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他是曖昧成癮,不是追妳

▲他是真的喜歡撩妳,也是真的不喜歡妳。(圖/Shutterstock)

阿芳之前來找我,說自己很苦惱;為了堅固的革命友誼,我聽她絮叨起來。

她說自己碰上了件特尷尬的事。那時候,她還在從事新媒體(按:泛指利用電腦[計算及資訊處理]與網路[傳播及交換]等新科技,對傳統媒體之形式、內容和類型所產生的質變)工作,工作中,跟作者、編輯接觸得最多,這一來二去,就總有作者主動跟她搭訕。

本來,合作講究禮尚往來,我給你平臺,增加曝光率;你給我文章,我也增加粉絲,如此資源互換,平等交易。

 

可怪就怪在有個作者還真的把阿芳撩上了,一上線就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傳給阿芳,同時附上一串賣萌的貼圖,說想打電話給她聊聊文章。阿芳這人心眼好,哪裡想到人家有所圖,就特別善良的幫助他。

聽到這裡,我急道:「阿芳,妳未免太容易相信一個人了吧。人家給顆糖,妳就巴不得把整顆心都掏了。」

阿芳嘆了口氣說:「這還不夠呢,往後,他總是主動撩我,說我人好、善良、大方,還說是真心想跟我交個朋友,如果帶有目的的接近,就太沒意思了。」我聽完立刻翻了個大白眼,心想真情總是留不住,偏偏演戲得人心。

「他在設圈套給妳呢。」我冷不防的說。

 

但也難怪阿芳暈船了。以往生活如一潭死水,平靜得驚不起一絲波紋,這時有個人突然闖入,驚起水花,是最可怕的啊。更何況你們有共同話題,處在同一個圈子。

白天時你們互不搭理,任誰也不知道你們的關係;可背地裡,你們不為人知的敞開心房,每一個夜晚,就像等待照時刻表進站的列車,妳準時守候在網路上,與他一齊上車。默契啊,就這樣心照不宣的培養出來,說起來,還有點不明來由的小曖昧、小心動呢。

在貧乏又無趣的生活中,誰會抗拒這樣甜蜜誘人的調味料呢?我不會,妳不會,大家都不會。

他說:「阿芳,能跟妳說說話,我都不那麼累了。」

他說:「阿芳,妳認識某某編輯嗎?給我名片吧。」

他說:「阿芳,來找我吧,我們一起去旅行。」

他們從文章聊到生活,從工作聊到愛好。如果真像他說的那樣,阿芳應該動情又享受,怎麼也不會惆悵啊。可有句話這麼說:「人心隔肚皮,世事也難料。」

 

那是幾個月後的事了,雖沒明說,阿芳還是從社群動態看出了端倪。誰叫他們都在同一個圈子裡,況且大家都是明眼人,一有風吹草動,敏感到連自己都害怕,不然怎麼總能發現別人沒發現的東西?

這也巧合,那也巧合。但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紙終究包不住火呀!他最後還是跟別人在一起了。

那天阿芳對我說:「他女朋友可有名了,是當紅寫手。我不是要比,可是,我怎麼就無緣無故被丟進垃圾桶了?」

難過嗎?生氣嗎?不過人家又沒給妳什麼承諾,也沒說喜歡妳,更沒硬拉著妳表明要和妳在一起。他只是曖昧成癮,妳卻暈了船;他只是喜歡撩妳,又不是喜歡妳。妳說他撩一半就走了,但這能怪誰呢?他撩一半撩到了真愛,當然棄妳而去啊。

後來阿芳說:「他口中的旅行,真像個笑話,他沒跟我去,而是跟他的新女友去了。更可笑的是,我直到發現她在社群動態裡放閃,才確信他們在一起了。喵,妳知道嗎?有人告訴我,原來他同時撩了好幾個。」阿芳下意識的咬了咬嘴脣。

見她心裡空落落的難過,我很想安慰她,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怪不是棋逢對手,他太渣,妳太真,錯把圈套當真情

想起來,我也曾經很喜歡、很喜歡一個男生。

 

那時高中,他留著自然塌垂的劉海,笑起來沒有心計,而且愛踢球,總是拉起褲管露出好看的小腿,真是強烈刺激我的少女心。

由於我們不同班,每次,我只能小心翼翼假裝經過他身旁,雖目不斜視,卻又恨不得把餘光都留給他,心裡如打鼓般咚咚直響,彷彿下一秒就要撐破心臟。

那時的世界很小,要認識一個人很簡單。然後,我們認識了。

他說:「喵,我們去吃晚飯吧。」、「我們去逛書店吧。」、「我們翹課去打遊戲吧。」我從不拒絕。

他說:「妳今天髮夾真好看。」、「妳最近指甲很漂亮。」、「妳傻乎乎的樣子,也挺可愛的。」、「妳呆呆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抱走。」

我們好像情侶又好像不是,當朋友問:「你們兩個在一起啦?」我也只能表示我不知道……直到他有了女朋友。

 

這個嬌氣的女孩子找上我,把我推到牆角,張口直言:「妳幹什麼老纏著別人的男朋友?真討厭!」明明是一份真誠的心意,竟換來一頓惡言相對。

是啊,他說了那麼多,卻唯獨沒說:「我喜歡妳」、「我想和妳在一起」、「我想做妳男朋友」。這樣,就代表他不喜歡妳;這樣,就代表他不在乎妳──女孩啊,妳真傻。他喜歡撩妳,並不等於喜歡妳

曖昧,是最傷人的遊戲。妳以為他只在乎妳,只對妳噓寒問暖,只對妳關愛有加,但一切都是「妳以為」而已。他啊,只要時不時撩撥妳那顆真摯又熱忱的心,讓妳充滿期待、小鹿亂撞,就可以讓妳心甘情願為他做任何事。

而妳呢,還覺得幫了他很開心,覺得他積極認真,因此對他的好感度快速上升,並把彼此友情升級、情比金堅的戲碼,在心中預演了千千萬萬遍。可是啊,這個世界,什麼都是障眼法,妳看到的未必真實,真實的妳又看不到,就算看到了也只是冰山一角。

他撩妳,沒理由只撩妳;他關心妳,沒理由只關心妳啊。

妳說:「明明是他先撩我,到最後捨不得的反而是我。」聽起來好像委屈得無從開口,可是,他從沒說過要和妳交往,妳卻在心裡說了千千萬萬遍「我願意」

要撩的是對方,不撩的也是對方,從始至終,妳的一片真心都餵了狗。而這世間最可恥也可憐的,是那些不講清楚的人,明明帶有目的,嘴上卻說談談心、談談情,就這樣一步步走向妳,像蛀蟲一般在妳心上狠狠啃噬,把妳最後的防線撕咬殆盡。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而最初,誰不是懷抱一腔熱忱去相信呢?

妳難過的,不是他沒選擇妳,亦不是他撩到一半就跑,是他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是他費盡心機卻裝作真誠以待;是他毫髮無損到全身而退。他設下這些圈套,去蹧蹋妳的真心,還要在最後對妳說:「其實我們可以做朋友。」那一刻,妳的心是冰涼的。

直到多久以後,妳才會明白,他若是喜歡妳,一定會告訴妳呢?他如果喜歡妳,一定會繞著妳打轉,想盡辦法吸引妳,更恨不得時時刻刻關心妳,又怎麼會對妳不管不顧、不理不睬?

說到底,是妳付出太多心意。女人,往往執著又感性,像海鷗捕食一樣,一埋頭扎下去,全然不顧生死。而現在還能做的,是及時止損。

 

阿芳後來說,當她編著他女友的文章,看他們大秀恩愛的時候,心裡已經不那麼在乎了。這也好,至少讓她認清了一個渣男的本質。

男人啊,請你們真誠一點,要設圈套,也一次只對一個女孩。

女人啊,多保留一點心思,別在一開始就把他說的話全部當真。

 

那顆壞掉的牙齒,拔掉就好;那份壞掉的感情,不要也罷。畢竟這個世界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們多少得縫縫補補,走走停停──他是真的喜歡撩妳,也是真的不喜歡妳。

 

文/你喵姐

 

本文出自《妳那麼獨立,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任性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