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長久關係的重點,在於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

Share

郝佳和老馬離婚的第二天,叫了一幫朋友去家裡吃飯,美其名曰「人生重新面對更多選擇」。席間,她竭力表現出對失婚的不在意,動不動就拿「誰離了誰還活不了呀」、「離就離,老娘早就過夠了」當下酒菜。朋友就算傻,但是都不瞎,郝佳那泛紅的眼眶、噙在眼裡的淚珠,還有眼神中的慌亂、無助、迷茫,誰都看得出來。只是既然她要裝堅強,大家便也只能懷著又疼又氣的心情陪她一起撐著。酒過三巡,她終究還是撐不住,遙望當初掛結婚照的牆面後,便伏在桌上大哭,瞬間現了原形。

她後悔了,後悔當初不該那麼做。

相關文章

平心而論,老馬真是匹「好馬」,但古人有云:「馬善被人騎。」郝佳和老馬從戀愛到結婚,大概維繫了十四年時間。這十四年,是郝佳作威作福、得寸進尺的十四年,是老馬無怨無悔、全身心付出的十四年。就在大家看得津津有味、陸續將老馬樹立為人夫的典型時,這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情境劇,終於出現驚奇大逆轉,老馬憨笑著,不打算再繼續下去了。

印象中,郝佳就沒為老馬做過什麼事,這話說得有點重,但別說事情,連一頓飯郝佳都沒為老馬做過。二○○七年夏末,他們一起畢業,一起留在這個都市裡、找工作。老馬很順利地找到家公司簽約,而早被老馬慣出一身公主病的郝佳,事業發展極其不順,大概直到二○○九年,她才穩定下來,有了一份工作。

沒工作的那些日子,郝佳過的是什麼生活呢?

頁數: 1 2 3 4 5

Advertisement
方言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