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凱特王/重來一次,我還是不能嫁給你

▲如果重新再來一次,會怎麼樣?不怎麼樣。(圖/截自凱特王臉書)

在一場活動中遇見了老朋友H。或者應該說,與你的共同朋友。

 

自從分手後我們各自嫁娶,朋友也各自選邊站。和你交情較深的那一群,聽說至今仍時不時把我拿出來數落一番。至於那些不鹹不淡的,則永遠在八卦我們最後為何分開?畢竟當時,我們可是買了房有了車,雙方父母圍著一圓桌吃吃喝喝過的那種關係。看在他人眼裡,那無疑是奔著結婚去的呀。

 

跟 H 的談話我至今還記得。如果把那天的對話內容還原,也許就是為了十四年前那樁未了公案做完結。是一段「我為什麼沒有嫁給你」的自白。

 

二十五歲認識你的時候,我正打算從談了六年的戀情中出走。你的出現,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還來不及產出失戀的悲傷,就已經開始熱戀。原來,我也曾是這麼瘋狂的小妞。天秤座的你,生性愛好自由,恰巧遇上不太愛管人也不太黏人的(偽)天蠍座,我們一拍即合。沒多久,你便經常夜宿我家。

 

交往期間你創了兩次業,我兩次都舉雙手贊成並大力支持你。甚至,開幕當天遇上母親節,為了替你打氣,也是我第一次沒有趕回南部看我媽。

往後的日子,不管加班還是與朋友、同事餐敘,我一定結束後去店裡找你,等你收拾完再一起回家。你不只一次騎著車對坐後座的我說,「這就是我喜歡的平淡的幸福。」我聽了好多次,但一次也沒弄明白。

 

我想,我沒弄明白的原因可能是打從心底認為,這樣的平淡並不能稱為幸福。你追求著你的夢想,卻從來沒有問我,我到底追求什麼?想過什麼樣的人生?尤其當你將我視作未來的妻子人選時,連交友圈都開始有意無意的干涉。這讓我感到惶恐。

 

不得不說,極具長輩緣的你把我的家人收拾得服服貼貼,連我的妹妹們都開始管你叫姊夫。像是坐正了丈夫的那把龍椅般,你開始努力賺錢買房買車,信誓旦旦要給我踏實溫暖的日子。我很想由衷說聲感激,但我實在說不出口。因為每每在你不只一次檢視我穿什麼樣的衣服出門時,我只感到渾身不對勁兒。你說,你喜歡我素淨的樣子。但你認識我時,我就不是素淨的樣子啊。

 

你不管,你模擬了一個好女孩的形象要我照著辦。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那雙布鞋。你送我的禮物。那是一雙手工縫製的軟布鞋,藏青色配上白色的軟膠底,白色的鞋帶。該怎麼說呢?森林系?有一種下北澤的浪人文青感。

你說第一眼看到時就覺得非常適合我,因為現貨的碼數不合我的尺寸,還等了兩週手工製作的時間。但我打開時一點驚喜也沒有,並不覺得這鞋子上面寫了我的名字。那是我第一次深深懷疑你想像中的我與現實中的我的落差,還是,其實你想要我變成你的理想型?

真是細思恐極。

好幾次我都想,如果懂你所謂「平淡的幸福」,也許過幾年就嫁給你了。生兩個白胖的娃,素著一張臉為家庭洗手作羹湯, 然後中年一起發福。這是你想要的圓滿生活。

 

如果是這樣,那我上台北工作究竟是為了什麼?這樣平淡的幸福在屏東就可以完成了,根本不必要離鄉背井。我都還沒實現想在台北實現的夢呢。

 

對,你負責任,又慈愛,大家都支持你,你是正常軌道上的好青年典範,但我越來越覺得,自己不是你劇本裡面的好妻子好媳婦好媽媽。也許你從來不在意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但或許你也在意,只是覺得沒那麼重要。也或許覺得你要我變成的樣子比我自己追求的更好。

 

真是應驗了那一句「有多少愛以『都是為你好』之名在執行」。

 

所以即便你是好青年,即便背棄你要承受所有人的責罵,我也打算一去不回頭。我打算離開你了,如果你的夢想是眼前這樣, 那麼陪你一起實現的人其實可以不必是我。真的,不必是我。

 

H 聽完我的自白之後,很久才開口問 :「這十二年來妳從來沒有對誰說過嗎?」

 

「沒有,對誰都沒有說過。」我回答。

「那妳今天為什麼要告訴我 ?」他笑著說。

 

「一開始本想藉著你的嘴回頭幫我洗白的,但說完之後,我覺得你要不要告訴別人對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總是有人刻意跑來告訴我,他現在過得幸福,妻子是他要的人,小孩也很可愛,事業又穩定。但你想想啊,如果當年是我嫁給他,恐怕結局不會這麼美滿。加上我現在也過得不錯,不是更加印證了那時所做的決定是正確的嗎?」我說。

 

「會不會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其實你們都相互成為自己想做的那種人,然後彼此相愛?」H 有感而發。

 

「你太浪漫了吧?又不是《La La Land》,哈哈哈。」

H 感覺到自己好像說了一番蠢話,也朝我尷尬笑了笑。「我不知道,我只明白如果時間倒退,不管多少次,我都會做一樣的決定。無論如何,我都會選擇做那個『壞人』。」

 

「壞人啊⋯⋯。」H 重複著這兩個字。

 

「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買過單,我們一起走出咖啡館, H 向我道再見後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我在原地站了一會兒, 猶豫著要打開手機 APP 叫車還是散步走一段路。

 

抬頭看見陽光被樹木枝葉的縫隙剪碎,像灑了一地金黃色不規則亮片的地毯,閃閃發光。深吸一口氣,邁開步伐,心裡頓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凱特謎之音─

如果重新再來一次,會怎麼樣?不怎麼樣。

 

本文出自《生為自己,我很開心》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