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你這樣優秀的女孩,不適合當老婆

▲如果你被人說不適合當老婆,就當是一種誇獎吧。(圖/Shutterstock)

沒故事的J小姐
———
朋友圈的某企業家,發表了一個睿智的觀點:奉勸身邊那些獨立自主,非要與男人爭半邊天的傻姑娘,太強勢了沒人敢娶,真正聰明的是那種看起來嬌羞文弱,對男人有依賴感的女孩,都被男人爭著搶著娶回家了。
我在下面回覆:「X總,你是覺得女孩們都把嫁人當成人生目標了嗎?」他很快回覆我:「你這種女孩啊,真不適合當老婆。」
「嗯,謝謝你誇獎我!」然後我默默封鎖了此直男癌患者。
仔細想想,圈子裡真有兩個在直男癌眼裡,極不適合當老婆的典型代表,但是,她們都嫁人了!

郝佳,身高一八一,還非得穿高跟鞋,歐美品牌的衣服隨便穿一件都是名模氣質。再加上律政佳人的英氣,走到哪裡都是一股強冷空氣。
首先,這外表就不符合直男的駕馭心理,偏偏她的智商又極高,上通天文下懂地理,邏輯縝密,還修過心理學。她不喜歡的人當她面吹個牛,她立馬找個漏洞啪啪打人臉,所以,圈內盛傳她情商低,連給她介紹對象的都沒有。
很多人勸郝佳,高跟鞋就別穿了,口紅換個親和一點的色號吧,男人說點什麼你能不能假裝不懂啊?

郝佳總是翻白眼,「我找男朋友還得靠演技啊,男人自己不自立自強,關我什麼事,要我的高跟鞋和大紅唇背黑鍋?」
後來郝佳嫁給了老馮,一名IT男,身高一七八的他,站在穿高跟鞋的郝佳旁邊矮了一截。他說:「老婆,挽著你顯得我特別有錢啊。」

郝佳和老馮算是網友,某歷史論壇上認識的。郝佳說:「當時從老馮發帖的字裡行間,就能看出他有極高涵養,非審判型價值觀,特別包容,太適合偏激的我了,再一聊發現都在蘇州,還單身,當時就決定他是我的人了。」

說不上誰追誰,兩人就在一起了,現在都生了兩胎。老馮叫郝佳傻大個,郝佳喊他馮東坡。郝佳說:「馮東坡沒事就把唐詩宋詞、打油詩、現代詩挨個禍害一遍,寫得不怎麼樣,但是我看著就是歡樂,特別歡樂。」
老馮說每次看到郝佳氣質超群在法院裡唇槍舌劍,氣勢磅礡,心想:「那就是我老婆,真驕傲。」

恩琪在一家跨國公司任高級公關經理,明眸皓齒,巧笑倩兮,風情萬種,特愛漂亮。我與她見面時,還沒看過她穿同一套衣服。嫵媚、性感、高情商、工作狂、女漢子、毒舌、敗家,這些都是她的標籤,根據不同的需求場合隨時切換。
和郝佳不同的是,恩琪的戀愛經歷非常豐富,愛過玩搖滾的、搞藝術的、事業型的、經濟適用型的、國內的、國外的……她從不避諱談起,還說每一個人都給過她很多美好的回憶,讓她成長,更懂自己想要什麼。

恩琪的社交應酬不少、異性朋友也多,經常聊天聚會,一切都讓她看起來不像一個好女孩。很多人都說她適合做情人、做紅粉知己,就是不適合當老婆,理由是一般男人駕馭不了。
後來,她嫁給大麥,小她兩歲的體育編輯,收入也比她低得多。據說當時大麥家裡不同意,覺得恩琪看起來不像正經過日子的人,大麥據理力爭:「她是一個特別好的女孩,娶了她我的後半輩子肯定豐富多彩,換了誰都會差一截。」當她婆婆笑著把這則訊息拿給恩琪看時,她淚流滿面。

大麥的網名叫「恩琪家的廚子」,因為她說吃了半輩子餐廳,膩了。他的桌面上有個資料夾叫「恩琪的飼養指南」,打開一看,全是食譜。
大麥各種體育賽事都要看,恩琪現在已經是個各種球類競賽的球迷。她說大麥真厲害,好多運動員的名字和特點居然都記得。

現在,恩琪的應酬越來越少,工作狂的特質也弱化很多,和大麥過著美好的小日子。我們問:「你當初是怎麼看上大麥的?」「他說我可愛,像個小女孩。」

郝佳、恩琪還有我,是很多女孩的縮影。我們知道自己的矯情在何處,知道什麼一定不能將就。所以我們勤奮、努力、拚命,在獨行的日子裡,也能強大地對抗這個世界的善變。
所以我們就成了不適合當老婆的那類人。是的,普通男人喜歡駕馭,這緣自他們雄性動物的滿滿權力慾。他們常說某類型的女孩駕馭不了,且認為一個女人拒絕一個男人,一定是因為男人沒有富有到不被拒絕的程度;他們有錢就自以為可以去駕馭一切女人,沒錢就靠歧視女性來維護男性尊嚴,思維還停留在用物質去獲得交配權的原始時代。

像老馮和大麥這樣的男人很少,他們的物質條件並不突出,但是內心豐盛富有;他們既能欣賞她們與這個世界的相處方式,也能看到她們本質上就是個需要被寵愛的小女孩。
和那些物質支撐自信的直男不同的是:他們知道自己有著強大的能量,這能量足以讓他們欣賞優秀的女人,願意為她們的成就鼓掌,不嫉妒、不自卑,不介意別人的看法,努力經營自己充實富有的生活。

所以,女孩們,如果你被人說不適合當老婆,就當是一種誇獎吧,證明你美麗、聰慧、上進。相信總有和你同步進化的男人來到面前,看穿你的保護色,對你說:「嘿,小女孩。」

文/萬特特

 

本文出自《這世界很煩,但你要很可愛》幸福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