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凱特王/誰的三十歲能不徬徨?

▲我想像自己三十歲時 已經是各方面都成熟獨立的女人了, 但事實卻是我仍然一無所有。 (圖/凱特王臉書)

我想像自己三十歲時

已經是各方面都成熟獨立的女人了,

但事實卻是我仍然一無所有。

 

讀者想知道我三十歲時是什麼樣子。

 

她可能以為像我這種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三十歲時一定很有成就了吧?我也曾經這樣認為。但那時我剛離開論及婚嫁的男友,跟一位小三歲、剛退伍不久的男孩戀愛,辭掉原本的工作準備轉行,存款所剩無幾眼看就要見底,工作一個也沒有,每天過得很心虛。

 

又窮又沒工作,正是我的三十歲。

 

我回訊息給她,她看了嚇一跳。然後說看完我描述的狀態忽然對自己感到很安慰。我說「喂,沒禮貌」,她給了我一個笑出眼淚的表情包。

 

雖然我的三十歲感覺這麼慘,處於一種愛情、工作都打掉重練的狀態,卻是我深思熟慮之後做出的選擇。

 

想抄捷徑達到讓人羨慕的生活當然可以,安穩的日子曾經在我眼前唾手可得。但我總想著「還不行吧?還沒過癮吧?野心要更大一點吧?」於是,就不抄捷徑了。

誰的三十不徬徨?我們從小聽到的標準是「三十而立」,可真正面臨三十了,我們卻什麼都還沒立起來。亞洲社會中,三十歲對年輕人而言是一個承先啟後的路口。站在這個路口上,逝者已逝,來者可追,審視自己的過去並展望未來,是每個想有作為的人最基本的認知。

 

三十歲前就得到不錯的表現當然很好,那會讓你對接下來的十年更有自信;可如果事與願違也不用太自暴自棄,因為三十歲也正是修正之前的問題,重新調整的開始。

 

心靈雞湯說「只要想開始,年齡不是問題」,我當然也贊成這句話。只是,如果要更精鍊、犀利、嚴肅的看待人生,三十歲之後的所作所為確實是一生的關鍵期,所有成敗皆在此時逐漸有個雛形,將深深影響人的後半生。

 

因為能在四十歲後重新開始的人太少太少了,那種決斷與堅持, 不是普通人能夠完全持有的。年紀越大只會越難,是因為我們都有自知之明。

 

說實話,我其實覺得現代人很晚熟。一個人,最基本要念二十年的書,過二十年的校園生活才會真正進入社會歷練。有些人甚至更久,二十八、二十九歲念完碩、博士之後才走入職場的大有人在。同時,愛情在這段期間也經常出來刷存在感,成為職場之外的人生練習題。因此,三十歲之前就能搞定自己也搞定一切的,我想了想,不是能力太好,就是標準太低。

 

中間值應該都是徬徨的,不上不下,無功也無過。好像曾經擁有過什麼,但又不十分肯定。

後來,我乾脆在 Instgram Story 發起一個名為三十徬徨的問答, 想藉機了解三十前後的人究竟都在為什麼事情煩惱?畢竟,我的三十歲早就過去十幾年了,也許讓更多人參與討論,效果會更好。

 

所有的問題徵集起來,不外乎:

 

│工作方面│

‧ 想離職,但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 被資遣,年紀大了,懷疑自己還能不能找到工作

‧ 想離開穩定錢多但沒有興趣也不喜歡的工作,又害怕之後沒有更好的工作

‧ 想創業,但害怕失敗

‧ 想追求夢想,但怕失去所有

‧ 薪水少又每天窮忙,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 薪水比身邊的朋友低,感覺自卑

 

│婚戀方面│

‧ 想戀愛,但沒有對象

‧ 想結婚,但剛剛分手

‧ 跟男友穩定交往,但不知道要不要結婚

‧ 害怕成為高齡產婦,但目前又不想被孩子束縛

‧ 被父母催婚

 

│生活方面│

‧ 沒存款

‧ 知道自己不想過後悔的人生,但具體不知道該怎麼做

‧ 羨慕別人,好像大家都過得比自己好

‧ 分手、工作無趣,覺得人生絕望

‧ 身邊的人讓我感覺到好像三十歲後只能隨波逐流

‧ 怕父母老去沒人照顧

‧ 買不起房所以不敢生孩子

 

比較典型的問題大概都是「魚與熊掌想兼得」類型,尤其工作部分。仔細看看歸納的問題就不難發現,其實多數人的徬徨在於「在得不到確切的好處時,我該不該去付出?」

明白代價與承擔代價之間終究有段距離,這個距離是猶豫如何才能做出對自己未來「更好的決定」。

 

所謂「更好」的決定是什麼?就是以「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收穫(無非就是得償所願)。妙就妙在,所有人都清楚, 最小的代價,並非意味著「完全不需要付出」。

 

至於那些婚戀與生活的問題,也多半來自對現況的不滿,糾結在於要不要突破現況,具體該如何去做?失敗了怎麼辦?說真的,你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嗎?那倒未必,只是這些問題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看出成果。而你缺乏毅力去執行,缺乏耐心去雕琢。

一開始我就說了,三十歲那一年,我的工作與情感通通歸零重新開始。不是因為我比大家有勇氣,或確定我一定會成功,而是如果再不改變,也許就錯過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了。

 

我選擇了一個喜歡的職業轉行,花光存款創業,未來會怎麼樣, 我不知道。

 

我選擇了跟論及婚嫁的男友分手,與不如他的男孩交往,家人不諒解,朋友看衰我,未來是否會幸福?我不知道。

三十歲,我做出當下能做出的決定,承擔當下能承擔的代價, 卻完全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唯一做的就是一直「微調」下去,把工作、生活、婚戀狀態,盡可能地微調到我想要的。一路走到四十歲,我才敢真正確定,我沒有做錯。

 

每個人面對不知道、不確定都會迷惘,有些人會自此縮回自己的安全地帶,用逃避來繼續這份安穩的感覺,卻又隱隱不甘; 有些人則選擇自此改變,承擔代價,扭轉命運。

 

還有,三十歲雖然不年輕,但也真的不老。最怕的是你的心早就死了,那將是比老更加可怕的事。

 

凱特迷之音─

三十而立,

我們之所以什麼都還沒「立」起來,

是因為不敢去「破」。

 

本文出自《生為自己,我很開心》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