職媽媽,生活圈子彷彿一夜之間只剩下了奶粉、副食品、紙尿褲;她在無人幫忙的境況中,逐漸變得悲觀消沉,遂與丈夫商量起要去上班的事情,丈夫卻頻頻搖頭。
他說:「不愁你吃喝,也沒讓你做過什麼粗重的工作,你安心在家看孩子就好了;況且爸媽催得緊,早點生個兒子是正經事。」

關於二胎的話題,女兒出生之後不斷,重男輕女的思想在公婆這裡以最大程度展現。他們希望得到一個孫子,希望阿耶秉承相夫教子的原則,做一個十足的好妻子,這些與她丈夫的觀念不謀而合,或者說,叫作蓄謀已久。
阿耶卻在這種催促裡,越來越焦慮。她已遠離社會三年,好不容易熬到了孩子入學,以為終於鬆一口氣可以開始新的職場生活,卻沒想到一次次商量無果。老公霸權主義思想極其嚴重,不僅不同意她上班,更為其規畫好了以後的道路,那就是生二胎。
她不願意生二胎。
一個孩子已讓她筋疲力盡,沒有月嫂、保母阿姨助力,日常生活的全部是吃喝拉撒睡。她每天早起睜開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盼天黑,生活逐漸貧瘠,結婚之後,再無快樂可言。

她說要去上班,他說在家相夫教子最好,不然他回到家沒飯吃。
她說出去與朋友聚會,他說要那麼多朋友幹什麼,照顧好孩子要緊。
她說不然開家店吧,他說賠了怎麼辦?
她說不打算要二胎,他說一定得生個兒子才行。
她說婆婆從不幫忙,他說應該的,不上班當然要靠自己。
她說:「你從前不是答應我什麼都聽我的嗎?」
他說:「這個家我說了算。」
阿耶說,她從最初的依賴,變成了最終的懊悔。她曾以為,這個為她安排好一切的男人,是出於愛,她只要做個安靜的美少女就可以了。如今再看,其實他是出於本能。他為她安排的,是他需要她達到的標準,是他喜歡的生活,從未給她選擇和辯駁的機會。
她已經痛苦到需要跟人說話聊天才能感覺到自己活著,其他時候整個人都是麻木的。
阿耶在這種被動狀態裡逐漸絕望。

一個女人,在婚姻中的不如意,並不一定是老公出軌,也不一定是婆媳戰爭;而是,她一個成年的女人,作為這個男人的妻子,孩子的母親,卻沒有任何的話語權。簡而言之,得不到應有的尊重。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婚姻還在歷經對女人工作的漠視和重男輕女的思想,我只知道一個女人經濟獨立很重要,應該選擇一個尊重她的男人步入婚姻。
在一段婚姻中,兩個人都是需要相互妥協和寬容的。若是一方強勢到底,一方委屈得要死,那肯定要出問題。阿耶的矛盾在於,如果她繼續依附這個男人,她同意生二胎,任憑丈夫說一不二,以夫為天,繼續做相夫教子,萬事聽信他言的婦人,便沒有這樣多的苦惱,日子會安穩,丈夫態度依舊良好。

然而,她是個有獨立思想的女人,她需要事業、朋友和人群。她希望自己的生活不是只剩下鍋碗瓢盆,她需要在很多事情上有自己的主張。
繼續婚姻的話,她就沒有這個權利。
在婚姻裡,男人往往受妻子情緒影響較大。
比如,妻子懶散邋遢,家裡便雜亂不堪,他的穿衣也會越來越不成體統。
妻子好善樂施,他也會跟著變得寬容多體諒。
妻子脾氣暴躁,他也跟著對吵並變得易怒易暴。
但他只知道與妻子爭辯,卻不知道根源在哪裡。
好妻子從何而來?從被尊重而來。
一個被尊重的妻子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
這讓我想起一個已經離職的同事,趙哥。
他妻子同樣全職在家,但他家的氛圍與阿耶家截然相反。我們曾在辦公室討論,趙哥家的幸福指數非常高。

說一件小事。辦公室的女生們都愛做美甲,趙哥便給我們推薦了一個美甲公司的工作人員,提供上門美甲服務。
這個工作人員叫路路,她有一次來公司給我們做美甲,提起趙哥,說趙哥是她見過的最好的男人。
趙哥先給路路打的電話,他開口第一句就是:你們是否提供上門美甲服務?
路路說提供的,接著趙哥解釋,他的妻子沒上班,一直在家看孩子,孩子還小,風吹日曬的天氣都沒法出門,母子倆的生活單調又無聊,他想找個人陪他妻子說說話聊聊天。
趙哥表示,錢不是問題,加多少錢都可以,就是希望妻子的生活多一點趣味,他連連表示,一定要多陪他的妻子聊聊天。
其實在平時接觸中,我們一直知道趙哥是個顧家的男人。以前有一次聊起關於孩子的話題,他問我以前是不是也自己照顧孩子。我說是的,也做過一段時間全職媽媽。
趙哥連連對我說:「你真不容易,我老婆現在也全職在家,她也不容易;我下班回家看孩子兩個小時都覺得很累,何況天天看啊,你們太辛苦了。」
趙哥對妻子的好大家有目共睹,只要是利於妻子身體健康或者心情舒暢的事情,他都表示絕對支持。他覺得妻子辛苦,說不如我們請個保母,再讓爸媽幫襯著點,也清閒,想上班就上班,想跟閨密喝下午茶就去喝;妻子要出去玩,他就休個長假,一家三口去遠行;妻子看中一款包,他就尋找全市的專櫃買下來。

他的妻子呢?也會抽出空閒為他做一頓排骨湯,叮囑他開車要慢點,凡事有商有量;兩個人的感情,讓眾人豔羨不已。
一個被尊重的妻子,一個在婚姻之中說了算的妻子,必然樂意同時回饋給丈夫和家庭同等的尊重。
彼此尊重,才是婚姻最好的狀態。
結婚不是一件小事,重新洗牌的代價太大,需要你一開始就擦亮眼睛,找到一個尊重你的人。
就是說,你最好找一個能讓你有話語權的人結婚。
這個話語權不是要他無限制地縱容你,也不是要他事事聽從你的吩咐;而是他知道你的不容易,你提出的建議能夠被採納,你說過的話能被他記在心裡,他懂得你的辛苦和不甘心,懂你真正所需,並積極地從根本上幫你解決問題。
不要輕易為了一個男人放棄自己的工作或事業,不要輕易聽信男人說的我養你,不要讓表面的愛掩蓋相處的本質。你得知道,女人在婚姻裡處於弱勢情況的居多,除非你賺錢足夠多,還得你的男人有度量,他有可能會做家庭煮夫。否則,一旦有孩子,經濟條件無法支撐的時候,仍舊是你辭職,而不是他,哪怕他賺錢也並不多。

即便你真正做到了經濟獨立,也要重視婚姻的選擇權,看看你選擇的男人,給沒給你真正的話語權,是否真正地尊重你。

本文出自《世界上最大的謊言是你不行》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今周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