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婚後要記得的一件事情:婆婆不是媽媽

Share

六十歲左右的現代人,無論外觀和內在,都很年輕,和傳統上婆婆的印象真的很難吻合。有人在心理上抗拒是正常的吧?不知是不是自覺還年輕,所以這些婆婆比較不像傳統那樣認為自己是長輩,媳婦必須要有晚輩的樣子。

Advertisement

我剛寫專欄那時,婆媳問題僅次於外遇問題,好像婆媳是天生的仇人。那可憐的男人是兩女鬥爭的導火線,有人說是兩女搶一個情人。這現象似乎也不奇怪,十九世紀英國作家D.H勞倫斯當年被禁的小說《兒子與情人》,就有母親和兒子女友明爭暗鬥的情節。再加上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說「女兒戀父、兒子戀母」,婆媳好像天生就是情敵。

記得阿珊兒子交女友時,我們一起去看表演。那女孩坐在我們前排斜方,還沒開演時阿珊在我耳邊說:「妳看妳看她有什麼好, 眼睛比我還小!」我差點噴笑!天哪,好像所有的女孩都配不上自己的兒子(所有的男孩都配不上自己的女兒)。一年多後那女孩用事實證明自己是好媳婦,偶爾和阿珊談起,她都會瞪我一眼。

現在很多婆媳都可能各有職業,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關在一個屋子裡互相摩擦的情況不多了。南宋詩人陸游的媽媽不喜歡媳婦,硬逼兒子離婚,做兒子也只能寫〈釵頭鳳〉訴說悲傷的情懷。津島佑子的《太過野蠻的》書中,婆婆把媳婦逼成病,這些婆婆大都已成過去了吧?或只有個案。

曾有一位做婆婆的讀者說:「今天的婆婆哪敢欺負媳婦!不被媳婦欺就不錯了,她們有收入呀!」

婆婆和媳婦和諧相處的情形還是有,還有成為事業夥伴,成為聊天朋友,成為家庭助手……婆媳不是天生情敵。

不過有些婆婆還是認為自己經驗豐富,「妳丈夫就是我帶大的!」常常下指導棋,「孩子怎麼這麼瘦?要想辦法讓他多吃點」、「衣服穿得太少了,感冒了還得了,現在正有流感!」拜託!別把歡聚弄得大家一肚子氣。

婆婆不是媽媽,他們的孩子不是妳的孩子,請卸下自己的責任和擔子吧。

不過如果家中公婆不幸病倒或失智,照顧的重擔很多還是落在媳婦或女兒的肩上。真實的例子舉不勝舉,因為男性工作薪資比較高,因為女性比較會照顧人,所以她們理應承擔這責任。

有位女士在婆婆失智後,幾乎是被家人一致同意她要去照顧。由於她的子女都長大,而丈夫還沒退休,其他手足都有充分理由無法分身。但她經過思考,勇敢地拒絕了,寧願努力多兼差增加收入,請看護照顧,也儘量抽時間幫助看護。一開始家人和丈夫都不諒解,但幾年過去,婆婆從失智到臥床,情況越來越嚴重,照顧的工作越來越艱辛,照顧者自己也更需要身體健康,體力夠強才行。大家才了解這是條漫長的路,必須有外力幫助。

讀日本女作家垣谷美雨寫的《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書中的媳婦照顧臥床婆婆,還有個宅在家連飯都要媽媽送上二樓的兒子,和一個只會上班在家絕對只動口不動手的丈夫,兩個嫁出去認為照顧媽媽當然是媳婦責任的小姑。看上去不孤單卻是孤立無援, 背負重擔,要為家人做飯做家事,要應答日夜召喚的婆婆……好不容易丈夫退休,她想有人可以分擔了。但丈夫收回存摺和圖章說以後妳不必辛苦管帳了,留下三個月的家用錢和朋友去旅行環遊世界。這最後一根稻草壓下來,她離家出走了。

雖是小說,那些照顧者的辛勞、無助卻是真實的。我們周圍就有很多真人真事,有女兒、更多的是媳婦。

有一個報導統計「失智者」五十歲發病可再活三十三年、六十歲二十五年、七十歲十七年、八十歲十一年、九十歲五年……看了都心驚膽顫!而且據說越照顧得好越活越得久,真讓人無語問蒼天!而照顧長輩大都發生在人們生命的中年。長照不是媳婦一人的責任,也不是家中任何一個人的責任,是全家人的!

住在郊區,老後總是依老賣老,告訴年輕的朋友「要看我就來我這裡」,是朋友都不拒絕。

這天阿文和阿珊帶著水果來。淡水天氣極好,不知是不是靠海的緣故,風多夏天比台北市涼爽些。阿文羨慕地說:「真好!院子裡有樹!」都市來的人都這麼讚嘆。

「我現在很煩耶!媳婦滿月後要回去上班,希望我替她照顧孩子。我剛退休正想過自己的生活,但是也因為退休了沒事,好像應該幫忙。」茶過三巡後,阿珊皺眉嘆說。「不帶!把兒女帶大了,責任就了啦。妳不是要跟我一起去社區大學上課嗎?」阿文爽聲反對。
又是選擇題,人生除了不能選擇父母,成長後都是選擇。

就像要不要幫子女帶孩子吧,有人心甘情願樂在其中,有人勉強接受滿腹委屈,有人採半工制,有人是救急原則,有人卻很慘地帶到變成仇人。

我當年硬起心腸,早早告訴子女不幫他們帶孩子。因為父母養育子女是自己的責任,而且父母不應該錯過孩子的成長過程。隔代教養絕不是正確的方式,祖父母大都對孫輩寛容、甚至縱容溺愛。我也被抱怨過,也對自己的狠心檢討過。後來兒女都成了很好的父母,和他們的子女很親愛,感情濃醇,沒錯過孩子成長期的快樂, 我一直認為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有個朋友的女兒才爽呢,也做婆婆了,前兩天和另外兩個社區大學的同學一起去歐洲旅行。她對兒子媳婦說自己的責任已了,現在要過自己的生活。」阿文說。

「我也知道,但總是覺得自己身體還好,又有空閒,不幫忙帶說不過去。」阿珊皺眉輕輕嘆口氣。

「那也可以幫一部分忙,分擔但不是全部時間。阿幸就是這樣,只帶上午,下午送托兒所。因為媳婦覺得孩子整天在托兒所不好,所以問題是可以商量解決的。」我提議。

「孫兒孫女都是抱來玩玩的,他們實在太可愛了,我們有資格享受這樂趣。」阿文笑嘻嘻的掏出手機,亮出孫女的照片給我們看。

送走兩位小朋友以後,我在院子裡拔野草,想著她們的討論。以兩人的性格來預測,阿珊可能接受帶孫子,因為她不會拒絕。但她也可能會因為不能去社區大學上課而遺憾,希望她能和兒媳商量解決問題。

本文出自《給比我年輕的女朋友》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