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大不了,我就找個男人嫁了

▲把時間和精力放在提升自己的修養與魅力,去發現更好的人,也被更好的人發現。這才是「嫁得好」的終極途徑。(圖/Shutterstock)

這還僅只是冰山一角,他重度大男人,大大小小的家務從不沾一根手指,卻挑剔得要命。從飯菜的口味到衣櫥上的灰塵,都會成為他嘮叨的原因,她只是偶爾辯駁幾句,就會換來他的喝斥:「這房子是我買的,你一分錢沒出住在這,還有什麼不滿意?女人做家事本來就是天經地義,說你幾句怎麼了?」

 

「他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從前對我可好了。」她說了幾句,淚盈於睫。

我勸她:「趁著還沒登記辦婚禮,趁早斷掉比較好,一個男人剛開始的時候就這樣輕賤你,你還希望他在今後的雞毛蒜皮中跟你相濡以沫、相敬如賓?」

「我不分。」她看著我,堅定地搖了搖頭,「我媽、我姐、我閨蜜都說了,男人就是這樣的,換一個也沒有什麼差別,他好歹還願意養我。」

「這世界上有好男人的,他們收入不差,有教養有禮貌且尊重女性,你還沒有遇到好男人,又何苦早早地把一生託付出去。」

 

她在淚眼中噗哧一笑,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然後對我說:「你才真是言情小說看多了吧,這世界上哪有那樣的男人?我活了二十多年,從來沒見過。天下的烏鴉一般黑,男人都是一個德行。」

 

* * *

這就是在我反感的很多條女性洗腦口號中,最討厭「工作好不如嫁得好」這句話的原因,有太多像小秦一樣的女生,把「嫁得好」當作自己人生的依靠與救贖,但其實不然。你連基本能力都沒有,又怎麼走到更高的層次,擁有更廣闊的眼界,有機會跟更好的男人交往呢?你身邊都是跟自己差不多水準的人,又何來「嫁得好」一說?

 

章澤天跟劉強東的緣分產生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校園,鄧文迪與全球媒體大亨梅鐸的緣分產生於美國航空的商務艙,「奶茶妹妹」與比爾蓋茨的對談可以全程不用翻譯,鄧文迪好歹也是先獲得了與老闆對話的資格,才能夠擔任梅鐸的隨行譯員。

 

而你要靠什麼嫁得好呢?是靠春節火車站的人山人海中,臉貼著臉背靠著背的尷尬相逢?還是靠連「_is is a good day today」都說得結結巴巴的英語?

 

我並不反感想要「嫁得好」這個念頭所蘊含的那點功利,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婚後的生活比一個人的時候更好呢?找一個有錢有才又有愛的男人,做他堂堂正正的妻子,生活是和雞毛蒜皮的戰爭,想要為自己找個好一點的隊友,並沒有什麼不對。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