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若能在當下勇敢一些,或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怨懟

Share

我們常常因為愛,而變得可憐。

Advertisement

有些朋友是這樣的,你們曾經有過很美好的時光,

後來因為彼此生活圈的交集變少,所以問候也逐漸少了。

可是即便如此,在對方有困難的時候,你還是會擔心,還是會想要拉他一把。

那是一通久違了或許超過一年的電話,

拜網路所賜,現在不管通話時間多長都不用怕會出現可怕的帳單金額。

總之,在前些日子他先是想約我見面聊聊,表示最近情緒很低落,具體原因沒有說,而我也就是那種,如果你想說我便會聽,如果你覺得勉強,我也不會追著多問一句的那種人。

有時我還覺得自己這樣的性格是不是過於冷淡了些。

後來,他因為自己剛創業所以相約的時間一直被推遲,

接著他時不時會問我有沒有什麼推薦的書可以看,

雖然他從不曾提出這類要求,但我依舊沒有問為什麼,

就列了一些書單給他就是了。

直到上個月,他在訊息中表示自己快要崩潰了,我們才按下撥號鍵開始通話,

一開始他顯得略顯尷尬,畢竟久久沒連絡,一開口就要講心事,他自己都覺得怪不好意思。

但是,這又有什麼呢,

人啊,本來就是要互相依靠啊。

他娓娓道來整個故事,從用字到語氣,都似乎可以感覺出他有想要表現出十分理性的樣子,又或者他本來講話就是這樣是我忘了,畢竟真的很久沒聯絡了。

大致上事情的始末是,他的”前女友”在他們還沒分手前就跟另一男人曖昧不明,而在他們分手後,這位前女友依然周旋在他和那個男人之間。

原因建立在心理層面與現實層面的關係,我的那位朋友從來都不想分手,只是因為那女生的一再堅持要分開,但與此同時,他們原是同居的關係,一同分租一間房子,這個時候分開,他無法一人負擔兩人的房租,而那女生也需要有地方住。

所以,事情就開始複雜了起來。

雖然名義上分開,但卻仍住在同一個屋子裡,即便他們也有一陣子釋懷這樣的處境,並且回到朋友的位置上,不再因為伴侶身分而感到有所壓力,所以似乎原本從前緊繃的關係也已經得到紓緩了。

不過基於他從來就不想分手,所以每每看著那女生走出家門,或接起任何一通需要走到房內去講的電話,他胃裡就不禁一陣翻攪。

他根本沒有真正的釋懷。

故事聽到這裡,不知道有多少人覺得荒謬,

至少我是其中之一。

但又似乎可以理解,愛總是能讓人輕易的變得卑微,變得可憐。

心裡明明知道這種時候,只要一走了之,

這像是被慢慢凌遲的痛苦就可以得到解脫,

但卻又不斷懷疑失去對方的日子,可能會比現在的痛還要更痛。

後來,因為這樣種種複雜的情感與妒忌在兩人間不斷產生衝突,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糟,女生的情緒常常處在不穩定的狀態,就是理所當然的接收前男友的好,另一方面對於無法回應前男友的情感而被質問時,便會陷入崩潰邊緣,激動時甚至對他拳腳相向,那是幾次濺血的難堪事件。

其實,我覺得能夠解決這件事的人就只有一個,

就是我那朋友。

他只要停止付出,他只要抑制住自己對她的留戀,

他只要不要在現階段抱有期待,他就能夠往前走了,

就不會被困在這難解的枷鎖中。

那女生也可以去追求她自認為的幸福而毫不顧忌,

他也不用整天扶著自己那脆弱的心臟,怕又再一次地摔碎它。

但諷刺的是,他跟我說,他其實也很清楚這些的,

但就是做不到。

我們常常因為愛,而變得可憐。

但或許在當下勇敢一些,將來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怨懟,

關於自己浪費了多少時間,和糟蹋了多少愛人的能力。

在低潮的時候,不要擔心會打擾其他人,找一個你認為會聽你說話的人,就算平時不常連絡,甚至不熟都不要緊,有時在最脆弱的時候,就只是需要一個抒發的管道,想要有一個不會隨意評論的人聽自己說說話。

人啊,本來就是要互相依靠。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