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愛指南淘心話

低品質的婚姻,不如高品質的單身

▲人生就是一次次新陳代謝,有壯士斷腕,才能有絕地逢生。(圖/Shutterstock)

我們太羞於表達情感,

也太疏於索要。

那些有愛的婚姻,

都不一定能扛住未來的發展、

時間的洗刷,

更何況是湊合在一起的兩個人?

 

 

我很喜歡的一個作者說,他最常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人經常會拿著他寫的文章問他:你為什麼要分析這些?分析這些,對現實生活沒有任何用處。

尤其是當他批判一些東西時,他們更會說:這些東西差不多就行了,你為什麼要求那麼多?

大家在無形之中,似乎已經把湊合看成一種常態了。

 

記得朋友被逼婚時,她媽媽同樣說:你為什麼那麼挑?湊合著過就行了,婚姻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神聖,幾十年過下去後,你會發現,大家都一樣。

朋友反問她媽媽:「既然和誰結婚都一樣,為什麼您當初還要跟我爸爸離婚,為什麼不繼續湊合下去了?」

其實,隨意處置生活中很多需要珍視的東西,似乎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常態。

我一直都在想,為什麼大家會這麼看待感情?

人們在選擇要在一起過一輩子的人時,態度卻如此輕率。

細想下來,正是因為愛情在我們的婚姻中所占的比例太小了。

 

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們不敢輕易放縱自己去享樂,甚至把在婚姻中應該理直氣壯地要求愛情這件事,變成了一種令我們慚愧,一種羞於啟齒的過分要求。

就像《論語》中所闡釋的「一簞食一瓢飲」,我們一度以為,貧乏才是君子的標準姿態。

這真的是一種誤讀。

顏回這樣做,其實是因為他的超脫,他在知識中獲得了一種旁人無法領悟的極大樂趣,自然而然地壓縮了他在其他東西中體悟到的快感。

而我們卻覺得,不需要愛情,只要湊合才是對的。這完全不是享受的姿態,而是一種完成任務式的想法。

我們太羞於表達情感,也太疏於索要情感了,所以我們才會覺得,大概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親密關係只要能得過且過,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它去吧。

我們忘了,締結這種情感關係的人,是我們自己。

我們應該對自己感情的指向、未來負責任。

那些有愛的婚姻,都不一定能扛住未來的發展、時間的洗刷,更何況是湊合在一起的兩個人?

 

有一部電視劇,名字叫「假如生活欺騙了你」。劇中,男主角因為攀上了高枝,放棄了自己青梅竹馬的戀人,但他功成名就後,卻發現婚後的自己並不幸福。而他曾經的戀人,則負氣嫁給了一個對自己完全沒有感情可言的男人。結果,婚後兩人各種吵鬧、鬱悶痛苦,因為各種折磨,她年紀輕輕就身患絕症,臨死時瞪著一雙眼睛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這一生白活了!」

在我們的身邊,這種為了結婚而結婚的人並不少,似乎每個人都有一萬個理由:為了父母,為了世俗壓力,為了某些利益……雖然並不十分情願,雖然對對方沒有感覺,卻依然將就著領了結婚證,把自己劃定在成為囚牢的圍城,被判終身監禁。

 

記得知乎上曾經有個問題:你後悔和現在的老公/妻子結婚嗎?

有很多人在下面說後悔,因為他們當時並不知道,和一個不愛的人這麼長時間待在一起,是如此痛苦。很多人都說,如果他們當初就知道婚姻是這個樣子,絕對不會選擇結婚。

可是,這個世界開弓沒有回頭箭,把曾經湊合的婚姻強行解散,又會被新的議論傷害。

為了結婚而結婚雖然痛快,但只有走進婚姻才會知道,沒有愛情的婚姻到底有多苦、有多累。

 

也許,我看到的這些人,還只是那些敢於直面自己不幸福婚姻的人。

更多的人,都是在婚姻的圍城裡且過且將就,對外還要佯裝情深意濃,生怕被別人看出端倪。

其實,如果我們的餘生全是這樣的戰火紛飛、冷若冰霜,或者毫無樂趣、過一天算一天,還不如一個人過。

有時,低品質的婚姻,真的不如高品質的單身。

人生就是一次次新陳代謝,有壯士斷腕,才能有絕地逢生。

要學會接納和等待自己真正的心意,就要學會拒絕那種不適合我們的湊合。

為了我們自己也好,為了對另一個人負責也好,寧可等待,也好過和不愛的人湊在一起互相折磨。

 

願那些願意為愛守候的人,能等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另一半,擁有一份不將就的完整愛情。只有牽著摯愛之人的手走進婚姻的殿堂,我們才會有對婚姻的期待和憧憬,否則,完成這場儀式,對整個人生而言,毫無意義。

 

親愛的,別著急,如果餘生會遇見那個對的人,就算是晚一點,也沒有關係。

 

本文出自《別讓相愛,敗給了相處》方言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