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愛指南淘心話

密絲飄/你明明這麼特別,為什麼只能是孤芳自賞?

▲婚姻(或者長久的戀愛),其實就是在想方設法把一件衣服做出各種穿搭而不顯突兀。(圖/Shutterstock)

上禮拜,我和我先生在餐廳裡差點吵起來。

我到現在還很生氣,使盡吃奶力氣才沒有在每天與他打照面時翻舊帳,覺得快受不了時就拿出手機開始玩遊戲,只留一隻耳朵聽他講話,然後敷衍的「嗯嗯嗯」,覺得這樣不行、夫妻間還是得要有和平且有共鳴的交談時,就努力想出一個不會讓彼此發怒的議題(通常是看網路上別人家的狗有多可愛,或者幹剿我們都很討厭的某個政治人物),所謂經營就是「刻意的努力」,什麼自然而然?自然而然通常不會有好下場,就像維持身材一樣,自然而然的下場就是中年發福,想要過得好,就是得刻意。

然後就得提起一部日劇。

十多年前《熟男不結婚》播映時,我好喜歡阿部寬,一個龜毛的、嘴賤的、其實覺得單身有點寂寞、但不相信能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另一半所以寧可忍受寂寞的人,他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堅持我都覺得可愛,尤其欣賞他那種「我就是這樣子的人」的理直氣壯,即使別人都覺得他難相處也無所謂的態度。

那大概是一種投射,因為我也很難相處,也有很多怪癖,總之,難相處的阿部寬最後還是和女醫生戀愛了,好棒的happy ending。

結果過了十年,這部日劇推出續集,續集一開始就講明了多年前那一場看似過盡千帆終於遇到對的人的戀愛的結局──女醫生受不了阿部寬,最後嫁給別人了,「果然太自我的人就是注定要孤獨阿」,第二季的開場充滿這種氛圍,然後過了十年後我終於懂了一件事,那就是:太有稜角的人不是沒有戀愛的機會,相反的,是比旁人有更多戀愛的機會,因為太有稜角的人就像是一件太有設計感的衣服,第一眼都是吸引眼球的,但是買回家之後呢?你的特別終究只是孤芳自賞,使用率通常很低,倒不如一件平凡無奇的素色棉T,搭件牛仔褲可以外出,穿舊了還可以當睡衣。

而婚姻(或者長久的戀愛),其實就是在想方設法把一件衣服做出各種穿搭而不顯突兀。

我和先生爭執的點是芋頭。那天我們去吃鴛鴦鍋,我喜歡在湯裡滾到軟爛綿密的芋頭,但他討厭裡頭的料撈起來都沾上一層泥,而夫妻吵架通常都是不大修飾語詞的,五分鐘之內對話就變成「幹,我以後再也不要跟你一起吃火鍋」跟「你是智障嗎湯匙一直放在裡面煮」。

不是我要自傲,說實在,我覺得我們在協調這些事情上已經很有一套了,大約兩小時後就找到了解法:以後改吃小火鍋,一人一鍋,就沒有這些問題,他可以煮他的湯匙,我可以煮我的芋頭。

但我們要各自消化的是「他媽的,跟這個人在一起我連火鍋都不能好好吃了是怎樣」的委屈和怒意,甚至還有一點點恐慌是,為了維持一段關係,我們究竟要放棄多少自我。

我不是在抱怨,而是覺得關於妥協和磨合,我們討論的太少太少了。很多時候,我覺得兩個人的相處像是擺出一種瑜珈姿勢,你可以硬擺,只求形似,但擺不了多久,因為你不知道是哪塊肌肉該用力,又或者是你知道但做不來,因為你從沒訓練過那塊肌肉。

在一件一件解決這些生活細項,比如芋頭阿湯匙阿、曬衣服的方法之類的瑣碎爭執中,很有趣的是,我發現自己的「方法」變多了,十年前我大概只會甩頭走人這一招,現在倒是多了很多不同的選項,就像很多農場文喜歡說,好的另一半是會讓你進步的。

只是農場文忘了提,進步的代價就是念書要念到十二點阿(苦笑)。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