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愛指南淘心話

如果老公外遇了,妳會怎麼做?

▲如果有天妳老公外遇了,妳會怎麼做呢?(圖/Shutterstock)

地球暖化氣溫高升,花兒都不按季節開放了。十一月裡在山坡看見點點白花在枝頭,大惑,近看樹幹上的牌子標誌著桃花。怎麼?不是「春季裡來桃花兒開」嗎?但它就是開了。春節期間陽光曬得人皮膚痛,路邊的杜鵑花像發瘋似的爭著開滿四處,也不是歌詞中「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小山邊」了。

人們大大小小在戶外曬太陽,年輕人脫得穿短袖,孩子們奔跑嬉鬧,發出金屬般的笑聲。我也在小路上散步,看見前面一對銀髮夫妻手牽手輕輕甩著,我稍趕兩步聽見兩人還小聲唱著歌呢。回家後用「賴」告訴朋友,有一位說是老情人吧,老夫妻會這麼浪漫? 大家圍剿她說怎麼不可能。其實朋友們的婚姻都很好,但大都「落入尋常」。恩愛不用表現,日常生活中已有卿卿我我了。

忽然手機鈴響,是阿惠用賴打來的:
――喂!阿珊的女兒小玉自殺了!
――真的!為什麼?前一陣還看見她!怎麼又有一個傻女人為丈夫外遇自殺?
――還不是她那渾蛋丈夫又搞外遇了。這小玉也是傻,丈夫外遇也不是第一次,乾脆離婚算了,犯得著把命賠上?太不值了。我們現在去看看阿珊,她正在醫院陪女兒。

我立刻收拾出門。小玉是個敏感纖弱的女孩,清秀的小臉笑起來甜甜的,我們這些阿姨都很喜歡她。結婚十多年了,有一男一女, 到最近這幾年不止一次聽到她丈夫搞外遇,阿珊頭疼得要命。做老媽的只要活著就得為兒女操心,女婿外遇也成了我們的話題,但誰又能為這問題解套呢?

外遇是人類婚姻中古老的故事了,幾乎是有婚姻就有外遇。而妻子的反應則大不同,以往是一哭二鬧三上吊,今天多了離婚,是古代女人沒有的權利。

有人夫很委屈地說:「我是被逼出來的,她成天疑神疑鬼,什麼什麼時候到哪裡去了?跟誰?為什麼不接電話?回到家就翻我的衣服、皮包,我一賭氣就找小三,看她怎麼辦!」
還有人說:「一回家就柴米油鹽、孩子,煩死了。」

有時看起來丈夫外遇好像不是單方面的,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是不是婚姻中出現什麼問題?現代人生活型態不一樣了,以前常聽說「進入他的心,先通過他的胃。」賢妻要會做一手好菜。有次我去買一只鍋,店員竟問我妳自己開伙嗎?很多家庭外食,做菜變成一種休閒活動了。也許做丈夫的紅粉知己,比做傳統的賢妻更符合現代人妻吧。

也是一位社會學教授說的:「越是傳統的賢妻良母,丈夫越容易外遇。」看來夫妻相處也要跟著時代走了。現代很多女性知識和常識都比較豐富,也比較獨立。但也有反駁: 「什麼都擋不住一心外遇的丈夫,所以沒什麼因果關係,碰上了就看有沒有智慧來解決吧。」

有位人妻選擇裝聾作啞,然後增加家用費,自己置裝旅遊,逍遙自在。有些男人既要小三又要家庭,她說:「可以呀,只要你養得起。」
還有一位性格爽直,知道丈夫外遇後,說:「什麼小三小四, 沒感情就是沒感情了。既沒感情就不強求,何必扯扯拉拉,人生很短還要浪費嗎?」
她很快辦了離婚,帶著兩個孩子生活,不帶怨恨,不當怨婦,沒有再婚,孩子們也身心健康地成長。她說:「離婚是人生的一個過程,每個過程都要勇敢理性地度過,才能繼續往前走。」

有人說男人外遇是因為一夫一妻的婚姻不合人性,不知是誰說過:「如果天下的女人都長得一樣,性格也一樣,我就不會想外遇。」
也許這真的是事實吧,交小三沒錢是辦不到的,就算小三不要男方的錢也辦不到。因此聽說有些人妻每天發給丈夫零用錢,但又聽說丈夫會想方設法把交給妻子的錢變少,自己的私房錢增加,真有趣,諜對諜。而決心外遇的男人是非常「堅定」的,有位人夫從結婚第二年就開始外遇,然後「一路外遇玩到老」,去世前還有一位比女兒年輕的小三。「成全」他的是那絕不離婚的妻子,因為她說離了婚就便宜了他們,他們就能正正當當結婚了。她戴著這「枷鎖」,直到丈夫去世才解開。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小三都是因為那男人有錢,曾有一位讀者對我坦露心聲:「我們是舊識,當年因為不得已的情況而分手。幾年後再遇見,好像是很自然地就走在一起了。也曾經再三想斷掉,但實在難以割捨。明知會妨礙雙方家庭,可是太難下決心了。」
我無法給任何意見,因為他們知道不該做的事情,卻不能不做,除了當事人自己解鈴,那鈴是不會鬆脫的。這種有真情的外遇,也最難解決。
不少小三可能盡一生努力要爭取名分,這是人妻最大的敵人。

「恨不相逢未嫁時」是人生憾事也是恨事,但人生總是有憾吧。有人婚後發現「嫁錯了人」,也是憾事。不過在外遇這件事上要拚命的常是人妻,好像很少聽到小三要自殺。一位心理醫生說得有趣:
「這是動物護食的心理,你去搶任何一隻動物盤子裡或嘴裡的食物,他都要跟你拚命。」
喔!說得有理,不過人的大腦勝過動物,應該有各種解決的方法吧!自殺或殺人的,拚命都解決不了問題。
「那也有例外,有的妻子會衛護丈夫,幫忙否認丈夫有小三啊。」一位男性朋友悠悠地說。
「誰?誰那麼大肚量?」
「政客的妻子嘛,你們看新聞,如果有個政客被媒體挖出來有緋聞,他太太會跟他並排站在鏡頭前,很誠懇地幫丈夫否認啊。」
「那當然,政客太太的地位和丈夫是一體的,丈夫要是被拱下台變成普通人,她就成了普通人,不是官太太了。」大家幾乎異口同聲地嚷起來。

有位前衞的人妻說:「發現他有外遇時,我不吵不鬧,只問他你斷不斷得了?他吱吱唔唔,我說沒關係,你真斷不了的話,你就繼續,但我也要有交男朋友的自由。我們好好坐下來談談如何在這個家裡公平分配一切,大前提是絕不能影響到孩子。」
後來呢?追蹤報導是他們離婚了。這方式可能適合西方,但在我們這裡卻容不下。尤其很多男人自己可以有小三,妻子絕不可另有男人。

「現在很難說啊,社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這一輩已經不了解了。前些時候我孫女要我見識現代人有多開放,她打開電視一個頻道,竟然公開在談性交!唉,這不是限制級節目,網上隨時可看。我不知父母怎樣面對孩子,如果正碰上他們在看。這不是專家在講性知識,簡直是毫無遮攔地口述春宮嘛!」一位老友在大家談外遇時,忽然有感吐出這麼一段讓我們目瞪口呆的見聞,她竟還有些驚魂未定的樣子。

如果社會這麼開放,也許有一天婚姻的形態改變,根本沒有所謂的外遇問題。
其實現在妻子外遇的新聞也常看見,女性有了經濟力,有了活動力,當然也會像男性一樣有「外遇力」。但家有外遇妻的丈夫絕不可能自殺,殺人倒是難說。唉!不過丈夫外遇殺夫的也不是沒有啊,如何好聚好散,真是很大的問題。
走出醫院,阿珊問我:
「如果兒子或女婿外遇,我們要不要管?」
「妳管得著嗎?那是人家夫妻的事。請問妳能做什麼?妳去管就叫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阿珊捶了我一下。在暖暖的冬陽下走著,我們的心都不輕鬆。

晚上死黨們在賴上紛紛發表意見:
――別操心了,現在很多人都不結婚了,沒了婚姻哪來外遇? 這兩個字很多年後會成為歷史名詞啦。
――沒有小三還是有情敵,你死我活的戲還是會上演。
――喂!你們都不看新聞嗎?現在人類已經發明性愛機器人,據說還在不斷研究改進,要做到和真人一模一樣。要小三就多買幾個回家,誰跟你爭呀!

各種各樣的貼圖都出現了,我笑著關了手機。

 

本文出自《給比我年輕的女朋友》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