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過來人的經驗:女人不婚也可以很快樂

▲年輕人可以按自己興趣學習發展,到了「結婚年齡」,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結婚,但也考驗每個人選擇的智慧。(圖/Shutterstock)

住在近海的小鎮,夏季最美的是在海邊看夕陽,沙灘邊小道上漫步,一個人坐在石頭上冥想。偶爾和住在鄰近的朋友阿琴一起聊天,她比我年輕但也做祖母了。

 

「妳說現在的小孩都在想什麼呀,我那孫女小珊二十四歲了, 她媽問她什麼時候會跟男友結婚,她說幹嘛要結婚,現在這樣很好,我女兒很著急又不知怎辦。」有天我們在滿天像倒翻了顏料盤的晚霞海邊,她忽然感慨地說。

 

不婚好像忽然吹起的旋風,很多年輕男女要一個人過日子,有異性朋友的就兩人各自過日子,什麼「草食男」、「佛系男」充滿日本味的名詞正夯。我很愛看新鮮事,讀了很多相關資訊,覺得這也沒什麼不好。女性的教育程度提升,普遍都有職業、有收入,最起碼能養活自己。性也不需要婚姻解決,又不想生孩子,養個寵物就是最好的伴侶。懐裡抱的、娃娃車裡坐的,常常是小狗而不是嬰兒,沒有人能像狗一樣忠心溫馴,婚姻的價值已幾近零了。至於國家因新生人口減少而造成的種種問題,又不是靠我一個人來解決, 所以只有一些未嫁女的母親為女兒婚姻而焦慮。

 

「告訴妳女兒,別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對成年的子女要放手啦!結不結婚真的是他們自己的事喲!」我笑著對阿琴說。

「那就不管啦?」阿琴朝我翻了個白眼。

「不管!」

 

自己婚姻還不錯的母親,擔心女兒不婚將來沒人照顧陪伴,而有些母親自己婚姻並不美滿,卻急著要女兒結婚,可見傳統觀念之堅可不摧。但是也不必擔心吧,至少在可見的將來婚姻不會消失, 孩子會繼續出生,人類還不會滅絕!

 

我和阿琴並坐在一段漂流木上,她聽我說不管好像鬆了一口氣。落日漸漸隱進海水,明天它會從東邊再升起!

如果婚姻真如錢鍾書說的像「圍城」,在城外的只有一個目標―攻進去,攻進城後才麻煩一大堆。寫愛情和婚姻故事的題材真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而且有些匪夷所思,不相信真有其人、真有其事,但讀小說常見。前些時讀鍾曉陽的《遺恨》,佩服作者聰明、頭腦清晰,書中人物關係複雜,情也複雜,豪門恩怨情仇, 這種家庭婚姻,別說寫了,我讀都讀昏了。

 

讀蕭颯的《逆光的台北》會被女主角㬨倒,對愛情的執著到了恐怖的程度,但不是愛丈夫。

家人關係也是複雜,且婆媽都讓人討厭。

 

也讀過一位家庭主婦如何扭轉心情上的困境,美國作家安.泰勒的《歲月之梯》。女主角黛莉亞的丈夫是醫生,經濟沒問題,有兒有女,中產階級的家庭主婦,不胡思亂想的話,日子很好過。但有一天她不聲不響的搭上一輛陌生人的車,來到一個陌生的城鎮, 開始一人生活。為什麼?只因為覺得家人對她漠不關心,「連她眼睛是什麼顏色」家人都說不出來,丈夫規矩卻不懂體貼,孩子大了不需要她。在小鎮一年,她找到工作養活自己,每天讀小說不寂寞;她是一個獨立的人。不過最後她還是回家了,環境不變,生活不變,孩子不變,丈夫不變,獨立生活變了她的心態:知道自己的價值,不需要別人來評斷,心中有自己的天地。結婚不是「滅」掉自己,也不是要靠家人來肯定自己。只要有情在,形式不重要。

不結婚容易,但選擇卻需要智慧。記得兩年前吧,有天午後和朋友在淡水河邊老榕樹下散步,台灣難得的春天氣候。迎面兩位都穿長裙的女士和我們擦身而過,忽然:「請問,妳是……」其中一位轉過身來問:「薇薇……」

「妳認識我嗎?妳這麼年輕。」我笑著問。

「我媽是妳的粉絲,她買了妳的《美麗新生活》,書裡有妳的照片。」

 

我的朋友站著聽我們談了幾分鐘後,就自己閃進旁邊的咖啡店去了。是兩位三十多歲的小朋友,閒談幾句之後,說:「請問可以耽擱妳一點時間嗎?可以跟妳談談嗎?」於是我們在榕樹下的石凳坐下來,一個多小時後才分手。朋友問我:「妳認識她們嗎?」

「不認識。」

「真敗給妳了,不認識也能談這麼久。妳當然也不知道她們姓什麼囉。」

「嘻嘻!她們認識我。」

「虛榮心作祟!」朋友捶了我一下。

 

我知道她們的工作都不錯,但卻困擾於感情問題。因為曾經談過幾次戀愛都不順利,又覺得被年齡催趕,成了媒體上說的「大齡剩女」。談戀愛好像是更年輕的人才有機會,結婚則是可遇而不可求,不婚在觀念上又沒那麼新潮。心情好時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心情壞時覺得煩燥不安。大部分時間她們說我聽,因為如何生活是一個選擇題,而如何選擇又因各人的性格和價值觀來決定。套一句現在的語詞是「跟自己對話」,你不在乎别人口中的「大齡剩女」 就可以活得自在。你不把年齡擋在前面,任何年齡都可談戀愛。結不結婚都在自己不在別人,而每一種生活都沒有絕對的幸福美滿。兩位小朋友傾吐了以後,高高興興的和我說再見。

 

觀音山前的落日正輝煌,彩霞炫目,天和海壯闊的鋪展在眼前。朋友和我靜靜地佇立,我知她和我一樣心平氣順。我們這一代年輕時沒那麼多選擇,大多數是結婚生子,踏實生活。沒有選擇好像沒有自由,有自由又有煩惱。現在是一個選擇的時代,年輕人可以按自己興趣學習發展,到了「結婚年齡」,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結婚,但也考驗每個人選擇的智慧。

 

本文出自《給比我年輕的女朋友》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遠流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