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告別青春後,就要成為不痛不癢的大人

Share

在聚餐後我們說到附近走走,

Advertisement

師大路上的行人寥寥可數,想當年無論是平日或是假日,晚上那裏總是人聲鼎沸、寸步難行的。

相較之下今日的光景顯得卻是十分落寞,經過轉角的那個小衣攤,老闆還是同一個,只是從前的朝氣面容已經略顯疲態及寂寞。

一切好像大約是從2012年開始,因為過於熱鬧而遭致附近居民抗議,包括噪音和環境衛生等等。後來又因近幾年的電商平台崛起,許多人都不再特地走出門逛街了,從前那些和朋友們一起邊走邊吃著冰火波蘿油,坐在燈籠滷味攤裡的畫面都已經被大大小小螢幕前的下單游標給取代,我們終於更加孤獨了。

那一塊塊被拆下的招牌就像是那幾年的歲月在向我道別,時代會往前,世代會輪替,從前總被說不知道好歹的年輕人,也就要告別青春了。

我在那間熟悉小店前看見他的殘影,那是在等女友逛街而感到極度無聊的男孩。這樣的畫面從前可是隨處可見呢,各種等待的男友站在女性服飾店外發悶。

現在卻只剩下店貓在門前磨蹭著牆柱,了無生趣的模樣。

其實我還是常常想起我們,那段羞澀笨拙的開始,帶著埋怨不甘的結束。

時間過的真快,關於從前有很多坦白說也記不清了,

那些總是很在意的日子,交往的那天,分手的那天,都已經忘了。

只剩下情緒的記憶被完整保存在大腦中,悸動和心碎都依然很鮮活。

我喜歡我們一起走在校園的日子,

喜歡坐在機車後座頭靠著你的肩,

喜歡看你睡著時有點滑稽的表情,

喜歡你因為擔心我而焦急又生氣的臉。

這些是我還能記住的,

當然還有說分手那沒溫度的語氣。

後來,一年的聖誕節,我發了一封簡訊「聖誕快樂」,

僅僅四個字裡乘載著的是一直想說卻無法再說的心意。

即便他或許也沒讀出那些,

可那卻是當時的我排解思念的唯一方法,懦弱且卑微的。

後來的我們肯定都退去稚氣了,我試著不去打探那個走出校園的男孩是否過的好,只是一直很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是光鮮的,是得體的。

如此一來,就沒人能再窺視我心裡的遺憾和傷。

從前總被說不知道好歹的年輕人,

告別青春後就要成為不痛不癢的大人了。

只能在夜幕來臨時擁著一些年少的天真回憶,

做一個不想醒過來的夢。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