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屬於妳的愛情,在找妳的路上

▲妳慢慢理解了背棄的原因,原諒了情感的多變,也跟年少時被傷到體無完膚的自己握手和解,不再百般檢討以為錯的都是自己。(圖/Shutterstock)

妳慢慢理解了背棄的原因,原諒了情感的多變,也跟年少時被傷到體無完膚的自己握手和解,不再百般檢討以為錯的都是自己。

傷筋動骨一百天,這句話原來是真的。
意思是說, 如果不小心扭傷了或是骨頭受了傷, 至少要休息一百天才會慢慢好起來。妳在某個平常日, 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動作裡, 因為疼痛想起了自己一年前在巴黎扭傷了左手食指。
那一天妳從南法搭乘TGV 要進巴黎,拉著一中一小的行李, 在錯綜複雜的巴黎地鐵上上下下。感覺自己像迷茫的倉鼠被豢養在很大很大的迷宮裡,漫無目的鑽來鑽去。
因為擔心同伴走錯路,妳緊緊跟在她身後不時出聲提醒,還要邊抬頭張望車站裡眾多的指標。
當你們正要離開一段長長的平面電扶梯時, 前方的同伴遲疑地停下疲憊的腳步, 才又往前行進。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 妳跟得太緊加上原先行動的速度被打斷, 身體根本來不及應變,整個人失去了平衡。
情急之下妳還是直覺地應變, 先把右手的行李勉強奮力一蹬,讓它順利向前移動。
但左手的行李箱卻沉到拖不動, 被它拖住的妳眼看就要跌倒。

這時, 後面一位陌生的西方男子, 一個箭步趕上來用力幫妳把行李箱往前一拉, 還扶住妳恢復平衡踏上安穩的地面。
妳點了點頭跟他道謝, 好心男子回了個微笑後, 就匆匆消失在人群中。
兩週後回到台北時妳才發現, 就在那一瞬間扭傷了左手食指。
直到今天,一年過去了,那個傷都還沒好。
這兩天又不知道為什麼扭傷了左手腕, 隱隱作痛之際才想起這個舊傷形成的過程。
妳這被魔鬼親吻的左手, 不知道何時上帝願意垂憐讓它安好無恙。

身體也許會忘記疼痛的部位, 但心不會, 心會記得曾經如何被打碎。
妳平常記性不好,唯獨在心碎這事上挺認真記得。
妳記得專心無猜的自己, 是如何把心交了出來卻被重重摔在地上。
妳記得他的所有表情欣喜的羞赧的心疼的不耐的, 每款都不一樣。
妳也記得她的那些心情羨慕的嫉妒的看不慣的, 她想要跟妳一樣。
毫不意外妳是最後一個發現他們背著妳好了, 那天空氣特別冰涼。
一直到了今天, 妳還是很難界定他們兩個到底是不是壞人。只聽說這兩個背叛了妳信任的人,沒有走到最後。
妳的驚訝大過了憤怒, 曾經不惜背叛了愛情、友情的這段感情,居然撐不到兩年就分道揚鑣。
是不是新鮮感戰勝不了罪惡感? 是不是奪取比擁有來得有趣?

妳心裡有太多問號,卻已經不期待揭曉。
妳以前覺得愛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克服所有的難題, 長大了之後卻明白了每個人都各有各的難處。
他不能在愛情裡信守承諾除了自身的問題外, 妳跟他的相處肯定也有問題。
她不惜毀壞友情也要得到的愛情如此不堪一擊, 後來的人生過得無聲無息。
欺騙很傷人, 但他們對妳的好、那些快樂的曾經也都是真的, 只是往後大家天各一方各自珍重就夠了, 不必再相互打擾。
誰的人生不是邊摸索著、邊出錯, 出錯了之後, 在下一次的嘗試時,努力別再犯同樣的錯。
沒有人能夠逃得過歲月, 只是到了後來再回首看望時,那場青春已經成了回不去的遠方。
你們誰也沒有從這場賽局勝出, 年少時那樣深刻的愛恨嗔癡,到了現在只變成對方心中一個逐漸模糊的名字。
沒有誰輸誰贏, 你們只是各自生命中一個必然要發生的考驗。
妳慢慢理解了背棄的原因, 原諒了情感的多變, 也跟年少時被傷到體無完膚的自己握手和解, 不再百般檢討以為錯的都是自己。

人生在世至少得經歷過一次心碎, 那樣巨大的破壞可以完整地打碎妳, 讓妳再慢慢拼回來, 不管要花上多少時間。
一個人心碎過後會明白人世間的苦難不過如此, 並不足以把你打倒。
一個人心碎過後會變得堅強, 就算傷口還流著血還隱隱作痛也不逃。
一個人心碎過後會對自己變得溫柔, 會強力應援自己決不輕易動搖。
一個人心碎過後會看淡許多, 看懂了這世上有誰比自己更應該討好。
就算,今天的妳還沒有拼起來,依舊放任自己碎落一地。
就算, 這樣子的妳還沒有好起來, 卻也小心翼翼不把別人刺傷。
妳知道賴著不好起來的自己太過任性, 只是, 就連傷筋動骨那樣的小傷都要花上一百天療癒了, 妳可是連心都碎了,當然得多要些時間,不算過份吧?
妳在不敢去愛的日子裡,學著讓自己慢慢再相信愛情。

人們總說,事物會自己找主人。
妳常聽朋友說家裡的貓是自己找上門來的, 喜歡的物件也是在莫名其妙的吸引力下撞見的, 因此, 妳也相信屬於妳的愛情也在找妳的路上。
就算現在的妳還在慢慢的好起來, 就算現在的妳還在一片片把自己拼起來, 但妳相信那在路上的愛情, 會在妳好起來的時候找到妳。
不早不晚, 就在妳好起來的那一天, 已經超過一百天的那一天。

 

本文出自《勇敢的人請小心輕放》悅知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