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你到底要我怎樣,才肯喜歡我?

Share

小優在晚上十一點打電話給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就在一個小時前,她剛剛被男神禮貌地提出分手,連 Line 也封鎖,斷得一乾二淨。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跟我哭訴:「你說他到底嫌我什麼啊?我買了一書櫃的書,我推掉了多少個聚會活動,為了他我連歐洲史都惡補完了,他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一點點?」

Advertisement

愛情這個東西是很奇怪的,戀愛的雙方都是因為先有了自己,愛情才能存在,一旦一個人開始費盡心思地去迎合討好另一個人,反而會打翻它的天平。
小優和她的男神結識於一次公益活動。那天是兒童節,他們一行人到附近的兒童公益機構為孩子們送禮物。小優正好跟男神分到一組,她常去那裡參加這種活動,人又開朗活潑,孩子們很快就跟她打成一片,歡聲笑語地玩起了遊戲。沉默寡言的男神搬完禮物就站在一旁看著,被小優一把拖過來:「正好,我當母雞,你來當老鷹,來抓我們吧。」

活動結束後,她主動要了他的 Line,晚上偷偷把他的照片發給我看:「我要找的人終於出現啦。」
「他真的很好,腿長、臉帥、有風度,溫柔、細緻、書卷氣,正好也是單身!!!」
她用了三個驚嘆號,「真的,超好。」
不久之後就聽說兩人開始戀愛的消息,我們打趣小優,誇她效率又高目標又準。她在群裡跟大家插科打諢的同時私訊我問:「你家裡有沒有講哲學或者歐洲史之類的書?」

我跌破眼鏡,這可是除了課本之外,看不進任何東西的小優啊,連言情小說看到一半都會打瞌睡,更別說這種枯燥無味的大部頭。
她說:「因為男神喜歡啊,他爸媽都是老師,平時也特別喜歡看書,我總得多讀點,才能跟他有共同語言。跟他一起出去見朋友,也要出口成章,才能不給他丟臉。」
「他敢嫌棄你?」我反問。
「才不是呢,」她用那種少女的嬌羞口吻回答我,「是我自己心甘情願的,為了男神我要變成更好的人。」

即便是每看十分鐘就需要去用冷水洗把臉,即便是推掉她曾經最喜歡的聚會和登山,即便是把自己折騰得面容憔悴神情恍惚,即便是做著自己完全看不懂的筆記,她手中那本厚厚的歐洲史終於還是讀完了,可依然沒能扭轉這結局。
她在電話那頭帶著哭腔說:「他為什麼要封鎖我呀?我好想問問他,我到底哪點不好,他到底要我怎麼樣才會喜歡我。」
你到底要我怎樣才肯喜歡我?我曾經不止一次地聽到這樣的問題。
是嫌我不夠好看嗎?是嫌我身材不夠好?是嫌我太過內向或是太過張揚?那我瘦下來,化了妝,強顏歡笑地陪你參加聚會,強忍無聊地陪你去圖書館看書,你會不會喜歡我呢?為了愛情削足適履,美其名曰為愛奉獻,可是又有哪個身穿白色婚紗的新娘,能拖著流血不止的腳走完那樣長的一程?

* * *

我認識一對情侶,女孩心疼男朋友工作辛苦,每天通勤一兩個小時回家連口熱飯都吃不上,索性辭了工作,在家當起了全職女友,專心研究各種菜式,中餐西餐主食甜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花式不重複。
男生工作不錯,收入支撐兩個人的開支綽綽有餘,可兩個人的摩擦卻愈來愈多。女孩做好了飯他卻忽然有應酬,他週末想隨便吃點外賣她堅持讓他吃健康午餐。慢慢地,他開始藉口工作太忙,加班加得愈來愈頻繁;她在家等著,將一盤盤菜熱了又熱,他都沒有回來。

女孩跟我們訴苦:「我還不是為了他,認識他之前,我也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他以為我真的是閒得發慌,才往那油煙裡鑽當黃臉婆嗎?我為愛情犧牲了這麼多,他怎麼就一點都不在乎。」
是啊,你犧牲了那麼多。可是他樂見這樣的犧牲嗎?他又能享受這犧牲背後的幸福嗎?
當年你們兩人一起啃便當,一邊吃一邊談著工作上的事,你的臉上有愛、眼中有光。而現在,你像飼養一隻寵物般,用慈愛的眼神打斷他講述職場上的種種煩心:「噓,吃飯的時候幹嘛講這些煩心事。來,多吃點,這條魚我可是為你燉了一早上呢。」

身邊伶俐可愛的解語花變成了絮絮叨叨的黃臉婆,你覺得自己虧了,可是不好意思,他也這麼覺得。他若能將你一鍵還原,恐怕早就迫不及待地做了,你還想讓他對你感恩戴德?
戀愛的過程並不僅僅是在向對方靠近,而是在靠近的同時也確認自我。確認你的喜惡,你的性格與愛好,你的亮點與那些差強人意略顯黯淡的缺點,你的底線與意願。愛情從來都不僅僅是它本身,更是關於身在其中的兩個人。在漫長的舞會中,姿勢難看地踩過腳,失魂落魄地流過淚,你慢慢學會了配合,而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節奏。

我們女孩子從小被灌輸了太多次的「要順從,要溫柔,要犧牲,要妥協,自我沒那麼重要」,我們總是太過在意別人的眼光和看法,但愛情偏偏任性,你若找不到自己,便找不到它。一段關係或許可以始於偽裝或矯飾,可是任何感情到了最後,卻只關乎於你是誰。
你不是AI,不是語音助理,你帶著你過去那麼多年的經歷,成為一顆獨一無二的小星球。而你是誰,便是他愛你的原因。與其將自己弄得面目全非卻也了無生氣,每天苦兮兮地散發著慘綠的幽光,動輒抱怨、動輒委屈,不時地搬出「我還不是為了你」,將對方壓得喘不過氣,還不如好好地做自己。
因為人只有在做自己真心喜歡的東西時,眼裡才會有光,只有在感到舒適自然時,才能像貓一般慵懶地收起利爪,變成柔軟而又自在的一團。

很喜歡陳文茜的那句話:
愛情本來就只是在捕捉自我,可是我們大多數的人不肯承認這一點。
願你終得所愛,也願你不忘初心。_

文/陶瓷兔子

本文出自《活得漂亮,也要耐髒》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今周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