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女人還是要嫁給愛情,而不只是人生的備胎

▲看她難掩一臉怨婦相,與半年前那個幸福的準新娘判若兩人。(圖/Shutterstock)

倩倩最近看起來有些憔悴,旁人只關心地問候兩句,她便拉住人家傾吐一番心聲,可見她憋得確實難受。她說:「如果早知道結婚這麼累,我寧願單身!」

 

看她難掩一臉怨婦相,與半年前那個幸福的準新娘判若兩人。

 

倩倩今年二十五歲,大學畢業一年,原本沒打算那麼早結婚,但她在自己的職場道路上走得極其不順,眼看年紀越來越大,自身價值感越來越微弱,她就想換個方向,趁自己年輕,在青春資本耗盡之前,趕緊找個條件好的男人嫁掉。

 

為此,家人幫她介紹了幾個相親對象。她挑來挑去,選了一位各方面條件看起來都很好的男生,只相處兩個月,便急匆匆地衝進婚姻殿堂。明白地說,她想要的就是唾手可得的安逸和幸福。可是,在這段婚姻裡,一來沒有一見鍾情,二來也沒感情基礎,而且更無利益共生關係,整個看下來,便只剩下倩倩的「高攀」和男方的「低就」。隱忍,才是倩倩首先要學會的一門功課,因為人家想要的,就是一個可掌控的媳婦。

 

倩倩選擇早早結婚,就是因為受夠了在職場上吃苦、看人臉色的日子,沒想到結婚後,卑微感更甚。倩倩的丈夫從來就沒有打算脫離家族企業、自立門戶,渾身媽寶氣息,他對倩倩婚後的定位與他父母看法一樣—伺候老公、生養孩子、孝敬老人。可想而知,倩倩為了保住這張長期飯票,需要付出什麼。

一開始,她總是這樣安慰自己,反正在哪裡過活都要看人臉色,看一家人的臉色總比看一群人的臉色要好過些,至少可以保住錦衣玉食。但後來,她慢慢發現,倘若當初在職場上她肯付出現在一半的心力,也許並不需要賠上她後半生幸福,換取衣食無憂的保姆式生活,且還能保住自己的尊嚴。但殘酷的是,她已經在所謂的安樂窩中磨蝕了心志,漸漸失去重返職場的鬥志和耐性,這段不那麼幸福的婚姻,已是她的全部,給她帶來的折磨越多,她抓得越牢。

 

所以,常有人說,女人啊,還是要嫁給愛情。

倩倩的好姐妹嘉嘉倒是嫁給了愛情,男人體貼、公婆慈善、孩子可愛。

 

但每一天早上,自嘉嘉睜開眼睛開始,她要面對的,便是無止盡的勞動。回籠覺再香,她也要起床準備一家人的早餐;飯後慌忙收拾,邊喝斥孩子趕緊穿衣服、背書包,邊翻找可穿得出去的衣服、鞋子;踩著高跟鞋追公車的姿態當然不好看,但為了不遲到、不失去全勤獎,也只能拚了;為了每個月的那點薪資,她努力工作,夾起尾巴做人,說過很多違心的奉承;到了下班時間,她早已疲累得像條狗,但拎著菜肉水果打開家門時,還是要努力恢復元氣,畢竟,不把負面情緒帶給有愛的家人,是職業婦女的基本道德;做飯、吃飯、收拾、洗衣服、輔導孩子作業,在真正決定一個人的命運和前途的八小時以外,她過得雞飛狗跳,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來還有哪些可能性。

 

因此,嘉嘉常常一臉欣羨地對倩倩感慨:「找個有錢的老公多好啊!這些事交給保姆就好了!」

倩倩也只能在臉上堆滿苦澀的笑,在老友面前喘口氣做回幾分鐘真實的自己,然後舉起手腕,看了眼那款昂貴的手錶,內心泛起一陣哀悽:「天哪!距離重返金絲雀籠子內表演賢良淑德的樣貌,還剩不到一小時!」

 

現實就是如此,它不會因為你的婚姻裡充斥著愛情就放過你,或者就不拿柴米油鹽來磨蝕你。很多嫁給愛情的女人都會感慨:「早知道最後都要沉溺,當初還不如選擇酒池肉林。」

 

她倆的日子再難熬,好歹還可抓住某個方面,自我寬慰。而現實中大多數女性,連選擇嫁給金錢或愛情的機會都沒有,她們只是在適當的年紀嫁給了一個適合的男性,沒有轟轟烈烈,而且也不華麗。但即使婚姻什麼都給不了她們,身為人妻、人母,不管是受輿論影響,還是受觀念支配,抑或自己認命,照舊要放下往日所有驕矜,再不甘心,也要活得像個女超人一樣。

 

這麼看來,婚姻也並非什麼都給不了她們,婚姻幫她們架起一個開發自身潛力的舞臺;女性有多偉大,這個舞臺就有多大。

「實在不行,就找個人嫁了吧!」

我聽過很多女性說過這樣的話。過去,字裡行間洋溢著性別優越感;現在,我只能聽到在夾縫中求生存的無奈。人人都知這條退路照舊荊棘遍布,但又能怎麼樣呢?我們要不就培養鈍感,否則就強化自身能力,無論選擇哪一種方式,都不曉得要寫下多少篇血淚史。

 

很多單身的年輕女孩子嚮往婚姻,她們生活在幸福的原生家庭,沒有經歷太多無奈的現實。但時過境遷,如今這個世界對女性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婚姻早已不是女性的庇護所,它是女性的另一個戰場。婚姻中的女性不但要撐起半邊天,還要踏平一片地,才能挺直了脊背,理直氣壯地擁抱想要的生活。

 

因此,我常對身邊的單身女性說:你要讓自己更強大,然後再考慮結婚。因為結婚是一種透支自己的選擇,無論在精神、體力或經濟方面。你必須保證自己在婚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有足夠的心力,幫助你度過剛開始的緩衝期,而不是手心向上依附別人,這樣你才能在婚姻中維持住最大限度的應付自如。

 

所以,不要再反問「如果是這樣,那我還結婚幹嗎?」婚姻不會給把結婚當退路的女性好臉色,如果你把「自己一個人過不好」的把柄落在婚姻裡,最好別指望它能放你一馬。更不要再說「實在不行,就找個人嫁了吧」,你以為成功躲過的那些磨練,將可能陸續出現在婚姻的不同階段。人這一生的劫數有定數,不在現在,就在將來。

我們這些普通女性,能同時嫁給愛情和金錢的少之又少,想要在這個方向上有所突破,成功的機率低於自己努力帶著金錢嫁給愛情的狀況。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幻想,都暗藏著現實的內在,這樣消極的事實,卻需要我們積極去面對。我們想要活得更好,並且是由內而外、扎扎實實、從一而終地過得好,除了靠自己,還能有什麼途徑呢?

 

最重要的是,你要相信自己,只要你不存依賴之心,不萌生退意,不動搖自己的意志,不對現實示弱,熬過一個個關口,你一定能越來越好。

 

實際上,經營婚姻比經營工作更累、更難,那是一份對體力、腦力、耐性、管理能力等要求甚高的「綜合性職業」,比你從事的任何一份工作都辛苦,但具體的報酬最低,還會漸漸泯滅你的心性,進而慢慢接受「你只能如此」。

 

所以,你一定要清楚這樣的事:你要結婚,是因為「你能力夠」,而不是「實在不行」。婚姻,從來不做潦草人生的「備胎」。

 

文/王小毛

 

本文出自《苦無機會,是你唯一的委屈》方言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