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女性不用有特別的待遇,不過想要公平而已

▲「智英啊,做妳想做的事吧。」我們同樣都只有一輩子,那就別讓歧視、別讓不切實際的期待,限制了女人最想成為的那個樣子。(圖/車庫娛樂提供)

即便「性別平權」已經說了數年,也有相關的措施來保障女性權益,但我們仍無法否認,在這社會仍存有太多女性弱勢的影子。

 

根據udn報導,每年各大專校院都會遴選各校的傑出校友,並公開表揚。然而台灣大學至今選出14屆110名傑出校友中,僅有九名女性,甚至近四年傑出校友的女性人數掛零。而其他如成功、清華、交通、台灣師範大學等校的女性傑出校友比例,也只有一成左右。

 

而這原因,除了與畢業的性別比例有關,也與傳統價值觀脫不了關係。畢竟在華人的世界裡,女性在婚姻裡被期待的角色與男性不同,而女性更有懷孕生子的生理差異,在家庭與事業之間的掙扎也遠遠高於男性。

 

台灣這樣的社會現況,不免讓人想起在亞洲引起廣泛討論的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在當地掀起「女權」與「厭女」的爭議。

 

(以下有小雷)

▲(圖/車庫娛樂提供)

 

《82年生的金智英》其中有一幕,當女主角金智英初入職場,即便表現得很好,但升遷的機會卻始終輪不到女性,得到的原因竟然是「女性會結婚、懷孕,這樣不是離職就是要請產假,因此公司很難將機會留給女性。」又或者當要和其他男同事開會,負責倒茶端盤的卻都是女性職員,將女性在職場受到不平等對待的事實,表露無遺卻又如此地血淋淋。

 

而電影裡,金智英其實有著很體貼溫柔的老公,願意準時下班為小孩洗澡,願意在老婆不開心時給出擁抱,但即便如此,老公仍然無法真正去體會女性所遭受的不平等。比如在新婚後,渴望小孩的他對金智英說:「生個小孩又不會改變什麼」、「我會全力幫助妳的」,但卻在金智英想脫離全職主婦回到職場時,他只能對她說:「妳無法做想做的事,我也很痛苦。」

 

我們總說人定勝天,但無論是社會氛圍、觀念,甚至太多太多因素,我們只能吞下無能為力的答案。

 

其實,對女人來說,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待遇,除了生理結構的不同以外,絕大部分女性的弱勢不過只是相對男性與父權的強勢而已。因此要打破「玻璃天花板」的,最重要的並不是靠女性的努力,而是那些為女性蓋出「玻璃天花板」的男男女女。

 

不該去檢討女性是否要在家庭與事業掙扎,而是思考為什麼這道選擇題不是男性來選?不該將女性懷孕生子當作事業上的負累,而是去反省為什麼女人做得更多,卻落得要承擔更多的後果?

▲(圖/車庫娛樂提供)

 

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都是受到同等教育洗禮,都同樣擁有屬於自己的夢想。身為旁人,你們憑什麼要把「女人幾歲該結婚」、「女人該要生小孩」、「女人該相夫教子」的帽子扣在女人身上?身為男人,你可以不體諒、不禮讓女性,但前提是你能確保百分之百,沒有與女性有一絲一毫不同的待遇嗎?至於身為女性的妳,確定要為家庭心甘情願地放棄自己的理想嗎?

 

「智英啊,做妳想做的事吧。」這是她的母親,最溫柔而堅定的請求。我們同樣都只有一輩子,那就別讓歧視、別讓不切實際的期待,限制了女人最想成為的那個樣子。

 

P.S. 倘若能不分性別,放在相同的起始點,那麼可以分出高下的只有能力,哪裡是男女。

 

P’s粉絲專頁

P’s instagram

P’s作品《撕幾頁青春,愛上一個靈魂》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P’s作品《比起說再見,我們更擅長想念》悅知出版

 

【看更多新書資訊請到博客來】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